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Episode 7(5)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5397字
  • 2019-04-11 21:27:49

比赛继续进行,湿滑的道路在车手们都换上了雨天轮胎以后没再造成太大影响。中圈过后,克里斯仍旧对第一名穷追不舍。像所有期待他的人那样,他确实有机会冲击冠军。

十分钟后,阿娜依从维修站走出来,找到了驻足观众区的安泊尔,她正拿着折叠望远镜朝对面张望

“假冒的汽油处理好了?”

“把它们和那两个家伙捆一起了。”

“噗,干的漂亮!”

“他们不会还有动作吧?”

“我拜托吉娜帮看着了,有情况就通知。”

“不告诉她原因?”

“没必要引起恐慌。”

什么时候她成了发号施令的了?阿娜依郁闷地盯着安泊尔的侧脸,但得到的是对方零关注。

“喂,你……”

安泊尔一个抬手打断她,“快来,有新情况。”

很快,在安泊尔的提示下,阿娜依也看见了对面办公楼的一面玻璃窗打开着,从放大五倍的望远镜里能明显看到有一条长型的黑色枪管伸在外面,枪口的方向对着下面的车道。

“明白了吧?”安泊尔收回望远镜,以免过度的观察使得镜片反光让对面的敌人发觉。

阿娜依点点头,又问,“你怎么发现的?”

“……碰巧发现对面就那个窗是开着的。”安泊尔笑了笑,“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阿娜依听了胸有成竹地昂首,“哼,那我就勉为其难再发挥一次吧。”

虽说如此,但刚才的马蜂军团要守着犯人,不能再折返了,需要另外召唤近处的动物。

人群和赛车的喧嚣声四面回荡,周围除了一些蚂蚁和小爬虫都是人。阿娜依起初除了一些小声调什么也没听到,没有合适的感应生物体……她的感觉触角必须延伸到更远,更高的地方。然后,她晃晃悠悠向四面延展,一边通过大厦之间的空隙寻找……有了,附近公园树丛中的同伴,终于找到它们了!

阿娜依闭着眼用第六感凝视着两百米开外那个目标,一股小小的热流从她脑际溢出,继而带着感官离开身体。她咬住嘴唇,惊讶于自己第三次使用这样的能力——纯粹的操纵,不是平时和动物朋友般的交流,如果不是事态紧急她断然不会这样使用,她得阻止坏人害克里斯那小子!

忽然间,目标回应了她的命令,开始朝这边飞来。

阿娜依于是睁开眼,“好了,去收拾坏蛋吧!”

~~~~~~~~~~~~~~~~~~~~~~~~~~~~~~~~~~~~

一个男人中对面那栋楼的公用卫生间里,检查好门锁后,才回到了窗边架起的那把狙击枪旁。他打开了太阳墨镜的右边,用露出的那边眼睛调整着狙击枪的瞄准镜。枪膛里装满了子弹,但对好的射手来说,一发也就够了。但如果任务失败他将要承受来自青木上尉的责罚,除非他脑子进水胆敢惹恼这个可怕的男人,否则还是小心为妙……

一阵奇怪的声音从窗户的左边传来,打断了他的注意,像是有什么鸟在扑腾,也许是?

一转头,他登时呆住了,一片灰压压的东西带着尖锐的勾爪往脸上扑来。

“哇啊!!”他惊叫得矮身躲过。待看清那是何物后,他手臂已经被啄了一口。

男人骂骂咧咧地拂手想甩开那几只小鸟的骚扰,结果却中了更多招,“见鬼,滚开,臭东西!”

当这几只啄木鸟发起第二轮攻击时,,对准的是他的脸,这完全不合常理——通常这种鸟是不会袭击人类的,可现在像是恶魔附体了一样要灭了他。

如果不是闪的快,尖硬的鸟嘴差点刺穿他的眼球。

慌乱之下他被追得不能不跳回室内,却把枪丢了。那细长的狙击枪很快向外划落,直直地掉落在下面的街道上。隔了一小会儿,他便听到有人“哇”地发出高喊,观赛人群引起越来越响的骚动。被啄得满头包的男人顾不得其他,开了门就冲出去。

那几只该死的鸟仍然追逐着他,只是不再碰他了,它们仿佛在唱着胜利的歌曲嘲笑他的落荒而逃。

