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Episode 1(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4008字
  • 2019-04-11 16:12:59

这天中午前安泊尔的小店就把存活卖完了,她和爱德华吃了午饭决定暂停营业驱车去另一位同事内利的理发店。

“内利!”一下车安泊尔就发觉事情不对了。

店里一片狼藉,有两面镜子还被打碎了。

而内利·法塔罗高大的身子正坐在唯一一张完好的凳子上,一脸不爽的样子挺吓人。但当他看到来人时,马上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嘿,你们可来了。”

“发生什么事?”

内利抓抓自己剪的短短的粗硬头发,浓眉一皱平时那种满不在乎的愉快神情又浮现上来,晒黑的皮肤衬得他的牙白的发光。“哎呀,还不是小混混来我店里捣乱,我收拾了他们一顿,交给警方了,就是弄坏了几件东西。”他对几乎报销殆尽的店面设施摆摆手。

“又是一笔支出。”爱德华捏了捏眉心,“等考试回来再说吧。”

~~~~~~~~~~~~~~~~~~~~~~~~~~~~~~~~~~

十五分钟后,他们三人已经坐在了总统府地下会议室。NYG总部就位于这个地下空间,没有任何特征。每一位NYG队员正式加入组织之前,都会先被安排到这个会议室里接受入职测试的安排。

“副总!”

“你们好,里克小姐和法塔罗先生。”副总扫视了一下将要接受考验的两人,“对准备开始的考试,有信心吗?”

“没问题,长官。”内利挺起胸膛回答道。

“呃,”安泊尔噎嚅了一下,“是……是的。”她这种犹豫的声音引来副总投来冷风一样的目光,她下意识缩缩脖子,咬牙大声道,“没问题,长官!”

副总这才面色稍霁,“需要清楚的还有,如果你们出局,那么就听从组织安排,继续去做掩护工作,回归普通人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安泊尔和内利不由得交换了一个沉默的眼神。

“行了,现在开始宣布任务。”爱德华适时插入,他按动一个电子屏幕,在他们前面的白板上赫然出现了考试题目——模拟解救人质。

“原来是这个科目。”内利小声对安泊尔嘀咕,“放心,这个不难,比起上一组排爆简单多了。”

这时副总又朝他们严厉地瞪了一眼,两人赶紧噤声。

“我说,两位真的准备好了吗?”爱德华最后还是有点不放心地追问一句。

“是的!”安泊尔和内利精神一凛,齐声应答。

~~~~~~~~~~~~~~~~~~~~~~~~~~~~~~~~~~~

待得内利和安泊尔的车子驶出总统府的昏暗地道后,安泊尔从车窗里惊讶地看到远处的环城立交。后面的出口被掩盖着枯草的闸门闭合上了,恢复成荒草堆的样子。

“不赖哦。”内利对此连声称赞,他挂了高速挡上到高架桥,去追前面带路的爱德华的车子。“我第一次知道总部上连着这里的,听说还有好多其他方向的地道。”

“隐蔽做得不错。”

“我猜,这是为了总统的安全。”内利转眼想到,“可为啥我们不可以和学长一架车。”

“因为驾驶和追踪技术也是考试范围呢。”

“NYG就是那么严格,是吗?”内利笑了,“我真的觉得,做个NYG是挺有挑战性的,工作紧张、精神压力巨大、又没有固定假期。哈哈哈谁会拒绝呢?比神父对上帝履约还要严苛,要去完成所有艰险的任务。多酷的工作啊。”

一边听同伴瞎扯,一边检查了装备后没有事做的安泊尔在副驾驶座上眯起眼,午后的日光斜入没有遮掩的玻璃窗,从泛着金光的睫毛后看到几百座耸立于白色云朵的摩天大楼反射彩色光芒,高楼脚下依稀环绕着四通八达的道路和蚂蚁一样爬行的车子。面前的环城路车辆渐渐减少,宽敞了许多的路面被有些刺眼的阳光映得有些失真。

这时,耳朵里的通讯器嘟地响起,随后传来爱德华的声音,“怎么样,还顺利吗?”

