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Episode 7(4)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736字
  • 2019-04-11 21:25:24

几个回合后,到了进维修站换胎加油的时间了。克里斯依照惯例进入维修站。抬起车身换胎、加油、检查系统,这一操作下来,他的车队只需要花费不到8秒钟。一切就绪后他又火箭般重回赛道。

“克里斯!停下!!”

带着拼命跟在身后的阿娜依,吉娜冲到维修站时仍然是迟了一秒。

“可恶!”两人喘着气眼睁睁看着克里斯的车消失。

“喂,安泊尔……我们没追上他!”吉娜拿出手机汇报道。

在另一边的安泊尔挂了手机垂下脸,她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已经被她五花大绑的男人。

“说吧,你是不是OFL的人?”

男人的目光在她的冰蓝的怒意下瑟缩着。

那是没错了。

“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安泊尔揉着太阳穴冷笑,“参加个活动也能遇到你们,倒霉。”

她也不浪费时间了,赶紧拨通爱德华的工作号。

~~~~~~~~~~~~~~~~~~~~~~~~~~~~~~~~~~~~

上午10点05分,总统府办公室。

蹬蹬蹬……高跟鞋轻快地踏过大理石地板,急匆匆地小跑向位于二楼的总统办公室。

“凯勒先生,NYG部门的人有紧急情况汇报。”平日和悦温婉的女秘书凯瑟琳上气不接下气地通报道,跟在她身后进入总统办公室的是同样十分焦急的爱德华·库尔。

“很抱歉突然……”

凯勒总统从办公桌后面抬起一只手示意没关系,“什么情况?”他问,“你刚才在电话里说OFL企图操纵方程式赛车城市赛?”

“根据我们在那里的队员汇报,是这样。”爱德华飞快地说道,“我相信,有部分车手也卷入了这次事件。就目前而言,有位年轻车手的前三胜率是一比三百八。”

总统站了起来,但没有说话。

“鉴于这是一次公开场合的任务,按NYG的原则需要有您直接过问。”

~~~~~~~~~~~~~~~~~~~~~~~~~~~~~~~~~~~~

在城市赛道上,克里斯的车与后面的车手们拉开了不小的距离,然而在进入第七圈之后,他觉得自己有机会抢超第二了。

在赛道两边拥挤的观众群也在为他加油助威,克里斯扭动档位,把控好方向盘,与前面强劲的对手开始比拼弯道追车技术。正在他感到自己的车要渐渐逼出身位时,他旁边的对手眼珠都瞪大了,原本欢呼的观众也惊讶地叫起来。

“那是什么?”

前方二十来米的赛道边喷发出一股清水来。原来是消防栓!

这股水花溅了克里斯赛车一身,接着更叫人难以置信的还在后头,一路上的消防栓全都喷发了,它们身上的指令灯闪烁不停。不一会儿滚滚水流就从赛道边流入主道,这让想超车的克里斯不得不降速,对手再次领先出去。

“老天,怎么回事?”他恼火地问道。

“别担心,克里斯,消防局的人说是系统故障,几分钟后会恢复正常。”耳麦里的车队安全顾问这样回答道。

“那我得回维修站更换轮胎了,准备一下。”

“收到。”

~~~~~~~~~~~~~~~~~~~~~~~~~~~~~~~~~~~~

青木收到这条消息时正在通过现场视频监视比赛,早在第一口消防栓发生异常时他就知道了。现在看到所有的车子都开始进入维修站更换防滑轮胎,他脸上滑过一个厌恶的神情,可嘴上却轻松地说道:

“是给消防局下来最高指示了吗,那个老头果然还是爱惜自己的孩子的。”

匕首在他瘦长的手指间危险地转动着。他不出声在赛道混乱现场的属下也大气不敢出。

“你现在还是没法联系到吉尔是吗?”他在耳麦里问道。

“是的,自打他把轮胎送进去以后就再无音讯。”

“……看来,他多半是暴露了。”青木把匕首举起到眼前,以便更好地看清刀锋,“先不管他了,让别人来实行计划B。”

“是,长官。”

关掉通讯,青木眯起眼转头看向屏幕,赛道边躲开喷水的观众又重新聚集了,消防局看样子是把系统错误“纠正”过来了。

