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Episode 11(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218字
  • 2019-04-11 21:59:00

若琳要去参加那种比赛?

每个人都表现出不同的心态,安泊尔甚至贴心地为她买了一串贝壳项链。

“选美比赛,还是电视直播的。”若琳非常实际地考虑着小蛋糕店的广告,“很有宣传效果。”于是立即去报了名。

在没有任何立场劝阻的情况下,内利很可悲地选择了跟过去。

“那儿会有许多火辣辣的女孩呢,你准备大饱眼福了,小子!”阿娜依非常恼人地故意道,简直恶魔转世。

安泊尔当然知道他的尴尬,有点替他难过,所以在若琳面前只是忍着笑。

内利偷偷瞧着若琳的每一个动作,嘴里却说,“对啊,来海边不看比基尼辣妹等于进宾馆不喝免费饮料。”

~~~~~~~~~~~~~~~~~~~~~~~~~~~~~~~~~~~~

从选美露台围起来的人群厚度叫人乍舌,主办方还想方设法吸引附近更多游客,提供冰淇淋、香槟和水果等服务。当主持人出来时,从露台的音箱里还传出里管风琴的欢迎曲。

“好像搞的很有样子呢。”安泊尔说道,她看到一个路人拿着选美比赛的冰淇淋在吃,“不错,草莓和巧克力味。阿娜依,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

可是小女孩现在没空搭理,一只小海鸥正扑腾着在她面前嘎嘎嘎地叫着,随即她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天啊,杰克,你说的是真的?”阿娜依捂住嘴。

虽然根本不明白人语怎么和鸟语相通的,安泊尔鉴于过去的经历感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怎么了?”

阿娜依抱着海鸥朋友,有些惊恐地转过来问道,“安,你知不知道OFL那些家伙就在附近?”

“什么?OFL?”安泊尔松弛的神经一下绷紧了,“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阿娜依将海鸥杰克刚才的所见所闻复述了一遍。

“这……这该怎么办?”安泊尔第一个想到的是若琳,“对了,我先联系其他人。”

阿娜依切了一声,“有事你只会找别人吗?”

“哦,那你有何高见啊?”安泊尔叉着腰问道。

“别问我,我还不是正式队员呢。”阿娜依拍拍海鸥,让它飞走了。

~~~~~~~~~~~~~~~~~~~~~~~~~~~~~~~~~~~~

“滴……滴……”

就在内利贴身的挎包内,他和若琳的手机响个不停时,台上的幕布被拉了下来。在悠扬的音乐和阳光海风中,出现了几十位身着各色各类比基尼的女性身影。一眼看过去都是名副其实的美人,引得观众在台下鼓掌尖叫。捕捉到那一身米色比基尼的若琳,内利急忙上前几步前面挤过挡住的人墙,想抢夺到一个有利的位置。

“若琳!若琳!”他在下面像疯狂粉丝那样高喊女神的名字,尽可能多地想引起若琳多注意。

在台上的若琳从刚从在幕后就以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朝前面隔着两人的棕发美女张望。

维帕丝刚才还懒洋洋的抱手而立,可现在不是了。虽然她立即就认出了若琳,却没有表露出任何。

不一会儿,一阵高调的号角响起,随后观众的呐喊和欢呼也达到了高点。选美开始了。

~~~~~~~~~~~~~~~~~~~~~~~~~~~~~~~~~~~~

又打几次仍然是无人接听,安泊尔这才不情愿地放下手机。

“肯定已经把我们都忘了。”阿娜依踮起脚尖看了看远处黑压压的人群和场面节节高升的盛况,“不过,还有伊丝克拉在这里啊。”

安泊尔有点踌蹰地眺望了一下离她们远远的伊丝克拉。现在银发少女不再盯着电脑看了,而是在专注手中的小物件,似乎在装备什么小型玩具。奇怪的是,她似乎一直随身带着这些机械零件似的,而且看表情还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低气压。

“行,你和我一起去找她。”不由分说拉起阿娜依,引得小女孩抗议道,“不要,我和她又不熟。”

安泊尔一顿,随即弯起嘴角,“没想到你会怕她呢。”

阿娜依眨眨眼,倒是无所谓,“你不怕?一句话能尬死你。”

“那就一起来吧。”为了工作,安泊尔硬着头皮拉着她去了。

在听了她们的叙述后,伊丝克拉只是短暂地表现出几分思考的模样,便马上拒绝了。

“要么是有上级的授命,要么自己行动。”这意思也够简单明确了。

“……好吧,那我们自己想办法。”见对方不打算从那堆机械玩具船上转移注意,安泊尔只得作罢走开。

阿娜依则是好奇地回头又看了一下那女孩,“哎,她真是如传言中那么冷酷啊。”

这无意义的闲聊很快就结束了,安泊尔摸着脑袋想了想,“那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

阿娜依冲她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别忘了你和谁站在一起。我们来陪这些家伙玩玩吧。”

~~~~~~~~~~~~~~~~~~~~~~~~~~~~~~~~~~~~

吉娜在出发前再次问道,“你确定这会奏效?”

