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Episode 1(1)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356字
  • 2019-04-11 16:10:22

这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星期一,绵长的阴雨季节终于在昨天结束。这样,居住在东南临海的诺马市的居民便可以心情愉快地出门了。在海天交接处,颜色金黄的太阳缓缓升高,拨开阴郁的云层,泽被大地,也驱散了首都城市那入夜后的浮华与腐臭,把新生的热力洒落在摩天大楼的窗户上,十字路口的车辆和行人身上,以及清澈无垠的大海上和整个陆地上。

新一天的生活的全貌又在阳光下活力十足:上早班的人群潮水一般占据了各个咖啡店快餐店,连报刊亭也挤满了人。

“快让让,赶时间呢!”市中心的街头路口,汽车和人群汇成的阻塞几乎从头到尾都充斥着不耐烦的吼叫和汽车鸣笛。

这种焦躁的的情绪对栖息于离海滩只有不到1公里的“J·S”蛋糕店来说稍微好一点。因为还未到旅游旺季,店内的生意相对冷清,店长着门前摆出“大优惠”的广告来吸引住在附近的居民,橱窗里精致的水果蛋糕和低廉的价格一同吸引路人的目光。

“在淡季营业额还是保持了一定上升嘛。”店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满意地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收益曲线,“今年说不定要考虑一下扩大店面了。”

他刚关上电脑,开始准备开店事宜时,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推开玻璃门进来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二十出头面容俊逸的小伙子,那样子有些像从某个偶像剧走出来的角色。而跟在身后的那名少女虽然有一头不输给夏季阳光的耀眼亚麻色短发,神色却显得犹犹豫豫,一进门就没怎么移动过,环顾四周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她还随身拉着一个小行李箱。

“欢迎光临……”

不等他说完,男子猛的秀出一张纸令他瞬间凝固。

“咦……这,这不是政府专用章吗?”

等店长终于看清楚纸上的内容时,才用不可置信的声音大声道,“什么?店面征用令!?”

“没错,我们已经征用了您的店,改由这位——安泊尔·里克小姐来掌管,所有的营业执照的更改手续我们已经替您办好了。”男子向身后瞥一眼,示意干站在门边的女孩。

那个叫安泊尔的女孩收到他的眼神后叹了一口气,才不太情愿地走过来。竟然只是个十五六岁像豆蔻一样稚嫩的孩子!店长更加惊讶了,但同时也冷静下来,追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搞什么名堂?”

“恕我无可奉告。”男子沉着地回应,“不必清点店里的物件了,我们需要这里的所有设施。价钱方面不用担心,政府会赔偿您的一切损失,包括额外给您安排更好的地段的店面重新开业。所以请不要多问,遵照指令立即离开这里吧。”说着,掏出一张已经签好的支票。上面用黑色的墨水写着一个很长的数字。

店长眼睛都瞪圆了。

支票上鲜亮的红色印的是爱鲁特共和国中央银行是确定无疑的。

几分钟后。

“爱德华,这种赶人的方式还是太……”从门内玻璃后目送店长离开,安泊尔皱了皱淡金色的眉毛,蔚蓝如洗的眼睛看向旁边的学长,“霸道了吧。”

爱德华奇怪道,“这家店不是你选的吗,还说什么一直希望有这么个可爱的小蛋糕店。”

“呃,话是这样没错……”安泊尔双臂抱在胸前,试图掩饰心里的不确定感,“可是你知道我并不擅长厨房的事啊。”

爱德华不以为然,“那就找一个会做的人帮忙啊,这样的人选你应该想得到吧?”

学长的提示让安泊尔脑中闪现出一个身影,她眼前一亮,“知道了。”

“那我们开始营业吧。”

“OK。”

把行李安置好后,安泊尔打量着这个五十平米的小店。室内装潢并不十分显眼,不过色彩搭配得很可爱和谐,淡黄色的墙还装饰着精致的热带花果图案,天花板上挂着绿色藤萝,中间伸出一盏苹果形状的吊灯。地板是仿木砖,和摆在上面的木桌椅子很搭配。

一个复古的投币音乐机位于旋梯下,上面的油漆看起来有些年月了,剥落了不少。

“往好的方面说,我小时候确实梦想开一家像这样的蛋糕店,没想到是现实的工作帮忙实现了呢。”安泊尔兴奋地扑向那台音乐机,掏出硬币塞入,她等着机器哗啦啦地转动起来,然后那悠扬的小曲子就响起了。

“对啊,还不用你花钱。”爱德华在收银台上撑着头,微笑揶揄道。

“好吧,”她也笑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原来的店长。”

在整理货品的时候,爱德华听见她惊讶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太好了,有两间空房!”紧接着就见她登登登地冲下旋梯,肩上扛着满满一箱百事可乐,速度不减。“饮料不是有个专用升降机吗?”他指指厨房那个方形窗口,心想:算了,她怎么可能想到这个。

尽管看着女孩精力充沛的跳上跳下很有意思,爱德华还是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尤其是听到安泊尔那种一蹦三跳的方式让木质旋梯发出不满的呻吟声。“安泊尔,你当心一点啊。”

提醒还是来的太慢,只见她左脚绊右脚,胳膊连膝盖在楼梯上上演高难度翻滚动作,爱德华不由得退后三步,以免被她殃及。

随着“哎哟”一声惨叫,箱子也飞了下来,爱德华赶紧飞身抢救这箱可乐,差点没被这重力加速度撞出半条命,同时,安泊尔也华丽丽地嘭的着地了。

“噗!”

