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Episode 7(1)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581字
  • 2019-04-18 22:51:34

盛夏在一点点到来,气温也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最高值。太阳时常没到正午就把人们赶到空调室内。滚烫的柏油路上漂浮着扭曲的水汽,照得亮白的水泥路死寂一片,不见人影,路边的小狗趴在树荫里伸着舌头,勉强喘息。

虽然室外的气温是如此不受欢迎,J·S小蛋糕店的两个女孩却正和一位客人相谈甚欢。

在端上一盘刚出炉的巧克力松饼后,桌上摆着的午餐分量可以够五个人吃了。黑发女孩在一旁落座,开始文静地就着手边的心理学书籍吃起自己的水果沙拉,不时聆听一下那两个正在交谈的同伴的话。

“……乘着私人飞机,我们花了两天到了XX国,你能想象吗,地球的另一面!那儿的人居然还在用内燃机汽车。”

“嗯,打断一下,我们?”金发女孩听着听着插话道。

“我和斯诺。”

“斯诺是谁?”安泊尔好奇道,“几乎在你的每一段旅行里都要提一下他,到底是……”

“啊,只是我一个跟班而已啦。”红发女孩故意表现出不屑一顾的表情,“世界上最闷骚的家伙,智障都比他要有趣三分。”说着,下意识往停在外面那辆黑色轿车瞄了一眼。

“哦,那我就不懂了。”嘴里塞满了鸡肉和布丁蛋糕的安泊尔对忽然情绪有些低落的吉娜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旁的若琳从手边的书上抬起头,有点佩服地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同伴,如果以一敌五的饭量还不算什么的话,她风卷残云的速度是完全可以去竞争限时大胃王奖金的。

吉娜用了一个比较文艺的说法形容,“就像浮游一样,一靠近就漂走了,不可捉摸。”

“你的意思是他很冷淡?”

“……也不算,有时他也挺体贴的。”吉娜边说着脑海中浮现出一幅那人很好看的侧脸,他总是静静地坐在窗边,好像在等着什么人。当然,这完全可能是她一种浪漫的臆想,“我也不明白,就是一种寂寞的表情,自得其乐的孤独。”

安泊尔只是稍微放慢了一点吃东西的动作,并不能对这咬文嚼字的文艺话产生什么共鸣。

若琳则是觉得太过于明显了,她吃好了自己的午餐收起书,笑容满面地插进一句,“吉娜,你很喜欢他吧?”

“……哈???”猝不及防,红发女孩发出一个尖利高音,接着大笑否认道,“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他矫情而已,我吉娜·马林还没无趣到去欣赏这种没吸引力的类型啊!”

不过出乎安泊尔意料的是,在若琳离开视线去厨房后,吉娜立马焉了。

“怎么了?”

“她说的没错。”

“哈?”

“他是我喜欢的人。”吉娜把脑袋抵在桌面上,声音低低的,“可是我觉得他对我不感兴趣。”

安泊尔沉吟了一下。

“也许他不知道你喜欢他,所以他没办法先喜欢你?”

吉娜被她的天真说服了几秒钟,接着又笑着摇摇头。

“可我觉得他有喜欢的人了。”皱起眉烦恼道,“不过他确实是很特别的,不同于……其他男人。”

对于其他男人这种话题更加没有发言权的安泊尔识趣地打住了,不再发言。

“哦,不好意思。”吉娜略带歉意地道,“我花了那么多时间来讲自己的事,你一定觉得烦了。不如现在开始进入你的单元。”她兴致又上来了,连珠炮地问,“你和若琳以前是干什么的?啊,考虑到你们的年纪,刚刚毕业不久?”

“我……我们上同一所学校,她比我大一级。”

“学姐学妹?”

“嗯,差不多吧,毕业以后决定一起……创业,开个小蛋糕店,然后就是这样了。”

安泊尔觉得自己这个故事也算不上是编的。吉娜喔了一声,算是买单了,“你们的故事真是平淡啊。”

“平淡不好吗。”安泊尔看了看在厨房的若琳,说,“不是所有人都热衷冒险啊。”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你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

“哦?”

“这么说吧,一开始我以为你就是个一根筋的小朋友,哦,现在也是这样认为。不过,相处下来觉得你越来越有趣了,没想到和我很合拍。”

“谢谢啦……我就当做是夸奖了。”安泊尔有点郁闷地答道。

“哈哈,我当然在夸奖你。”吉娜拍了拍她的肩膀,“看看你,有一群互相帮忙的好朋友,一家梦寐以求的蛋糕店,你的平淡生活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呢。”

这话带来了一阵长久的闷疼,安泊尔露出了一个有点勉强的微笑,“谢谢,我希望如此。”

红发女孩有些奇怪她的反应,“不客气。”

在洗碗槽边上一直听着她们谈话的若琳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这么说还是没多少起色。自从上次任务回来后,她们有了一段轻松闲适的时光,还交了个朋友,不过若琳敢肯定安泊尔的心情离真正的好转相去甚远。看得出,回来以后她就消沉得很,整个人无精打采又强作无事。她知道这有可能是因为任务中的某些事,但安泊尔既然不想说,她便采取等待的态度,她相信她的小安最后一定会找她倾诉的。