“没什么问题。”安泊尔回答,“学长不用担心。”

“我们还要多久才到?”内利把遮阳板放下,还是觉得路面反射的日光很刺眼,“这段路真的好晒,一点树荫都没有……”

“很快了,大约……”

忽然一道黑暗降临,两人同时听到通讯器发出哔哔的无信号警告。

“我们进入隧道了。”内利低声说,“总算不晒了。”

过了宜人的阴凉后,安泊尔却发现信号一直没再连接上。“我们到底和学长相距多远了,怎么没信号了。”

“啊,放心啦,一定在前面呢。”内利指指前面的车辆,宽慰道,“待会就能追上,应该就在那边。”

“可是……”

“安了,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内利拍拍安泊尔,故作伤心状,“我在学校救了你那么多次,你居然不相信我!”

“……好了好了,开你的车吧。”对他的戏码安泊尔只想跳过,但她心里不好的预感并没有消失,“可是我们最好还是先和学长取得联系。”内利还要出声前,安泊尔打断道,“有没有可能我们已经跟丢了?”

“不会吧,才不过走了几分钟而已呐……”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内利踩了一下油门,朝目标车辆追去,“看,学长那辆车白色吉普不是在前面吗,可能就是他没开通讯器而已……”

“内利,”安泊尔抓住他的肩膀,指着那辆车的后车窗,“你确定吗!?”

一只脏兮兮的牛头犬吊着湿乎乎的舌头把狗脸贴在车窗上,朝后面尾随的两个少男少女欢快地叫唤着。

~~~~~~~~~~~~~~~~~~~~~~~~~~~~~~~~~~~

“喂,安泊尔,内利?你们听得见吗?”

正在朝另一个方向前进的爱德华一手点着耳边的通讯器,一手掌握着方向盘,他吼了半天丝毫除了哔哔声,没有半点学弟学妹的回音。

“糟了!”他赶忙在路边停下,向后张望着,仍然希望从寥寥驶过的车辆中等到他们的车。在等了将近十分钟以后,他自己又开始怀疑起来,也许内利和安泊尔什么时候超车了,而我却没发现,现在他们或许已经到达考试地了,正焦急等着我呢。

“真是的。”爱德华又等了一下,才重新发动车子,“最好他们能自己找到路过去,我可没时间等了。”

~~~~~~~~~~~~~~~~~~~~~~~~~~~~~~~~~~~

“我们当然能找对路,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安泊尔。”内利又恢复了嘻哈本性,好声好气地哄着面色越来越难看的同伴,“没有学长引路,我们也可以去的啦。”

“可咱们不知道那仓库在哪儿啊。”安泊尔指出这个显而易见的情况,眉头依然皱得紧紧的。

“哎呀,一条路上会有几个仓库呢?”这时他们已经看到前方出现一条蜿蜒进入树林的小路,内利对安泊尔挤挤眼,顺势往那条小路开上去。“一定是这里,我记得学长说过那是一条杂草丛生的岔道。

安泊尔勉强平静了点,把车窗升上去,以免被外面拥挤的树枝和灌木割伤。不一会儿,他们周遭的景色就形成了一个绿色的迷宫,成功阻隔了烈日。

“酷。”

“这里荒郊野外的,好适合犯案啊。”

“现在说犯案还早了点吧,坏人们不是应该在夜间行动吗?”安泊尔抓紧扶手在颠簸中坐稳身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内利聊着。

“谁告诉你的?电视?”内利被她逗乐了,“你还是少看一点,误导青少年。”

“内利,”安泊尔紧张地叫他,因为前面跃出的建筑,“我们好像到了。”

“应该就在这里了。”停了车,越过密密麻麻灌木丛,安泊尔和内利来到距离那个灰色仓库二百米的地方,偷偷从掩护的树丛观察。

“我们去吧。”内利低声说,“拿好枪,咱们一鼓作气冲到仓库那里。”

深吸一口气,安泊尔点点头。

不想他们刚跳出来,就被一队在仓库巡逻的人发现了,“谁在那里!”