~~~~~~~~~~~~~~~~~~~~~~~~~~~~~~~~~~~~

差两分钟到11点。

还剩不到6圈了。

“我不得不说,你们实在让人惊奇,考克斯。你甚至都没见到对方的模样……被几只啄木鸟袭击,把枪丢到了人群里。这种说法是我迄今为止听到过的最好笑的失败。不过你应该清楚,如果没完成任务的话,你的处境会怎么样。”青木上尉在电话里说,他的声音没有变化,语调甚至说和缓的,但声音里一种冰冷的特质让人即便是隔着机器也不禁悚然。

“……只要比赛还没结束任务就还不算失败。”手腕一动,他将掌间一直把玩的匕首掷向里墙上的轮盘。

轮盘因为受力过度,在刀尖的震动下在他面前跌落了。匕首仍稳稳地扎在红心上。

他轻声慢语地道: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吧,把那个车手的通讯切到我这边来。”

~~~~~~~~~~~~~~~~~~~~~~~~~~~~~~~~~~~~

“加油!克里斯!”

“乌尔姆冲啊!”

这时观众们再次沸腾了,为喜欢的车手欢呼雀跃。特别是看到前两位的争夺是如此激烈,不知鹿死谁手!

在进入第十圈时,克里斯看到速度盘上的数字窜升到了500公里/小时左右,引擎就要达到它的上限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臂肌肉微微紧绷,牙也不禁咬得紧紧的。

太痛快了!

就算最后没有获得冠军,这也是一场很让他激奋的比赛享受。他和乌尔姆的距离最多十米。距离如此近,胜负难料。

克里斯感到引擎动力条在脚下随着每一次脉冲在震颤,他车的速度和空气的走向一致了,于是他放在油门踏板上的脚加力了一把。

终于把最快速度调整出来了,只要他能稳住车的方向重心,前面一百米处就有一个U型弯道可以尝试超车!

然而大众和克里斯期待的弯道角逐并没有出现。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做出一次漂亮的漂移超车时,左边的对手居然靠过来了!这不像是正常的技术阻挡,因为两车几乎在弯道里已经并驾齐驱,根本没有必要挤压空间。

一时间克里斯的阵脚也被搅乱了一下。如果他们车胎相碰,两辆赛车会失控飞上天。乌尔姆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自己提速争先反而要做这种危险动作?

克里斯转头望去,只见对方驾驶座上乌尔姆并未看着前方,而是瞪着自己,头盔玻璃后的眼里的神色让人辨认不清。

电光火石间,克里斯好像有点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冷汗滑下热气腾腾的额头。为什么已经不重要看,他现在得自救!

放开油门,慢转方向盘,车的侧身几乎要贴到安全栏上了,好在这下对方的车身划过他的前轮,越了过去。

接着进入直车道,克里斯拿着还没完事的不好预感还未消失,果然,前方对手的车速也跟着减下来了,在前面试图再次碰击他。乌尔姆那车像是把克里斯当做了接下来比赛的目标,而不是排位胜利,不断地做出阻截的危险动作。后边的两辆赛车趁机绕过他们,取代了前两名的位置。可乌尔姆理都不理,只盯着后面的克里斯。

克里斯在心里咒骂着,但不得不继续闪避。

~~~~~~~~~~~~~~~~~~~~~~~~~~~~~~~~~~~~

吉娜带着极为复杂的目光盯着大屏幕上那两驾渐渐落到后头的赛车——它们越靠得近,她的神情越不高兴。

“这真的太危险了,那孩子会出事的……”她自言自语着,双手焦躁地绞在一起,“可我不能……”

门在她背后碰的被推开了,进来的是脸色煞白的安泊尔和阿娜依。

“吉娜!”百米赛跑进来的安泊尔气喘吁吁地指着屏幕,“你看到了吧?克里斯他……”

“是啊,你们从赛道回来?”

