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Episode ? 5(1)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965字
  • 2019-04-11 20:55:25

在凉爽的晨雾退去之前,安泊尔·里克和内利·法塔罗正待在各自的地下幽禁室里,隔着一道墙壁讲话。折腾了一夜,本该早早入睡的二人在面见完副总后,被关在这里等待处理结果,人变得格外清醒。

一开始两人还故作深沉不吭声,终于,安泊尔忍不住怯生生问道,“呐,内利,你说副总会不会把我们送上绞刑架?”

内利被她呛了一下,却乐了起来,“这年头只有毒针死刑,你都没看过手册吗?”

“哎,这种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内利。”她郁闷地说,“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见副总那副表情,要不是有凯瑟琳在场,他根本不会等到用毒针,一副要直接敲碎我们脑袋的样子。”

内利的笑声传过来,“你现在害怕了?当初让我去干偷芯片的事不是很有魄力嘛。”

安泊尔对此沉寂了好久,正当内利以为她在酝酿什么意味深长的回答时,她的回应却让他差点撞墙。“其实,关于那个拳击手,副总叫我自己想办法,但我实在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以为他不想救人,所以……”

内利无语地扶住额头,内心嘀咕着:什么啊,害我以为这丫头和以前那小迷糊的样子不同了,心里还错付了好一阵的钦佩之情。

又一阵沉默。

实在受不了这种愁云惨淡的气氛,内利便大声宣布,“好啦,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现在与其后悔不如说点高兴的。”

“谁说后悔的。”安泊尔仰了仰头,反驳道,“如果是为了若琳,我可不后悔。只是……只是不想死罢了。”

“不会死的,我们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反而是为了救人。就是面对OFL的恶棍,我们也没出大错,顶多……就是毁坏了芯片,老天会保佑我们的。”

“可到了副总嘴里我们就是窃取国家机密,损害国家安全了。”

“我不会认罪的。”内利笃定地道,“至少现在我们的同伴安全了,我们也没真把芯片给敌人。”

安泊尔咯咯地笑了,“知道吗,内利你这一点最让人放心了。死不悔改还能心安理得。”

“说什么废话,我这不是在安慰你吗。”

“嘿嘿……”

~~~~~~~~~~~~~~~~~~~~~~~~~~~~~~~~~~~~

这一天晚些时候,若琳和阿娜依两人一起回到静林街的蛋糕店时已经要傍晚了。在NYG的特别医院里待了一天,确定除了擦伤以外并无大碍的若琳带着被严厉训话的阿娜依回来。

“没想到你也是我们学校的,那大家就是学姐学妹了。”若琳关上店门后打开了大灯。她看着小女孩和她那只形影不离的名叫巴克的海龟朋友,拖着步子走进来,随便在地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

阿娜依疲惫的脸上带着点忧虑仰望着心事重重的若琳。

“把两人会被关禁闭多久?”

“大概……最短在下一个任务之前的所有时间吧。”

“啊?”小女孩跳了起来,但看到若琳镇定的眼神又坐了回去,“你打算怎么办,若琳姐姐?”

“等你安全返回学校,我会开始写任务报告。”她胸有成竹道,阿娜依领会了几秒才笑起来。

“那就放心了。”

若琳闻言微笑道,“阿娜依很关心安泊尔和内利啊。”

“……唉,货真价实的傻瓜二人组罢了。”小女孩嘟囔着不太好意思地别开脸。不过若琳的笑容多出了一份温柔。

“傻瓜么……也许真是啊。”

在送阿娜依从挖来蛋糕店的地道回学校后,若琳打定主意立即书写报告申辩,安泊尔他们被关了多少天她就写多少篇直到上司被她的文章烦死。

~~~~~~~~~~~~~~~~~~~~~~~~~~~~~~~~~~~~

斯诺·海曼选择好第一个景物拍摄照片时,天色才渐渐明朗。太阳的金光直射他脚边的青草,他看到滴落在鞋面上的露水蒸发于升温的空气里。经历了没日没夜待在喧嚣城市的日子,这一刻处于被翠绿森林的山谷中呼吸不一样的湿润空气,他简直像重新活过来一样。这个地方和他一道搞摄影的同行向他推荐的,即使不是被他第一个踏足的宝地,但这里山泉叮咚回响,优雅平静,让他这摄影师灵感大开,雀跃不已。

