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千里追杀残阳里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119字
  • 2019-04-14 15:52:24

七彩结界内冲斥着花海之前吸收的生机,夜天涯有命俯,完全可以纳为己用,不过他不急。

玉棺早已沉入地底,隐隐发光,而周围形成黑洞却一片黑乎乎,不过对于修行者而言却是白昼般,两人缓缓的往下坠,大约五十息落于玉棺身侧。

夜天涯细细观察玉棺内,女子面容毫无血色,但是生前长得极为美丽,不然也不会把风飞扬迷的神魂颠倒,红颜祸水一点也没错。

夜天涯知道玉棺内充斥着七魄,这些对夜天涯毫无用处,黑洞内的生机自己可以用命之功法修炼纳入命俯,待外面的人全死了,外围的阵法自然撤掉,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大阵继续滋养其玉棺内的女尸。

想到此,夜天涯便坐在一旁,运转命之法决,吸收生机之气纳入命俯,之前消耗的气便缓慢恢复中,另外生机是滋养气血的最好灵丹妙药,他怎么会放过。

叶小溪虽然不能像夜天涯有命之法决,她只是吸收生机之气滋养气血,也得到不少的好处,当然,他没有生命体质也修炼不了命俯,不然夜天涯都不吝啬的传给她。

于此同时,七彩铸魄阵外围还有几十人苦苦支撑着,死亡黑气越来越浓,不断吞噬着他们护体罡气,苦苦的针扎着,面色煞白,这是面对死亡的恐惧。

“该死的小子。”矮小老妪临死前还不忘骂夜天涯,可见恨之入骨非一般,不过浑浊的目光中闪烁着一股深深的解脱之色

翌日

两人从修炼状态出来,黑洞内的生机之气全部吸收一空,夜天涯又开辟出了二十位气穴,再加上之前的十位,目前已三十位气穴。

随即,两人离开黑洞,七彩结界已消散掉,直接闪出,呈现眼前的一片黑色的土地,夜天涯知道,千人的血肉滋养这片土地,不过千年后,又有七色魄花生长出一片花海。

玉棺可以说是绝世之宝,目前对两人没用,叶小溪早越显灵境,素女之体已经固化,若是用到,夜天涯亦不在意玉棺中之人如何,直接拿走便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能让九天大帝佩服的男人,也算对他的尊重,夜天涯并没有夺取玉棺。

“这个可怜可悲可叹的女人。”夜天涯如是想到,随手一掌拍向洞口,轰然一声,埋了她,至于她能不能有复活,复活了又能如何,继续为曾经的罪忏悔吗?夜天涯不关心,

一路的花海全当然无存,呈现一片死气沉沉的景象,所谓的霞光冲天而起,只不过是引诱众人前来献祭。

“风飞扬以千人献祭阵法,不可谓不狠,真情与无情双重性格的男人,在你佩服他的真情的同时,又惧怕他的无情,修行界很残忍,必须要杀伐果断,辣手无情。”夜天涯对叶小溪说道。

“小溪知道!”叶小溪重重点头,历练几日,经历过的事情比十六年加起来更多,不过她清楚,公子与风飞扬很相似,至情与无情,且有众多之处又不同。

每个人的成长都付出应有的代价,强者脚下以牺牲弱者为代价,哪个强者成名不是万骨枯,哪个男子不是孩子的父亲,女人的丈夫,女人亦是如此。

今天大家称兄道弟,把酒言欢,或许明日就参加兄弟的葬礼,在杀伐战乱的修行界一句话崇尚,也不是没有道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修行界不是你安静在家就无事,置身于这片苍穹下,身不由己,他要的是她能独当一面,杀伐果断,手刃天下欺她人,镇压一代,而不是站在他身后的小女生。

临近山谷,前方依然是一片雾气缭绕,密不透风。

“我们置身于的一座混合的绝世大阵,借天地之势,吸收周围天地灵气运转,由众多阵法交错连环组成,迷幻阵、聚灵阵、困龙阵、水云阵、禁识阵、攻击阵等。”

“要通过要周折一番功夫才行啊,很久没动手了,不知还能迎刃而解否?”

夜天涯嘱咐道:“待会儿跟紧本公子的步伐。”

言毕,夜天涯率先踏入第一阵法,眼前景物一换,置身一片火红的虚空下,有火红陨石悬空摇摇欲坠,仿若下一刻就要踏下来。

“这是什么阵法?”叶小溪好奇道。

“流星陨石阵,此阵若乱闯,上方的陨石似如流星坠下,威力不可小觑。”

“要知道,绝大多阵法布阵之人皆在阵内完成,都留下专门出阵之路,不然自己可能先葬身于阵内,找到该路亦可以出去。”

“其二,就是推衍出阵法布置结构,以逆解手法一层层抽丝剥茧将阵法手法印记清除,这要很高的阵法造诣才能做到。”

“其三,以绝强实力破除,每个阵法都有阵法结界,找到亦可破,但是阵法设计玄妙无穷,各种阵法环环相扣,找到可不容易。”

“其四,破阵眼,也就是阵法的能源供给,主要有主阵眼及副阵眼、辅阵眼。”

……

叶小溪默默记住,微微动容开口道,“那现在我们选择那种方法?”