整理好厨房出来,吉娜不知何时离开了。若琳又看到独自陷入沉思的安泊尔,她脸上的神情让若琳不安起来,有点开始担心起这是职业压力带来的心理疾病的初兆。

“唉。”若琳真觉得自己要多生出几根白发了。

~~~~~~~~~~~~~~~~~~~~~~~~~~~~~~~~~~~~

就在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暑假某天,平静得近乎沉闷的生活终于要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若琳在晚上九点打烊后对坐在一边打盹的安泊尔和拿着本杂志偷看她的内利道:

“哦,待会儿阿娜依要来,你们知道的吧?”

听到阿娜依的名字,两人几乎同时回过神,“不,你没说过。”

“是吗,那现在你们知道了。”若琳笑容可掬地提及,“自从上次一别,还没见过这孩子呢。我给了她这儿的电话号码,上周她终于弄开了舍监的锁,用学校办公室的电话打来了。”

“什么?她为了打个电话违反校规?现在又要逃学?”安泊尔看若琳如此云淡风轻,一时间怀疑自己印象里的好学生若琳是不是个幻觉。

“嗯,只要她不被发现,会来的。”

“呵呵,也许我该给学校打个电话,或者马上躲回我的小洞穴。”内利恹恹地倒回座位,小声嘀咕道。

“拜托,没那么糟吧,阿娜依很可爱啊。”

“那是因为她喜欢你,若琳。”内利告诉她,然后在心里小声道:谁会不喜欢你呢?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那小家伙让人抓狂的能力。

“大多数人都以为国庆节的热门礼品是香槟、巧克力、雪茄等一类的物品,但其实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消费群体是用活的动物来作为国庆贺礼的。一般来说,猫或者狗比较普遍,但今年似乎流行送鸡和小猪。”

在电视中播放了一档动物消费节目时,阿娜依便开始煞有介事地发表意见。

“鸡和猪?家禽?”安泊尔试着寻找她的观点,“所以?”

阿娜依翻了个白眼,叹道,“就是鸡和猪,难道它们不算是我们人类的朋友吗?”

“噢。”内利打个哈欠,表示不感兴趣,“是个值得抛给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的问题。不过我们可以从鸡群猪圈转到体育频道了吗?”

“什么?”阿娜依突然站起来,迅速切换到吵架模式,“这世界上还有啥比动物更重要的?”

内利马上反驳,“肯定不少,毕竟不是住山洞的。比如赛车、黄金城市赛段——4千亿赌注。”

“那种东西不是某个傻瓜热衷的游戏吗?你在手机上还玩不够,几十辆车子挤在一条狭窄道上转圈,有什么意思……”

看势不对,安泊尔只得赶紧接话,“我觉得两个都很重要,都很酷……”

然而没人理她,内利和阿娜依不可阻挡地进入双人修罗场。

“嘿,如果有人把全世界上亿车迷当做傻子,那也一定把养鸡的看作变态。不过我才不管你怎么想的,我要看赛车!”说着直接抓起遥控器换台,还顺便用手指弹了一下小女孩的脑门,“怎么,你不服?”

“喂!痛啊!你敢再做一次看看,我会叫我的动物朋友好好教训你!”被这么一作弄,阿娜依登时涨红了脸,却无奈于内利比她身高手长,想冲上去却被对方手推着头,够不着。

“内利……”安泊尔头疼地转眼看向若琳,后者则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继续看书。

“哈哈,你想用你的动物朋友威胁我?海龟巴克?我好害怕啊,拜托你饶了我吧。”内利接着取笑道,“拭目以待,但你最好找个子高点的,我可不想欺负矮子。”

见他心情大好的样子,阿娜依简直要气疯了,她报复性地用力踩了一脚内利没有防备的脚趾。

“哎哟!”疼得跳起来,内利放开她,恶狠狠道,“想单挑?跟我出去!”

阿娜依立马顶回去,“挑就挑,有胆就来!”

“你……”内利刚要动作,一块白蛋糕迎面而来,吧唧一声他连陷进奶油里。很公平的是,另一块蛋糕也拍到了同样没有反应过来的阿娜依脸上。

“哇~~”这回是若琳捂住了嘴。

“现在,你们终于能安静一会了吧。”安泊尔站在两人中间,双手还拿着装蛋糕的盘子,神色带着点玩味。“本店严禁喧闹,何况是打架,你们两个别捣乱了,OK?”话虽如此,可她的眼睛已经在寻找别的武器了。

“……哈哈哈。”双手一抹那些油腻的奶油,内利眯起眼干笑了起来,顺手从桌上捞了一个卖剩下的巧克力蛋糕。

“喂,你别!”

“看招!”

“笨蛋!别破坏若琳姐的蛋糕啦!”

“现在求饶太迟了!”

更多的蛋糕飞起来,结果就是原本两人的战争变成了三人的投蛋糕大战,一共有二十八个蛋糕先后殒命,直接经济损失达到半天的营业额。作为店内唯一的大人,若琳在边上一边学习烹饪频道的龙虾大餐制作,一边等待着清扫时间的到来。

满屋子都是孩子们尖叫怒骂的声音,带来的不仅是生鲜的活力,待会儿可能还会引来隔壁店家的投诉。

若琳看了看在大笑的安泊尔,又转回去继续看电视,一天下来的担忧松开了些,“唉,还真是个傻孩子。”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