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Episode 6(1)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831字
  • 2019-04-11 21:11:27

最后一幕——

十二月里一个寒冷寂静的午夜,空无一人的巷道上出现了一个长长的黑影,脚步匆匆。张狂的北风呼啸着掀起那人黑色大衣的腰带。路灯忽闪忽闪,勾勒出那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颚和冷冷的淡棕色眼瞳。他不是一个人,在昏暗路灯投射的对面拱桥上立着一个纤细的女性身影。

当男子看到她时,冷漠从脸上一瞬间抹去了,他温和地微笑道,“斯佳丽,你来为我送行吗?”

拾级而下的女人美艳不可方物,一头令人向往的乌发因为风吹而散开,几缕青丝紧贴于标志的鹅蛋脸上,使得原本俏丽的五官添上几分忧愁之情,女人开口道:

“我在这等你来带我走,瑞德。”

男人的脸暗淡了,“不,我不可以带你走,亲爱的。我逃亡的路上危机重重,我不会连累你的。”

“……难道你之前说的一切誓言都是假的吗?这一切只是一个计划没?”女人的嗓音有点发颤,她用手捂住了嘴,“对于我的爱,你一点也不在乎了吗?”

“不,恰恰相反。”男人前进一步握住了她的纤纤小手,“我爱你胜过一切,没有你我活一分钟都嫌多,可是我的杀手身份……”

她倒进了他宽阔的怀抱,“那什么都不要多说,娶我,带我走。”

“可那会让你置身危险。”男人痛苦地否定,但眼中的坚定已然分崩离析。

“爱不容易得到,更不会轻易消逝。”女子灿然一笑,在他耳边低语,“我爱你,瑞德,我的爱会像熊熊烈火一样把我生命燃尽,你又何苦去烦恼其他无关紧要的事呢。”

男人的目光湿润了,他倾身深深吻住了她的唇。两人不一刻就沉溺于温软的爱意中。

一朵艳丽的红色火光在他们相拥的夜空中绽开,发出不和谐的尖锐爆炸声。整个暗色调的摄影棚一下子被暴露无余。

“卡!卡!”

这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把这对男女刷的分开了。导演对着放烟火的地方怒目而视,“背景场务,烟花过头了,这么亮镜头都要瞎了。都重来!”

“第九条了。”爱德华急忙脱去厚重的冬装里面只穿着件白色T恤,已经闷出了一斤汗了。女主角则匆匆与化妆师去一边补妆了。

待在闷热室内的几十来号人面不改色,习以为常地重新准备灯光、摄影、道具等。那个被导演单独揪出来训了一顿的年轻背景场务则一副恨不能当场钻个地洞的样子,他一面再次投入工作,一面红着脸和每个路过的同事道歉。爱德华看着他很自然想到了安泊尔的模样。

这个联想引出了他的担忧。

这小学妹不会把简单的任务再搞出什么岔子吧?炸弹让她去放是不是个明智的做法?若琳是不是太相信那孩子了?