见那三人全副武装的样子,安泊尔和内利更加确定这些人是模拟绑架考试的考官。

“考生报道。”内利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打招呼道。

闻言,那三人不但没有回应,而是警惕地都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安泊尔觉得有点奇怪,便紧张地接着道,“不好意思让考官们久等了。”

“放松点。”内利碰碰她,再转头对三人大声问道,“请问这一关是要考枪术还是搏击术?”

三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用枪指着内利的脸喝道,“你说什么鬼话呢!到这里有何目的!?”

“当然是来参加解救人质对科目啦。”内利奇道,“难道你们没接到通知吗?”

“解救人质……”那三人迷惑的脸秒变,“混蛋,你们是警方派来的!”

“?”

没让安泊尔他们有太多讲话时间,一连串子弹扫射过来,“喂!”内利赶紧跳开射程范围,他身边的泥土被弹头溅起一阵灰烟,“你们怎么可以用真枪?”

安泊尔在后面也急忙躲进草丛掩护,她大声问内利,“学长说过考试用真枪吗?”

“没有啊,以前考试也没这样。”

在他要和安泊尔又要七嘴八舌讨论起来之前,那三人又开火了。“喂,小兔崽子不要再吵了,出来受死!”

“啧,为了增加难度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应该先给我们发防弹衣才对啊!”

安泊尔和内利目中无人的聊天模式引发对方怒火,子弹攻势更加凶猛了。

“哇,来真的啊?”内利左挪右闪避过好几发子弹,干脆纵身跃入一块岩石后。他看到他们开始向安泊尔的方向围阻,“可恶,”拔出手枪,他向那三人连开几枪。

当然橡皮子弹只能让他们吃痛地跳一跳,并没有就此认输放行,反而调转火力再次朝他发难。

“搞什么,你们这样监考是犯规的!”内利连忙狼狈逃窜,他灵机一动摸出一个自备武器——便携剑弩,上好弹药转身瞄准其中两人,他喊道,“我要投诉你们三个!顺便还要加分!”扣动扳机,剑弩射出的银色球体击中那两人中间的地上。

“嗖”的一声,银球忽然炸裂成两瓣,两人低下头还未看清楚是什么玩意便觉得脚上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原来银球里爆出来的是锁脚钢丝,一时间动弹不得。

“抱歉啦!”内利立即从岩石后冲出,趁两人挣扎之际果断将他们敲晕。

还有一人却在他分神时从背后跳出,一脚踢开了他手上武器,并把他踢翻在地上。

“臭小子,你逃不掉的!”那人狞笑着把枪口对准内利。

内利捂着头,心想这下子出局了!

“砰”一个烟雾弹飞了过来,紧接着两声爆炸,白烟四起,内利屏住呼吸趁机滚出原地。

“呜,这什么味那么呛?”白眼模糊视野之际一道金色影子朝他袭来,那人顾不得内利,慌忙调转枪头,谁知那纤细的少女一个猫腰着地瞬时旋起一个侧踢,结结实实将他掼倒,他哼一声便一动不动了。

“糟了,忘了收力!”落地后,安泊尔有点踹踹地看了一眼晕死过去的对手,又看看咳嗽着站起来的内利,“你说他们不会扣我分吧。”

“很难说,“内利咂咂嘴,一起围观了一下可怜的人,“你是踢掉了人家的几颗牙吗。那么虎,总让我忘记你其实是个女的。”他对她微笑了一下,“还有,刚才多谢你及时出手。”

安泊尔头一回见内利那么诚挚,不好意思地点头示意。

“话说回来,淘汰率超90%看来是真的。”两人不由得目光从地上被七仰八叉放倒的人转向不远处那间大仓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