手中的相机在飞快捕捉着一张张景物,就在他全神贯注在一个小山坡上取景时,完全没有留意到背后石子路上来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异国游客,直到他在自己的镜头里发现他们挡住了前面的风景。

似乎是故意的一般,这群游客总是不停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还越靠越近,他很快就发现这是为什么了。

“哇,斯诺,这么巧在这儿遇到你啊!”吉娜带领着游客路过他身边,好像一副很意外的样子,也没觉得自己打扰了他的感觉,从旁边飘然而过。

红发导游和这些外国游客聊得起劲,他们一行人不但视觉上占据了这个宁静的世外桃源,在听觉领域也把斯诺烦到不行。因为其实他听得懂这外国语。

“哇哦——看那些草地啊!就像湖水一样绿哎!”

“这里会不会有动物,像猴子啊鹿什么的,还有的吧?”

“那些动物现在一般都在动物园了,这里又不是野生动物保护区,不会有的吧。”

“那可不一定,我们来找找看,说不定会有……”

斯诺竭力控制表情,没有让吉娜看出自己的情绪不佳,看着她带领着这些显然是成年人但行为模式幼稚的家伙窜来窜去,心里琢磨着她莫不是来中断他好不容易的假期的?

果不其然,他手机适时发出了来电铃声。

“喂,是你啊。”听到对方的声音,斯诺已经在考虑回程事宜了,“这次是什么任务?”

默默听完以后,他简短回应,“知道了。”

挂了电话,斯诺朝吉娜那边看了一眼,她正在和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合影,像是很享受被簇拥的感觉。

叹息着,斯诺遗憾地收起相机。

~~~~~~~~~~~~~~~~~~~~~~~~~~~~~~~~~~~~

第五天早餐七点钟,安泊尔的幽禁小单间的门终于被打开了,爱德华头上贴着胶布出现在那儿。这时她正在床板上做着仰卧起坐。

“学长?”

“早上好,安泊尔。”爱德华对她微笑了一下。他还算运气好,在被炸入水中时,他的头只是被碎玻璃刮破了几道口。而且车子跌落的地方里岸边不远,才能被海龟救起。在医院待了两晚上后他又能正常工作了。

“副总准许放你你出来。”他接着说道,从随身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叠文件,安泊尔看到封面署名了很多封的发件人是周若琳。

“前两天我们的人接到情报,OFL向海外订购的一批军火被证实正在运往我市,以海运方式要入境。我们算出他们现在正位于距我市港口80海里处的海域短暂休整。总统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希望我们能将这艘船在到岸前秘密击沉。”

这个信息让安泊尔十分惊讶,“你是说派我去这次的……任务?”

“对啊。”爱德华接着道,“你和若琳负责这次行动,其他人作为你们的后援待命。”

“那我的关禁闭……”

“算是告一段落。”但他脸色立马严厉起来,“你在上次任务中的做法本来是严重违反了NYG准则的,还有内利,不过现在情况有变,我们需要你们去执行新任务。”他最后解释道,“如果你能戴罪立功,这事就算完结了。”

安泊尔没有说话,不过她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用再待在这气闷小间的期待。

爱德华又开始提醒她一些特别事项。“这艘船上有二十四名水手,他们都是普通船员。我们调查过他们背景,没有异常。主要的目标是对付船长和几个贴身手下。”

“只是把船炸沉就好了?”

“对。”

“对任务我当然没有疑问。”安泊尔斟酌了一下,“我好奇的是副总怎么会选我去。”

爱德华清了清嗓子,掩饰着一抹笑意,“这就得感谢若琳了,正是她做的这次任务计划书,并竭力向总统指名一定要和你搭档完成,副总迫于压力把你放出来。当然,这是个很好的契机,我想他也认为你和内利这几天已经接受了教训。”

想起之前的种种,加上和内利的坦白,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接受了这所谓的教训。不过能走出牢房,她满心感激。

朋友们都平安无事,自己暂时也不会被处以极刑,这就皆大欢喜了,要求太多未免过于自私。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