“是啊,肯定会有用的。”斯诺瞥了她一眼催促道,“快点吧,我在下面等你。”

“可是……”她很难得这般扭捏欲言又止。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斯诺便拉长语调问道,“怎么了,吉娜。觉得这样不妥,丢脸,做不了?”他倒也不想逼迫她,而是愉快地说,“那我找别人好了……”

“好啦,我马上就去!”尽管心中十万分不情愿,但吉娜女王的座右铭可绝对没有什么“不行”“干不了”,“换别人”更是深恶痛绝,所以“丢脸”和“不妥”什么的就可以忍耐了。

“干得不赖嘛。”看着吉娜如想象那样游向目标地,负责驾驶潜艇的青木突然调侃道。

斯诺对他点点头,调整了一下潜艇目视镜传来的图像清晰度。

~~~~~~~~~~~~~~~~~~~~~~~~~~~~~~~~~~~~

亚利桑那号纪念馆的全身都建立于沉艇之上,毫不含糊地用上个世纪标准混凝土梁柱和钢架组成,象征着国家在战时英勇牺牲的水兵的胆魄和家国情怀。一切的浮华和矫情都在此地绝缘,使得每位游客都能清晰直白地感受到当年那巨大战舰上发生的战役之惨烈与震撼。馆内珍藏着许多那个时刻残存下来的物件:火枪、桅杆以及很多幸存战士的日记资料。

爱德华由陈列厅到书画展厅、书店、电影院等一路按照参观指南等顺序尽数踏足。他的脚步几乎是悠闲而满足的,目光沉迷于这里肃穆庄严的气氛,又因强烈的纯白色的基调让人完全忘了现实,只有一批批流连的游客才让他想起自己在这里待了有2、3个小时了。

这个时候馆内游客数量相对减少了许多,所以那一阵阵清脆的相机快门声就变得很引人注意了。

爱德华看了看寥落的四周,对工作人员对缺失感到奇怪。

“抱歉,在珍藏展厅是不允许拍照的。”他走上去对那位拿着专业相机的人说道,由于这个厅为了保护文物灯光较暗,离到近身处才发现对方是个女孩。

“女士?”他又走近了问道,这才把过于专注的拍摄者惊醒。

然而这年轻的女士没理他,继续俯下身在保护罩外面拍照。

“请不要再拍了,这会对文物造成不可修复的损害。”爱德华不得不伸手将她拉开。

女孩冲他生气地皱着眉,带着点吃惊的神情,“你是谁?不是工作人员干嘛多管闲事。”

爱德华正了正色,“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这些文物资料是非常珍贵的。就算是普通市民也有责任保护它们。”

女孩的表情缓和下来了,“我不知道现在还有人对这些东西那么重视。”她收起相机,“反正我已经拍完了,就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在收集前人的资料。”

“前人?”

“就是我曾曾……祖父。”女孩示意他过来,用手指着一组独立展示的单人旧照片中的一位淡色头发的中年军官,“赛斯·沃森,海军中尉。”

爱德华半信半疑地研究了一会儿那张照片,又看了看十分自信的女孩,发觉两人确实是有些相似之处:同样的发色、眼睛和颧骨。他并不是真的被完全说服,但是女孩很耀眼,穿着香槟色的套装,长长的卷发披散在身后。

“我不敢说。”他笑了,“也许你有权利这么做。”

“我确实有。”她断然道,脸上也出现一道红晕,“另外,我叫辛西娅·沃森。”

“幸会。”他禁不住又笑了,“爱德华·库尔。”

这对在馆内相谈甚欢的陌生人并不知道,在馆外发生了一件在当地会被当作多年谈资的事件——美人鱼吹笛。

吉娜用身上那副假鱼尾打着水,脸上略显不悦地对着一支横笛一阵乱吹。曲子在任何生物耳里都是噪音,但是居然有那么多人跑出来观看,还围着不走,这多少增加了她在厌恶中摆出各种姿势的动力——黑虎掏心、月下偷桃、横扫千军、金鲫一跃……所有这些高难度的中国功夫让那些油腻的围观游客叫好连连,“再来一个,功夫美人鱼!”

于是在气喘吁吁恨不能分身的情况下,吉娜觉得这钱也太难挣了,真有点不人道。她寻思着既然馆里的工作人员都来围观了,斯诺怎么还不快点动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