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江河畔战火燃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633字
  • 2019-04-14 18:02:07

夜天涯缓缓祭出萧老魔的那柄剑,仅剩的法力全部涌向其中,剑身迸射出万道神光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剑芒,隐藏有杀伐剑意,只见夜天涯朝七长老猛然一掷,宛如巨大的长矛贯穿虚空,光息如虹般瞬间攻击将至,就在夜天涯掷出长剑上一刻,七长老察觉到有些异样隐晦的感觉,浊眸瞬凝把心一狠,随即暴喝:

“一剑穿心终不悔”

释放他最强一击,欲镇杀眼前的少年,他手持长剑往前一推,黑剑携绝杀气息猛然暴涨,剑身暴涨到如飞杀而来的剑芒大一倍,轰杀而至,轰然炸响天地。

轰隆隆!!

夜天涯冷然一笑,他掷出长剑那一刻已经在剑体内附加一道灵识,只听到他喊出一声:

“破”

是整把灵剑骤然爆炸开来,七长老才意识道这是少年的杀招,爆炸形成的风暴席卷开来,他仓促之下横剑抵挡,趁机,夜天涯爆闪而来瞬间出现在七长老身侧,刚抵挡完爆炸风暴的七长老瞬间感觉危险来临,正要出剑劈杀而去,只见少年双目一凝,轻喝:

“南柯一梦浮生尽”

一道无形的精神攻击而至,不可思议的袭入七长老脑中,他感觉灵魂在炸裂身体不由一滞,夜天涯趁机推出致命一掌拍到七长老脑袋,顿时打爆了他的脑袋,血溅长空,一具无头尸体坠下虚空,七长老身死道消。

余光瞧见的古雨心中一突,被叶小溪抓到战机,施展风盾术,冷月剑寒光如长虹贯日般将古雨身体穿破,他瞳孔一缩,不相信少女的速度有那么快,这才是少女的底牌,在他心神一顿的时候给于致命一击。

“你……”古雨还想说什么,叶小溪冷漠拔剑,鲜血洒向一片长空。

噗!

古雨命绝坠空。

夜天涯闪烁过来,扶着遍体鳞伤的叶小溪,虽然比起夜天涯受伤程度还轻一些,但是夜天涯还是扶着她。

“公子!”叶小溪轻生道,夜天涯知道她想说什么。

“小溪,不必自责,你出道尚浅,已经很优秀了。”夜天涯温柔轻声说道,才几日时光,眼前少女从一个人畜无害的善良姑娘变成杀伐果断的女魔头,每天跟自己与敌人浴血奋战,惊心动魄,伤口从最初的浅浅几处到皮开肉绽般,她从不退缩或者畏惧,死在她剑下的敌人越来越强,而她也在成长中。

二八年华的少女承载了不属于该阶段的死亡洗礼,这个世界太残酷还是自己太残忍?夜天涯不禁问问自己内心道。

两个血人相互扶搀着朝山谷而去,落日余晖洒在两道飘摇的身形上拉出长长晃悠的影子,要不是相互扶着微风几乎都可以他们吹倒,连花丛中的蝴蝶都怕惊扰了这一份宁静而停止嬉闹。

犹记昨日庭花开,今朝横剑血满袖。

我辈志高屠天下,多少冤魂万古咒。

向阳山岗葬吾兄,举刀问天道无宥。

一入红尘风云变,旧仇新雠死后休。

人颅为杯醒复醉,头枕青冢明月瘦。

在古家的修炼密室中,一位微胖中年男子身穿锦绣长袍,来回踱步似心神不宁,自言自语道:“五天了,还没传回消息?我得出关。”

某处隐藏山洞中,夜天涯扫了眼前一大堆紫色晶石粉末,感觉修为在隐隐突破,身上伤口全部愈合恢复如初,接下来他打算修炼领悟时空秘术,以应付接下来形势严峻的古家无穷追杀。

叶小溪悠悠从修炼状态出来,黑眸如珍珠般明亮忽闪忽闪,掠过睿智的精光般,说道:“公子,我们该转移了。

“小溪,似乎变得聪明了许多。”

“哼!小溪什么时候笨过?”

夜天涯笑笑不语,轻灌一口美酒。

“公子,美酒有那么好喝?”

“不好喝哪能称为美酒?

“那给小溪倒一杯。”

“好!”

叶小溪接过一杯美酒,酒液醇香腾腾散出,闻了闻,心想原来美酒这么香,怪不得公子每天都喝啊!想到此,像喝糖水似的一灌而尽,顿时烈酒热辣辣的劲头狂猛袭来,她俏脸瞬间绯红,不可思议这就是公子天天当糖水喝的美酒?

“咳咳咳!”

叶小溪不断咳着,想把入腹的酒液吐出来,整个人全身如在烈火中燃烧似的。

夜天涯哈哈大笑,赶紧给这妮子递上水壶。

“公子,这就是美酒?这么难喝。”大口大口的喝水,叶小溪知道被自家公子给坑了,美女瞪着夜天涯,不由哼哼道:“哼!连小溪都欺骗,不理你了,太气人了。”

“好了,找个地方修炼。”夜天涯看叶小溪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她的俏脸,惹叶小溪一顿白眼,好过分,自家公子很坏。

葬月城夜月偏殿主厅

“大长老,最近满城传遍古家人在葬月森林追杀的少年少女,据在下推断可能是少爷和叶小溪。”

给过夜天涯当过车夫的那名长老恭敬说道。

“嗯?好你个古家,老子要灭了他古家,我先去葬月森林确认情况,你持我调令去家族派遣强者来,任何人敢反对就说我秋后算账。”夜北城全身爆出冰冷的杀气,宛如被激怒的雄狮,触者必须承受他无尽的怒火。

父闻儿今有难,提剑出葬月城!