带着一堆前景堪忧的问题,爱德华·库尔进入第十条结局场景的拍摄。

~~~~~~~~~~~~~~~~~~~~~~~~~~~~~~~~~~~~

远远传来微小的爆炸声,安泊尔站在救生小艇上静静看着那个黑点冒出了股黑烟,释然地叹了一声,弯下腰准备发动马达离开去和若琳的船汇合。

忽然她头顶传来一阵巨大轰鸣响动,她抬起头,正好看见一架黑色直升飞机从高空降下,像秃鹫一样在距她二十几米的范围盘旋。

安泊尔疑惑地眯起眼睛迎着阳光注视它,驾驶座上的人面目不清,即便她视力极佳也很难从反射着日光的玻璃后看清,但当她看到机身上的机关枪正对着自己时寒毛都竖起来了。

在她开始摸武器时,直升飞机的扩音器传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喂,又是你吗。”一个男人的嗓音略带着不快说道。

安泊尔一时间对这个声音有些困惑,不过很快认出来了。

“啊,你是上次那个……”她眼中的光亮了一下,又消失了,“怎么,这次是专程来阻挠我们的吗?”

没等她大声发问,那扩音器继续道:

“如果你是想去找你的同伴,我敢说方向不对。”

“你这是什么意思?”安泊尔的问题淹没在了直升机机翼制造的噪音里。

“你还不知道你的同伴已经去拿货船上找你了吧。”驾驶座上的男人抛下了一个新鲜出炉的重磅消息。

“喂,等等,把话讲清楚,若琳在那艘货船上?”不理会安泊尔的大喊大叫,直升机在空中优美地转了个身,缓缓向高处升去。

“可恶!”冒着把这老身子骨一般地小艇弄散架的危险,她猛地抽动那马达链条,驱使它掉头。紧握着方向,她的手克制不住地轻轻颤抖。

且不管这个人说的是否属实,她怎么会蠢到相信若琳在自己割断锂线不见踪影的一个多小时里呆坐着等她!若琳当然会采取行动,所以……好吧,整个海域上她最有可能找到若琳的地方可不就是那艘叫水獭号的货船嘛。

安泊尔看着那越来越近,发出一阵阵滚动黑烟的货船时,心中一片茫然的发凉。

我已经把炸弹放到了货仓底部,并少了三分之二,只要他们不把若琳绑在那里,就不会有事的。可是,万一呢?

耳边传来的是马达异常的嘶嘶声,像是在抗议持续不断的压榨。安泊尔的担心也在成倍加码,自言自语的毛病也犯了,“我去,别、别在这儿罢工啊!真的,不开玩笑,再坚持一下下,求求大爷了。”

~~~~~~~~~~~~~~~~~~~~~~~~~~~~~~~~~~~~

当爆炸停止以后,船身更剧烈的摇晃着。外面的水手们在叫喊着。女船长站起来,不用她指挥,那两个待在门边的手下迅速冲了出去。将一把手枪放入衣兜,女孩随后也跟着走出去,快步从船长室的走道通向甲板。

武器存放的货仓门随着轰隆的水声被打开了,两个男人正好赶上第一股奔腾而来的海水。

货仓是被设计成中间有一天运输滑道和两个大分间的货品仓库。这一回一打开门,好几百升海水就沿着运输道凶猛扑来,把船长的两人卷翻在地,接下来更巨大的一波更是无情地将他们卷入了进去。连挣扎都还没挣扎几下,赶来的船长在被淹的楼梯上目睹了这两位壮实的大男人就在几秒钟内被水卷到了仓库裂口那,绝迹于滚滚的海水中。

女孩惊恐地尖叫了一声,捂着嘴立刻返回了上一级船舱。

抓着胸前的衣服,深吸了好几下空气,她才回过神。

“所有人!马上排水!赶紧把货物全都搬出来,快!”

这时,所有水手也都在刚刚爆炸的慌乱中意识到该做什么了,加上船长高音命令,他们便相当积极地去相应。经过第一次大进水,海水灌入船舱的力量减弱了,加上启动了自动抽水泵的启动,现在货仓的水面已经稳定。

水手们蹚着过腰水的海水,身上系着安全绳排起人龙去传递那些木制货箱上到甲板。

爆炸发生时,老水手佩顿正在自己的休息舱焦急地寻找玛莎小姐那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手表,所以耽搁了很久的他也是最后才加入到抢救货物的行列,然而途中他遇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在通往底部舱的通道上,他听见一个地方的舱门在砰砰作响,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撞击。

佩顿见四下无人,困惑地把门打开,一个女性的身影从里面跌了出来,直直撞到了他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你是谁,怎么会被捆在这儿?”

这位是一位有着黑色长发,身材窈窕,美丽娴静的少女,两只手被牢牢捆在身后。老水手感觉这一切只应该发生在某个邪恶的收费电视频道中,那些小兔崽子并不是真有胆子和坏心去做这种事。

“……谢谢,这其实是一场误会。”被缚的双手解开后,亚裔女孩语气平稳,并不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和非人待遇,她大略解释了一下被船长抓下来的经过,这让佩顿暂时松了一口气。

“船好像炸了,不过情况还好,现在趁着船长不会注意到你,赶快上去吧。”

“知道了。”女孩说完轻快地转身离开,留下佩顿一个人呆愣了几秒才想起自己还有货物要搬,这才往原来要去的地方奔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