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葬花埋玉万载复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003字
  • 2019-04-10 16:51:45

叶小溪一直低头思索着诗中隐藏的玄机,突然美目爆闪出精光,说道:“公子,你且听小溪分析分析看啊。”

“准了!”

“诗中有提到地名,雁湖、北山、三都、南域、后两个我们都知道,那雁湖和北山又是哪里?故事中他们在雁湖边的花海相遇,花海可能就是眼前的花海,那“北山冬雪轻似梦”,会不会是北山柳倩倩住的地方?先不管这个,最后一句,花葬玉埋万载复,万载复?会不是风飞扬认为对所她亏欠,没能保护好导致她殒身道消,想要……”

叶小溪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下来,似乎想到什么,娇身一震,与刚好转脸过来的夜天涯对视,心有灵犀般两人同时惊呼道:“不会吧!真的要?”

夜天涯赶紧捂住她的嘴,这可不能轻易说出去的,人多眼杂,随后给了叶小溪一个赞赏的眼神,笑道:“没想到,你这小妮子,脑袋瓜还有灵光的时候。”

“哼!什么叫有时候灵光?一直都是聪明伶俐的好吧?以后不许叫小妮子,都十六岁了。”叶小溪不满道,气呼呼的就要拧夜天涯腰上的肉,可在这时意外情况发生了。

“快看!七色花中的蝴蝶都聚在一起了。”有人惊呼道。

夜天涯微眯眼睛,只见花海中万只蝴蝶突然都聚在玉棺周围,后绕着玉棺形成一圈环转,一圈两圈……一百圈,不知疲倦的环绕着飞舞。

“快看,七色花渐渐枯萎了。”

夜天涯也注意到了,原本娇艳欲滴的七色花渐渐失去本色,好像生机被某物强制夺取。

“花海生机涌向玉棺中了。”眼尖的人惊呼道,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绝世大阵是为了保护这一片花海葬地不被打扰,至情迷幻阵布置的意义何在?还有七色花?七魄花?玉棺乃是天心玉髓打造,天心玉髓是集万世的天地灵气所衍化出,能滋养尸身万世不腐,花葬玉埋?再此印证了两个人的想法,可没想到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突然,夜天涯想到什么,脸色一变,“不好!”

一手拦腰的抱着叶小溪连连爆退,可是还晚了。

“砰”

撞到一道薄薄的结界,被弹了回来。

“公子,怎么了。”看到第一次脸色难看的夜天涯,叶小溪心有不好的预感。

“花葬玉埋”现在可以理解为”葬花埋玉”了,然后便”万载复活”。”夜天涯苦笑道,他到现在算彻底明白了。

众人只见玉棺往下沉,蝴蝶皆在玉棺底,好似要支撑其玉棺缓缓往下沉,蓦然出现一道七彩结界阵法罩着的玉棺,并且吸收所有花海的生机。

众人瞠目结舌,事情突变,宛如晴天霹雳般,谁也没有准备,都被震惊得无法言语,随后又满腹凝团,欲意何为?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

抹了嘴角鲜血,夜天涯急忙喊道:“快,攻击七彩结界罩,不然大家都得死。”

一语惊座,激起千层浪。

“小子,你说什么?你最好说清楚。”矮小老妪厉声呵斥。

“说来复杂,没时间,听本公子的。”夜天涯沉声喝道,率先提剑攻向七彩结界罩。

轰!

一道巨大的剑芒劈在七彩结果罩,纹丝不动,弹射出一道七彩之光,夜天涯早准备,险险避开。

然后整座阵法内风云剧变,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刮起了阵阵黑色狂风,携着恐怖的死亡气息席卷向众人,黑色狂风身后还有死亡黑气铺天盖地袭来,大有吞噬众人之势,远远的众人感觉已置身于地狱世界般,那种死亡收割逼近,叫人毛骨悚然,魂飞胆裂。

“小子,你找死。”矮小老妪暴怒道,原本安然无恙,而眼前的少年劈了七彩结果罩后,貌似触发了某种机关。

不仅是矮小老妪,很多人都恨不得撕了夜天涯,奈何死亡黑气浩浩荡荡笼罩而来,避开不及的人瞬间惨叫变成了森森白骨,众人大惊失色,面无血色,有很多人攻向外围的结界,纹丝不动,皆被反震重创。

内有滚滚袭来的死亡黑气,经过大地上枯萎的七色花残枝瞬间荡然无存,吸收后的死亡黑气更盛,似乎一切有生命的物质都被其吞噬。

众人惊恐万状,脸色煞白,后背紧紧贴着外围的结界,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很多人都祈祷能成为漏网之鱼。

“妈呀!这到底是什么鬼?”