“哼!区区小伎俩而已,班门弄斧,看本公子如何毁灭它。”夜天涯沉吟道。

放开灵识,窥探虚空中的手法印记,闭目推演,火云星陨阵乃由一个主阵眼赤炎地心石,作为陨星能量源泉,二颗副助阵眼流云风灵石作为控制方向,二百颗辅阵眼紫灵石作为阵法运转能量供给……

随即,夜天涯祭出长剑,一剑斩向东方一里某个位置,再朝西北斩出一剑,轰然一声,上当的陨石坠了下,没有流云风灵石作为控制追踪目标,形成虚设。

饶是夜天涯有一些前世碎片记忆,也是发了半日才逐渐破完,眼前的阵法,是最简单的基础阵法。

山谷外

“凤儿,你确定夜公子能出来?”

一位青衣腰系绸带的老者开口询问旁边的少女。

万俟凤红唇轻抿贝齿稍启,情绪些许低落,这是爷爷第三次问话了,“爷爷,夜公子一定能出来的,我相信这种直觉。”

万俟长老悠悠叹气,岂能不明白孙女那点女儿家小心思,目光扫向几人,再次开口道:“你们呢?”

万俟风缩了缩脖子,底气不足道:“爷爷,夜公子应该能出来吧!”

“师姐,夜公子虽对我们救命之恩,但也不能一直等下去吧?”白泽有些不岔道。

“夜公子,不失为少年天骄,可那阵法老夫体会最深,岂不明白它的可怕,阵法造诣浅薄的人,根本没有出来的可能。”

万俟长老心有余悸说道,若不是昨日突然阵法开启,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脱险。

嗖嗖!

“公子,我们终于出来了。”叶小溪欣喜道。

远远一直盯着峡谷中的万俟凤首先发现,欣喜若狂,激动道:“爷爷,夜公子出来了。”

两人远远亦发现众人,身边有一名青衣老者,面目威严,身份不难猜出,踏空而去。

“夜公子,我就知道你会出来。”万俟凤美眸流转欣喜的神彩,心里一块石头落了下去,再次看到这张面孔时,百感交集。

夜天涯含笑点头,算是回应。

“感谢小友,对我宗后辈有救命之恩。”万俟长老诚恳说道,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他那双深邃的黑眸宛如天上星辰般,想从眼眸看出什么,完全不可能。

“顺手而为,不必挂念在怀。”夜天涯淡然道。

万俟长老递上青色令牌两枚,开口邀请道:“小友,日后有缘可以来紫幽本道宗玩玩。”

夜天涯把另一枚令牌递给叶小溪,这老头倒是处事老成,含笑道:“后会有期,定拜访贵教。”

“小友,有何打算。”万俟长老开口问道。

“继续在葬月森林试炼。”夜天涯说出了打算,目前先提升境界为前提,应付接下来古家的追杀。

“同行如何?”万俟长老开口邀请。

“不必了,人多试炼效果不佳。”夜天涯拒绝道,接下来他要往葬月森林深处窥探,显然众人不适合。

告别众人,两人朝南而行,是葬月森林外围的深处。

斩杀魔道三位强者后,其空间戒指都未查探,夜天涯释放灵识,发现有原主的精神意志禁止,他稍稍凝结灵识之力便强行抹除。

查探其中,一堆灵石,紫色灵石也有不少,回灵丹,滋血丹,一株冬雪冰兰,几本秘籍残卷,令夜天涯意外的是,虚空灵石也有三块,余者价值不大。

冬雪冰兰生长于常年冰山之巅,其摘出放烈日下暴晒亦不化,对冰道人领悟冰道法则有益处,随手将其与一大堆灵丹灵石等丢给叶小溪,她貌似充当管家类,掌控两人的财政大权,夜天涯的空间戒指里都堆不少美酒,没有剩余空间。

三位强者能动用的修炼资源早就耗没了,余者亦暂时用不到,收获甚微,三块虚空石同冬雪冰兰亦有不菲价值。

两人一路毫不避讳妖兽,堂而皇之长驱直入,一路杀进入外围深处已纵深百里。

然而,两人不知的是,古家高手亦复仇而来,由一名抱剑青年率领,其身侧是一名青袍加身且面冷眉细的老者,身上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毫不隐藏,身后有十名强者,身散杀气,是由一位体胖的中年男子率领,隐隐分成阵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