一个月后葬月森林外围某处

“家主这次震怒了,令我等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两个小娃。”

其中一位三角眼的男子朝他旁边的男子道。

“唉!都寻一月了,连毛都没找到。”旁边的胖胖青年道。

“家主调动了神出鬼没的古影卫五百人,可想而知家主的必杀决心。”

“不止这些,长老都出动不下五位,谁让家主死了最喜爱的两个儿子呢!”

“该死的,不管了,那边有条河先去喝口水。”

“好!去吧!反正我们就是随便找得了。”

“公子,小溪突破到空灵境界,领悟不少秘术灵技,早想找古家人试下威力。”叶小溪美目滴溜溜,有种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有一大片古家人出现。

“有月余了,古家定不断增派高手前来搜索,至少有五百人左右。”夜天涯不假思索道!

“胖子,胖子,你快看,河对面的两人和画里好像。”三角眼青年心底猛突突,惊恐交加。

“妈呀!还真的是,快快快!发…信号!”胖子惊恐失色,连连掐动传讯玉。

叶小溪早就发现河对面的两人鬼鬼崇崇,道:“公子,对面两人有问题。”

“古家的人,我们在这里等吧!”夜天涯远远的发觉也不阻拦,省的到处找古家人复仇。

嗖嗖嗖!

须臾,很多道身影朝江边涌来,约有百人左右,为首的青年衣冠楚楚明目皓齿,不失为青年俊杰,众人称呼他为三少爷。

三少爷注视对面的两人,俊脸被寒气笼罩,率先冷漠道:“你们两个就是杀害我古家之人?”

扫了河对面的青年,夜天涯如沐春风说道:“本公子有个习惯,你可知?”

三少爷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习惯?”

“每次战斗前都喜欢放狠话,然后对手全死了。”夜天涯轻笑道。

“那这次让你失望了,不妨告诉你,这次我古家整整出动五百古影卫,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三少爷冷漠道。

“这样吧!等你们所有人到齐了,定不会让你失望,如何?”夜天涯说道。

“好!那本少爷便满足你,仅剩时光的最后一点小要求,权当祭奠你被冠以少年天才之名的荣耀。”三少爷也暗暗佩服这少年,面对千军万马依然谈笑自若,他可不相信少年能翻出什么大风大浪。

“小溪,一会儿配合本公子,屠杀他个昏天地暗。”夜天涯开口道,心里却盘算,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那老头子还未有所闻,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小溪明白!”叶小溪美目里流淌期盼神色,能同公子携手战斗便是无上满足,即便是与天下为敌她也无所畏惧。

大江浪去尽拍沙,惊起千层浪后滔滔滚滚,凉风毫无忌惮的肆掠两岸人,两军对垒气焰烧满天,不,是两人横抗千军万马,这是极度人数极度不匹配的一场战斗,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是毫无悬念压倒性的一场战斗。

江一边虚空并立的两人,在众人看来显得那么的落寞,明知道今日十死无生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武者的傲骨,威武不屈的气节叫人钦佩莫名。

“这两人就是最近在葬月森林崛起的后辈新星?看起来也就二八年华,惹得古家鸡飞狗跳的,据说两人出道以来灭铁血佣兵团,斩魔道三强者,诛杀古家两位少爷,三位长老级别,九位高手,战绩辉煌夺目。”

“古家真是不遗余力,五百古影卫最低的实力都契灵境高阶,最高的队长都通灵境,这是绝对的碾压之势,纵然是通灵境巅峰强者也饮恨葬命的下场!”

“不止这些,古家的巅峰力量的五名长老皆是通灵境高阶,可见古家的必杀之心,即使这两人背后有家族势力,在这等强者面前皆有灭族的危险。”

“据说,古家三十六天罡阵每一阵可同通灵境强者抗衡,这就便是大家族的底蕴,可怕异常。”

“这两人今日必死无疑,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天才,可惜,可惜……”

片刻后。

古家古影卫将两人围得水泄不通,筑起最坚实的铜墙铁壁,两人今日必插翅难飞,所有人的想法如是这般。

三少爷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意,戏谑说道:“你可以放出最后的遗言了。”

“小溪,今日本公子该不该说?”夜天涯无视三少爷,而是问旁边的叶小溪。

闻言,叶小溪嫣然一笑,说道:“要不,等杀光他们再说,效果会更好。”

“所言极是”

听闻两人对话,三少爷感觉自己被戏耍,笼罩在脸上的寒气似乎结冰了,他身侧呈一字排开的五名长老皆冷漠的注视两人,并未言语。

”古往今来,痴人最喜欢说大话,你不外如此罢了。”三少爷沉声命令道:“给我乱刀砍死他们。”

嗖嗖嗖……

霎时,四周的古影卫杀气腾腾如潮水般涌杀上来,这群人都是视人命为草介的主,恐怕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不然也不会有那么重的杀气。

那五百人同时释放杀气将两人笼罩在中间,连远处观战的众人皆不寒而栗再退十里。

面对这股杀气叶小溪俏脸瞬间发白,夜天涯释放一道温暖的灵识之力荡漾在她心间驱除所有的杀气,叶小溪陡然间便恢复过来,心有余悸般吐出一浊气。

“在本公子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夜天涯体内顷刻间爆发出绝强的杀伐气息如波涛汹涌般,冲碎五百人形成的杀气,力战千军将众人横推十丈,杀伐之息那般无情冷漠的气势叫众人皆心灵几乎失守,冷汗浃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