安泊尔点点头,“我们一直在外面守着,可是……”

“现在这种局面我们已经没办法插手了。”阿娜依的声线里有一丝哭腔,“这时城市大街,根本没有大型动物在附近,动物园又太远了,我调动不了……他们车速太快马蜂也进不去啊!”

吉娜有些茫然,“马蜂?”

见状,安泊尔上去双手扣住吉娜的肩膀,把她从消化不良的思绪里拉回,“听着,事情是这样,有人要找克里斯麻烦,一直有人暗中破坏,他很危险。现在我需要你的全力帮助!”

吉娜与安泊尔的蓝眸对视着,除了惊讶于这个平日迷迷糊糊的少女离了若琳竟然还能那么果敢,内心也天人交战着。最终,她点点头。

“一切以救人要紧,我帮!”

还剩三圈时到了技术加油时间,车手们依次进入维修站。吉娜让安泊尔回到之前放置问题轮胎的地方,再把那些轮胎弄回来,作为待换轮胎。

当目送着那堆轮胎被送到维修站以后,吉娜暗自摇头:瞧我干的这事,我应该向组织举报我自己。

“但是谁叫我良心未泯呢?”

~~~~~~~~~~~~~~~~~~~~~~~~~~~~~~~~~~~~

终点处被设在了金色大桥一端。赛道变成了老式钢板路面,据说在微风中,也会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动。诺马市的人,总爱叫这个上世纪的大桥为彩虹桥,即使千百次驾车路过这样如同浮动的路面,克里斯都会带着点得意的笑。

不过现在他已经紧张得笑不出来了,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僵得不行。

乌尔姆还在前面阻击自己。

两驾高速运行的赛车冲上金色大桥时,迎风而来的海浪声几乎要盖过激烈的引擎声,听起来不真实。克里斯闻着机油味,心里想着除了乌尔姆前面还有四辆车呢。现在拿赛段冠军像是痴人说梦了。

但是他还是决定再努力一次超车。一来路面的宽度可以让他做出大一点的动作,二来就只剩下渴望胜利的铤而走险之心。

他先是急转向右,乌尔姆那家伙马上在前面也跟着向右,还试图减速让尾部撞上他。

克里斯露出一个克制的微笑,接着猛打方向盘到左边,很粗暴地甩动车身差点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但这下他成功了,在乌尔姆反应过来跟着转时,绕了两个马蹄形大圈,再稳稳回到原先的位置,目的不是要移位,而是让对手自动让道。现在他踩上油门朝那个空位冲去。

在超越时,克里斯瞥见乌尔姆的表情,一脸不可置信。

甩开以后,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爆炸,克里斯从后视镜看到乌尔姆的车像抽搐了一样,没有如预期那样追上来,而是开始失去控制,打滑,踉踉跄跄地地在路面上继续前进。不过克里斯看得出它一定是出了故障,如果不停肯定会冲下桥。那四个轮胎有些异常,他不可能知道这种遭遇原本应该是降临到自己头上的。

没有多做犹豫,他又把速度降下,将自己的赛车的后轮挤到对方控制不住打转的前轮上,来稳定住那辆车。趁此机会,他伸出一只手对乌尔姆做了个手势:快停下!

惊慌之下,乌尔姆还算清醒,照着指示做了。退出比赛总比丢了性命强吧。

克里斯的车很快绝尘而去。几分钟后,比赛结束。

~~~~~~~~~~~~~~~~~~~~~~~~~~~~~~~~~~~~

“这比赛够精彩了!”

“不,是难以想象吧,怎么会出那么多意外!”

“可不是,凯勒和乌尔姆那两人斗得那么厉害,差点连命都不要了。”

“哈哈,乌尔姆这龟孙子最后都退出比赛了,凯勒虽然没有夺冠,但是第二名咱们也赚钱了!”

“押对了,第二名万岁!”

“哈哈哈万岁!”

