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Episode 8(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878字
  • 2019-04-11 21:34:39

若琳在与爱德华会合的六分钟后,很顺利地探明了拥有十一层楼的研究院大厦中,不同入口和楼梯的方位——现在他们二人的身份变成了著名奶制品企业的质量保证员,背着两箱待检验的牛奶新品,第一次来到结构复杂的研究院,免不了要多跑几次楼梯,问问里边的值班人员才找的对路。

“总部的电脑还在整理,我们先找个地方等吧。”在电梯要下到一楼时,若琳向爱德华建议。

后者略微考虑,“有个地方可以去。”

几分钟后,定位完成。若琳便把取得的信息低声和爱德华说了。

“第五层的结构是两个楼梯还有一个紧急出口联通上下。电梯不用说,全在大厅正面,一个南梯,一个北梯,都没有卫生间在近处。而唯一一个紧急出口,就在离我们不到5米的隔壁。”

爱德华仔细看着手中定位器上标出的平面图,里面晃动的红点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第五层一个被反锁的小杂物间。

“这里的房间不少,我们能守住所有出口吗?”他需要再次确定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如果那个人像你所说的并不是特工出身,这个办法应该可以。”若琳想了想,“你说有没有可能是OFL主使的?收买或者胁迫了那个实验员,让他带出危险生化品。”

“……完全可能,这个叫贾森的实验员,手机并非24小时内新注册的,但是我们监听不到他。这倒是很像OFL使用的黑网络通讯。”

若琳眼神在蓝色屏幕的映照下变得锐利起来,“现在总部正在追查这个贾森的详细信息和近期活动记录,什么可能性都有。只要一发现他有动作就立即逮捕,先斩后奏。”

爱德华抬头看了一眼她,微微点头,“苍蝇怎么样?”

“一切正常。”

手持的遥控屏幕上播放着通过机械苍蝇身上的摄像头传来的画面,它眼部的针孔摄像头不仅附有红外线功能,还能根据成像对人对骨骼信息识别身份,其所使用的电流和波长微小到反侦查仪器无法捕捉到存在。

此时他们放出的苍蝇按照若琳的操控,很有目标性地贴在那个百人实验室的屋顶中央。摄像头自上而下俯瞰着忙碌的科学家和实验员们。就在它的视线在一个个脑袋上移动时,总部正好传来了那个名为格里·贾森的骨骼信息,苍蝇的视线转动了一下,立即在人群中捕捉到了那个相匹配的人体。

