第43章 Episode 12(4)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364字
  • 2019-04-11 22:08:28

维帕丝在死寂一片的发射控制台前踱步,她脸色十分灰白,可比起青木,她表情还不算令人胆寒。

火箭陨落的画面像钉在每个在场人员的脑海里一样,人人都怔住了,目光齐刷刷地望着两位领导者。

青木抱着双臂不出声。

见状,维帕丝马上对他做了个手势,要私下谈谈。

“继续监视可疑情况。”她吩咐了下属后和他一起走出大厅来到单间办公室。

“你打算怎么办?”她一闭门就问,“追击那些NYG已经无济于事。”

青木看了她一眼,眼里的狠戾之气已经黯淡了一些,“我知道,问题出在我们自己这方了,嗯?”

“内奸,毫无疑问。”维帕丝回答,迎上他的目光,“火箭在运送到发射台前很可能就已经被动过手脚。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青木皱眉道,“我会把这个情况先上报给上校,也许往回查一下会有头绪。”

维帕丝点点头,看上去稍微松了一口气。

结束对话不久,他们便召回附近的OFL人员,准备紧急撤离。

~~~~~~~~~~~~~~~~~~~~~~~~~~~~~~~~~~~~

然而在另一面几公里外的海面上,取得胜利的一方气氛却也并不愉快。

在NYG外勤紧急调来的那艘潜艇上,安泊尔一动不动地坐在潜艇露出水面的背部一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若琳站在她身后,心疼地为她裹了裹身上要掉下来的毛毯。内利与几个队员去搜寻了十几分钟了,安泊尔也顶着湿漉漉的身子待在这里等着消息,完全不理会劝她去休息或者弄干衣服的话。

若琳担心地看着安泊尔凝固的侧脸。她从小就熟悉的伙伴从来没有被什么事刺激成这样。

安泊尔那大大的、温润又天真无邪的蓝眼睛此刻透着忧愁和疑惑。

“为什么要这样?”

几分钟后,她盯着大难不死的伊丝克拉这样问。

对方依旧如图石像般纹丝不动,神色淡漠如常,只是微红眼睛瞥向一边不去看她。

原本安泊尔再见到她时会以为自己会爆发出积攒的情绪——为什么伊丝克拉会觉得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究竟把自己当做什么?又把别人当做什么?

可她又有多少立场去斥责呢?她嗫嚅着,然后涌出了大颗大颗的泪水,止都止不住。

安泊尔这样一下不争气地哭个不停,倒是让本来沉默的伊丝克拉眼里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她的情不自禁手缓缓抬起摸向那像断了线下落的晶莹泪珠,不小心有几颗砸进了她的手掌心,烫得她想要后退一步。那种炙热、那种迸发情绪的能力都让她艳羡和心神不宁,因为她本人是绝不可能产生同样热度的情感的。

“总之……你没有事真的太好了。”安泊尔抓住她伸过来的手,紧紧握了一下才松开。

“嗯。”她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烫着她的眼睛和泪,还好若琳适时插进来,温言道,“好了,大家都平安无事,任务也完成了,该庆祝才对。回去我做好吃的给你们。”

这让安泊尔破涕为笑,“真的?那我要吃巨无霸汉堡,芝士味的。”

“什么都行,包在我身上。”若琳也微笑起来,她转头对伊丝克拉道,“你也一起来吧,想吃那种菜都行。”

安泊尔也期待地看过来。

伊丝克拉抿了抿嘴唇,“有罗宋汤吗?“

“你喜欢吃?没问题,我会做。”

在若琳巧妙欢快的气氛调节下,伊丝克拉即便还是少言寡语,但那股和同伴们相处的凝重气压好像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了。

在一旁等着不耐烦的内利从栏杆边跳下,气呼呼地一把拽过安泊尔,粗声粗气道,“吹那么久的风也够了吧,还不快去换衣服,你感冒了要是传染给我们头都给你打下来!”

“啊,抱歉,都忘了。”对他这故作恼火的关心了然一笑,拿上毛毯,安泊尔和伊丝克拉一起下到了潜艇内。

若琳这时才好像彻底放松了一样,转过身面对大海面带微笑伸了个懒腰,“小安这孩子的脾气还是改不了。”

“可不是嘛。”小心翼翼地站在她身边,内利着迷地看着长发撩过她白玉般地额头和鼻梁。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他们这艘没有任何标示的潜艇如沉睡的黑色巨兽平静地与海波同频率轻轻浮动着。

~~~~~~~~~~~~~~~~~~~~~~~~~~~~~~~~~~~~

火箭发射失败第二天。

青木庆次站在OFL总部那间为上校特别安置的书房里。他以前从未踏足过此地,所以当那布满珍禽异兽的标本映入他的视网膜时,他本能地打了个厌恶的冷战。

什么样的疯子变态会拿满屋子的动物尸体作为欣赏摆设?

他正想着,耳边响起了上校故意拖长了调子的声音:

“损失了一亿多,卫星也被炸毁了,还被NYG的人曝光了一个伪装已久的发射基地。这回你该怎么辩解呢,青木上尉?”

他咬咬牙,“我不认为这是我计划和施行上的失误。”重新振作精神后,他面不改色回答道。

上校作出了一种惊讶和讽刺兼有的表情,“你可真是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请容我实话实说,我们在任务过程中阻止了NYG所有针对卫星的袭击,最后的失败是由于火箭自身的问题。”青木说着直视上校锋利的眼光,“我们有内奸破坏了火箭的推进系统。”

上校的眼里闪过一阵怀疑,然后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谁?”

“还不得而知,我们需要着手展开调查,我相信是藏在总部内的卧底。”青木继续以谨慎的声调说道,“这需要花不少时间布置,更重要的是,我必须向您请求更多一些权力去做内部调查。”

对此,上校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冷笑,“青木,你凭什么要求更多的权力?内奸什么的也许就是个借口,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相信你的话?”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判断,肯恩上尉也可以一起来作证。”青木小心地观察着上校的反应。

“还有一件事,即使F半岛的卫星没有成功发射,但我们还有一个同时进行的秘密发射任务,是新一代的精确激光打击战略卫星。它躲过了这次NYG的情报,已经在S市完成升空,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他感到对方已经一点点地在解除对自己的狐疑,便更积极道,“这种精确激光打击卫星比潭底卫星更有军事威胁,也更先进。”

“嗯。”上校眯起双眼,狼一样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年轻人。青木微垂眼脸,等待着。

“好吧,我给你内部调查的权力,科恩作为你的助手。”上校最后答应道,“但是你们两人必须把每个细节第一时间如实汇报给我。”

“是的,长官。”

青木得了命令立即退出这令人作呕的房间。

维帕丝好像能预料到他谈话的结果一样,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