在颁奖仪式之前,围观的群众热热闹闹在一起聊天。克里斯的支持者们还跳起了摇摆舞。早前的担忧好像只是场噩梦,在目睹神奇小子在最后的赛段上摆脱乌尔姆极速冲刺夺得亚军,让他们的兴奋之情一直延续到此时。

在这种欢闹的气氛下,克里斯徐徐踏上领奖台,一些鲜花朝他的头上洒落。他有些羡慕地看着另外两个前辈车手互相喷香槟。在赛车服下,他只不过是个十三岁的中学生,诺马市明文规定这个年纪的孩子在公众场合要远离酒精物品。

就在亚军发呆的时候,一个鲜黄色的蛋糕伺候过来,啪的直接命中他的脸。安泊尔和阿娜依笑盈盈地登场。

“喂,臭小子,别因为赌输了就瘪着个脸啊!刚刚不是挺猛的吗?”阿娜依得意洋洋地调侃道,不过其中高兴的成分更大,这让克里斯满脸奶油也不禁笑起来。

“是啊,比赛太棒了,还是值得消耗掉两个蛋糕的。”安泊尔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嘿地把手中仅剩的蛋糕举起来。

不过被克里斯一个手快抢了过去,周围的迷妹都哇哦地叫起来,几台直播的摄像机也把镜头转移到这个小插曲上。

克里斯见状灵光一动,他把脸转向镜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广告时间——

“想知道获得好运的秘诀吗?答案就在XX路X号的J·S蛋糕店。”他咬下一口手中的蛋糕,做出享受状,“好吃,便宜,服务一流,再不快点美味的幸运蛋糕就要售光了哦!”

第三块蛋糕立即安排好扣在了他的脑门上。

“……真是的,你在耍什么宝!”阿娜依毫不留情地嘲笑,“那样明显的营销台词,别人才不会买账呢!”

“谁说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遭到了两轮蛋糕袭击的克里斯奋起反抗,抹了一把奶油就往她脸上招呼,“这样才能增加人气啊,你也过来帮宣传一下吧!”说着,干脆拿起主办方准备的糕点发起攻击。

于是两个小朋友在几千万人同时收看的电视及网络直播中就这样旁若无人地打闹起来,还把原本打算劝和的安泊尔也拖下水。围观的人群在觉得有趣的同时开始叫好起来,仿佛比赛再次上演。

现场欢声雷动,吉娜则一反常态站在角落,只是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切。三人的笑颜在她蜂蜜色的瞳仁里跳跃着,她皱起眉头,默默捂着心口。

~~~~~~~~~~~~~~~~~~~~~~~~~~~~~~~~~~~~

克里斯·凯勒在颁奖仪式上出的风头并不是每家每户都会及时看到,虽然全市有不少人都被他逗乐了,但独自忙活在蛋糕店的若琳除了开头什么都错过了,所以当有一群已经开始狂欢庆祝的车迷蜂拥而至时,她万能优雅的微笑脸也差点挂不住了。

“请问,这里有卖那种‘幸运蛋糕’吗?”有人大声问道,身后还带着穿着长长的队伍。

若琳衡量情况,决定配合演出,“有的,您要哪种口味?”

一个戴着顶硕大礼帽,脸上画着克里斯车队标志的小男孩满怀希望地扬起头问,“大姐姐,克里斯·凯勒到过这里吃蛋糕吗?”

回想到昨晚的有趣经历,若琳笑着点点头,“当然啊,他还打包了几份呢。”

人群哗然,“太好了,果然是这里。”

“请给我一份蛋糕。”

“我来两份,谢谢!”

“五份外带!”

终于,小小的J·S蛋糕店达到了它开店以来第一个顶峰客流量,连全能家政若琳都分身乏术。在余光扫视下,她发现一直静坐在那个位置上的西装女人不见了。孤零零留在桌子上的空咖啡杯和钱提醒她刚才的对话不是幻觉。

这位名叫维帕丝·科恩的女子目不斜视的走在静林街被阳光斑斓穿透的树荫下。她没有放任自己再沉溺于过往的迷雾。一切的命运,最后都会像天空中划过的流星一样安静消逝于宇宙。她对此深信不疑,嘴上的浅笑化作一声轻叹:

“已经四年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