很不凑巧的是,这一幕正好被第一个踏入的客人瞧见了。

此刻这位客人正站在门口,一手捏着门把手,全身肌肉都在憋笑中战抖。

“……欢迎光临。”爱德华放下箱子,挤出一个笑容。

“嘻嘻……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小店里响起了压抑着的轻笑声。

“真是……好危险,实在不好意思。”安泊尔满脸通红地从地上爬起来,细声细语地嘟囔。

“你们是新来的吗?我上次没见过你们。”等走进来以后,红发的客人才从嬉笑表情转为正经,她首先打量了一下爱德华,“喔,大帅哥一枚,是为了吸引我这样的顾客上门吗?”

这位有着爽朗声线的女客人长着双深棕色的明亮眼睛,体形玲珑有致,着装也很醒目,像刚参加完舞会的女皇。被她这样的美人那么富于诱惑的一瞪,混迹百花争艳娱乐圈的爱德华都不禁有些失神。

“严格来说,小店已经由我身边这位女士接收了,我只是临时来帮忙而已。”感觉到安泊尔在一旁的注视,爱德华轻咳一下,一本正经道,“请问这问客人要点什么样的蛋糕?”

“两份菠萝蛋糕,外带。”

“马上好。”

爱德华从烤箱的新鲜蛋糕中拿出两个已经上好奶油的模本,再到水果冰柜里取出没剥皮的菠萝,接着变戏法一样亮出刀具,刷刷地在菠萝身上挥动着,中两个女士惊讶的目光下,大约三十几秒整个菠萝渐渐变成星型,装点与蛋糕之上。

“太厉害了吧,学长果然是无所不能啊!”

对于安泊尔崇拜的口气,爱德华有点想扶额的冲动,“你不要光看啊,还不快去拿纸盒装给客人。”

“哦,好!”

安泊尔手忙脚乱地找出纸盒,爱德华再次要抓狂,“等下,你在干嘛啊!”才一转身收钱的功夫,就发现蛋糕边缘的图案被安泊尔粗心加粗手粗脚给弄糊了。

“啊……抱歉,我们另外再做一个给你。”

“没事,可以吃就行了,我不在乎它长什么样,这原来是个牛吗?”

“是猫吧。”

“是热带鱼。”爱德华不知道今天要翻多少白眼,“我还是换个给你吧。”

“真的没关系。”红发女子倒是出乎意料的通情达理,“蛋糕除了吃还能恶作剧嘛。”她干脆地从安泊尔手中接过蛋糕盒,一笑间露出洁白贝齿,对她眨眨眼就风一样离开了。

店外,一辆黑色豪车静候多时,红发女子一出来,一个硕长身影从驾驶座出来,在另一侧给她开门。

“谢谢了。”她对他绽开灿烂笑容。

而男子只是点了个头。安泊尔从远处看来,觉得他漆黑如墨的头发在明亮的蓝色背景下显得格格不入。

“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吗?”爱德华注意到她停留在那个男人身上的目光,就露出一个成熟的知心哥哥的微笑,“诺马市是个人才倍出的地方啊,你之前一直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长大,以后遇见这种帅哥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学长……”有些懊恼地抬起眼,安泊尔望着爱德华的侧脸,“其实我……”她摇着嘴唇,没有把话说出来,目光再次飘向门外那对男女身上。

被视线关注的男子这时也有所察觉,警惕地扫了这边一眼,在四目相对的一瞬,时间好像凝固了。安泊尔感到热气涌上脸颊。那人的脸虽然隐藏在墨镜后,只能看见眉梢鼻梁的轮廓,但不知怎么的有一种让她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奇怪……

“嘿,安泊尔,你没事吗?”看到她焦躁地开始咬手指,爱德华不禁有点担心地握住她的手,“不舒服?”

“没有,只是……”连连摇头,她迷惑地再看门外,那两人已经驾车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那对男女的车驶上林荫路,红发女子兴致高昂地为同伴描述着今天的所见所闻。“你看,这是今天买的蛋糕,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买了糊边的蛋糕。”

“哦。”

“我真是被惊到了,‘J·S’蛋糕店易主了,新店长说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长得倒是好看,可惜就是呆呆的。”

开车的男子没有表情变化,专心开车只随口道,“是吗?”

对此,红发女子赌气地哼了一声,别开脸看向窗外。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