~~~~~~~~~~~~~~~~~~~~~~~~~~~~~~~~~~~~

10点35分,再次有人光临那幢空旷昏暗的商铺。留守的安泊尔正好收到学长发来的危机暂时解除的信息,才把绑着的敌人塞进储物间,她没想到马上就又逮住了一个偷偷摸摸潜入的家伙。

一个男人推着一箱罐装物品从黑暗里走来,安泊尔把储物间的门一掩,蹑手蹑脚的躲在后边。几道手电筒的光划过门缝,等那人一走进门边,她算准时机猛的推门,撞到了那人,并跳出来在那人能反抗前踹了他肚子一脚。她飞快地拾起对方掉落的手电筒,照在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上。

“你是克里斯·凯勒车队的?”

那人拼命点着头,虽然安泊尔知道他的谎言,还是追问道:“汽油罐?”

安泊尔闻到了那股气味,不等他回答就把手电筒拉近了那人的眼睛,语气严厉地喝道,“你把汽油换成什么了?快说!”

两分钟后,她碰地把储物间门一锁,冲出商铺。

克制着内心的不安,她尽可能小心低调地来到克里斯车队的维修站,去寻找那将要被使用给赛车的油罐。她打开了排在第一个顺序的油罐,果然,发出了柴油的刺鼻气味,她再用手指伸进去感觉了一下油体密度。混合柴油?这个东西可会要了克里斯的命!

安泊尔又仔细检查了一圈,将这罐有问题的油直接扛上手推车拉走。

~~~~~~~~~~~~~~~~~~~~~~~~~~~~~~~~~~~~

与此同时,单独留下打理小店的若琳和几位顾客也在电视上关注着这次比赛。大家都被赛场上的突发事件所震动,店内此刻一片哗然,客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这真丢脸啊,竟然在全球直播的场合出岔子,消防局今年要被点名批评了。”

“自从十年前改用电子系统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故障吧。”连见多识广的若琳也不禁暗自嘀咕。

这时,蛋糕店的门被轻轻推开了,一道阴影走进来,带起一阵凉风。所有人忽然像被消了音似的,连若琳也从柜台后转过头来,看着一个提着黑色公文包的高个子女性走进来。她身着黑色西裤,白衬衫,戴着墨镜,浓密的棕褐色大波浪卷头发披在肩上,只有胸前别着的一枚银针让她与一般的上班女郎打扮稍有不同。即使是这样,人们的目光也情不自禁地投向她。

不等若琳招呼,那位女士已径直走向柜台,找了张高脚凳坐下。她随手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白皙的鹅蛋脸,立即引来了其他客人低低的叹息,“果然是大美人~~~”

“老板,给我一杯咖啡,不加糖。”那女子对那些蠢蠢欲动想上前搭讪的人毫无所动,而是直视着若琳,她有一双像湖水一样沉静的碧眼。

“好的,请稍后。”

这是个十分简单的活儿,不过若琳拖沓了好一会儿才端上那杯咖啡,因为她发觉自己无论在那儿做什么都被对方牢牢盯着的感觉。这种平静而专注的目光,莫名让一向自持的若琳坐立不安。

女子看出她的布适,微微眯起暗绿色的眼睛,嘴唇上勾起一抹笑意,“抱歉。”

若琳松了一口气,想尽快打消这个诡异的气氛,“没关系,您是第一次来这边吗?”

女子没有直接回答她,低头喝了一小口咖啡后才貌似不经意地说道,“如果我说我是碰巧追着一个消逝已久的鬼魂不小心走到这儿的,你信吗?”

若琳僵硬了几秒,心想莫非开了那么久的店终于遇到了传说中的诡异顾客?

“世界上没有鬼魂。”她清清嗓子小声提醒道。

可是那女子也没再多说,默默地低头享用着咖啡。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