“我的天,劳资要死了,媳妇还没娶呢?”

“我滴娘啊!夫人!夫君要死了,找个好人重嫁了吧!”

……

人的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有的是喜、怒、忧、惧、爱、憎、欲,众人没觉察到,这无影无形的七情化成一丝丝穿过黑雾,涌向玉棺。

面对死亡来临,有的人似解脱,有的人不甘,有的人为家里人担忧,有的人愤怒……

死亡黑气滚滚而来,每前进一步,众人的心越沉十丈,死亡的压迫,很多人直接无力的软趴在地上,下体流了一滩黄色液体。

“小子,你给老身解释清楚,怎么回事?我们还有救吗?”矮小老妪沉吟道,眼前少年定然知道什么。

“都得死。”夜天涯倒是冷静。

“你!老身先宰了你。”矮小老妪提刀劈向夜天涯。

众人大多一眼无神的望这边,反正都死还管小子干嘛?

当然,也有一部份人围了上去,都认为是这小子害死了他们,死前便宰了少年拉做垫背。

“一群无知的东西。”夜天涯沉声道,扫了众人一眼,都死了,还想着杀自己。

“公子,怎么办。”叶小溪面对死亡的气息,表现出了异常的安静,他相信公子。

“小子,找死。”

矮小老妪率先轰杀,轻巧刀身上迸发出道道金光,一道金芒蓦然喷涌而出袭向夜天涯。

夜天涯冷冷扫了矮小老妪,不言语,拦腰抱着叶小溪朝死亡黑雾里闪烁过去,叶小溪施展厚厚的护体冰墙罩着两人。

“公子,这个真的挡住吗?”叶小溪惊讶道。

“能挡住片刻时间,应该够了吧!”

众人表情全都惊愕,这小子找死?

叶小溪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冰灵之力,冰墙不断被死亡黑气一层层的蚕食,两人被黑气笼罩淹没,众人看不清。

片刻后,死亡黑气完全将众人笼罩,护体罡气也被吞噬,单单幸存的少部分人,仍苦苦支撑着,有人发现体质为五大精灵的人,金木水火土,稍微勉强挡住,但依旧被黑气慢慢蚕食着,死亡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夜天涯凝视着眼前的七彩结界罩,脑海飞速思索着破解的方法,眼前便是七彩铸魄阵,后来才知晓,这阵法以七色花为主能量源泉,铸就女尸七魄。

人死后,魂可以用绝世手段将其召回,而魄却瞬间散掉于世间。

七色花乃天地奇花,不如说是七色魄花,每一朵花都含有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等一丝七魄,一大片花海积少成多,又有七彩铸魄阵法加持,将花海内所有的七魄融入玉棺铸就女尸七魄。

七彩铸魄阵又以千人献祭,从七情中提炼取至喜、怒、忧、惧、爱、憎、欲为养料,滋润玉棺中的女人,说白就是铸就七情。

风飞扬以玉棺滋养女体,绝世手段召回三魂塑造七魄铸就七情,目的不言而喻,错代复活女尸。

经过万年后,玉棺中的人一丝机率复活,虽然微乎其微,但或许就是风飞扬最后能为她做的事,这个方法几乎绝迹,不知道风飞扬怎么拿到,绝对是惊天的大手笔。

“风飞扬还真是一个至情真男人,爱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都奋不顾身,修炼界有那么一句话,本公子一直嗤之以鼻,如今却深信不疑,男人一生中只对一个女人动真情,用情最深,付出生命代价亦无悔。”

夜天涯心里感叹道,纵然花心薄情的大帝也第一次佩服一个男人。

夜天涯还在感叹时,死亡黑气淹没众人后,吸收其身全部精华,比之前更浓,散发出的死亡气息更恐怖,叶小溪也感觉到了压力,再没有破解之法,定全都陪葬。

“小溪,你控制冰墙紧贴七彩结界壁,留出一道能容人形的口子,莫让死亡黑气渗入,本公子要撕裂出一道口子。”夜天涯准备用撕裂之术,对于阵法大帝而言,这是必须掌握秘术,斩杀申屠邪刀就曾施展过,一剑削平他的脑袋。

叶小溪照做,露出一道能容人形般的口子,夜天涯左手掐动法印,施展撕裂空间秘术,迅速笼罩在七彩结界壁,咝咝声不断,瞬间撕开了一道口子,而七彩结界壁瞬间又要愈合,夜天涯不敢大意,疯狂运转撕裂之术。

夜天涯额头满汗不止,施展撕裂之术法力耗费巨大,还是之前开辟出命俯,才勉强支撑得住,一道口子不断的被撕裂达到人形大小,夜天涯闪进去,随后叶小溪也闪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