“目标出现。”若琳命令它,“定位追踪。”同时将图像信息发回总部。

~~~~~~~~~~~~~~~~~~~~~~~~~~~~~~~~~~~~

安泊尔像猫一样蹲在垃圾桶后,观察着警卫检查进出车辆的情形。她用便携式双筒望远镜盯着百来米外的目标,也好清楚地监视来往的人员和汽车牌号。手表上的时间距离她到这里已经一个小时了。

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格里·贾森出现为止。

她得一直悄无声息地等,等到夜幕降临。内利和她一起来的,到了离研究所几百米外的停车场,两人在若琳的调度下分别守着大门和副门。若琳和爱德华则负责大厦里的监视。

研究所里的人今天可能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在国会中最富争议性的高昂投入针对贝吉塔的生化武器研发项目——T-521在两周之后正式被总统勒令关停。

这还不算完,他们不知道的是,研究所内外的安全摄像头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NYG总部的眼线,大大超出了一般情况下的公共安全维护水平。这种情况下,格里·贾森如果有不轨的行动,一个人是无法携带任何危险品逃脱的。

“但如果他不是一个人在里面呢?假如有人在里头协助他,或是由其他人拿出来呢?”

“里克,这些当然都是可能发生的,但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弄清楚贾森背后的操控者,这样危险品就算被弄出来我们也有了线索追查。所以现在我们要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和什么人有接触。”对于她的疑问,副总在行动前是这么解答的,“明白?”

“是。”

安泊尔继续注视着待检查车辆。两个端着热咖啡和松饼的工作人员从警卫身边走开,他们的证件通过了磁卡机。

她感到身上的消音手枪硬硌着肋下,便稍稍改变一下支撑姿势。她只是希望在这个行动中它不会被用在普通人身上。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晚就要降临,二十七岁的格里·贾森的紧张情绪越来越强烈。餐厅里留下值班的同事要不是都被电视上的足球比赛吸引,一定会察觉到他的异常。

“太糟了,今天又是惨败!”比赛过程让有的球迷哀嚎连连。

“和我们中途被叫停的项目相比,那算什么。”一个修士做派的研究员冷淡地评论道。

很快也就有人附和他了,“今天这消息一出,如果院长从顶楼跳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几十亿的经费投入,在快要进入批量产出时被判了个死刑。”

“简直是噩梦,五年多的研究开发等于白费力气。”有位在吃米饭的研究员用更嫌弃的语气说道,“我们亲爱的傻瓜总统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上倒是很有建树。”

“哈,还记得前年在选举的时候,凯勒那家伙是怎么被选上的吗?如果他主要的对手没有犯那个低级的错误,凯勒可不一定能当选。”

“可不是,我就知道会有今天……”

贾森早就听够了这些蠢话,他没想那么多,而是想着另一笔钱。总统、国家、生化项目、无意义的牢骚都不能帮他的一家摆脱困境。一想起自己年过八十的祖母还要像过去几年那样待在拥挤、不洁的小公寓里养病,混合着羞愧和恼怒的热流从头涌过他的脚底。

贾森吃了剩下的晚饭就悄悄地起身离开了,留下餐厅那些还在痛骂政治的研究员。

事态发展就如同两拨人预料的那样。

贾森来到了第五层的实验室里那标着“限制内部”的闸门前。

一只苍蝇始终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他后头,在他关门之际飞快地附在了他背上。

贾森和在相距不远的处在同一栋大厦杂物间里的操控者都不知道,这一碰在很远的OFL基地里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

“测到了电波反应!”监测反侦察仪器的手下赶紧给已经在路上的上尉打电话汇报,“确定是侦察信号!”

在下属的话还没说完之前,斯诺已经拨通了贾森的手机。

“喂?”

“马上撤出大厦!”

“什么?怎么了……”

“没时间解释,照我说的做!”

“好,好的……”

一头雾水的实验员收起手机,犹豫地看了一下眼前那排成两排的白色冰柜,每一个都有标签:T-521。他颤抖着双腿,打开最近的一个冰柜从里面取出一支密封的试管,又从实验桌上抓起两只空注射器,这才夺路而逃。

~~~~~~~~~~~~~~~~~~~~~~~~~~~~~~~~~~~~

”目标现在在电梯。“这时已经在一层大厅处守候着的爱德华对把守在紧急出口的若琳确认道,“实施抓捕!”

电梯已经降下了3楼。

爱德华站在厅门口一颗大盆栽的后面,透过玻璃门看进去,双手放在宽大的工作服里,右手已握住了藏着的手枪,必要时会毫不犹豫地出击。

这时一楼的电梯开了。

神色惊惶的格里·贾森走了出来,口袋里似乎装了东西。内外都有人守着,他跑不掉。

七点过后,正门区域基本上没什么人在走动,周围也变得安静。黑暗的广场上只有几排汽车默默等候,所以当那声“咔啷”的滑膛声传来时,爱德华几乎是本能地抽出手枪。

但还是比埋伏在暗处的敌人慢了一秒。短促尖细的消声枪响后,他忽然失去支撑向左侧倒去,滚进了旁边树丛里,大腿一侧鲜血直流。

这时,对周遭情况还毫无察觉的贾森匆匆经过了门口,连敲都没瞧见他。

一时间动弹不得的爱德华眼前发黑,连贾森奔走的背影都看不清,却意外地瞥见了黑暗中那一抹转瞬消失的红色。

当然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同样的枪法,两次受辱!

“是OFL……”晕过去前,他向同伴们警告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