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吹牛了,打扰了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362字
  • 2019-04-19 22:53:55

夜天涯转身走出几步后,从背后传来了一道戏谑的声音:

“阁下,偷听我等奇缘秘密,就这么一走了之吗?谁能保证你不会说出去?”

“哦?那你想如何呢?”夜天涯转身,眯着眼睛淡淡扫着白袍青年,他岂不知道这是拿他当试刀石,突破后想要在同门中立威。

“阁下,应该懂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周通冷漠道。

“周同师兄英明神武,我们现在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这小子万万不能放走。”

“是啊!还是周通师兄高瞻远瞩,我等差点酿成大祸,覆水难收啊!”

“这小子看起来修为怎么怪怪的,被宝物遮住了?把宝物交出来留你全尸。”

“唉!奈何吾不犯人,人偏要屠吾,有趣了,世界因此而绽放美丽的花朵,大道漫漫有冤魂作伴不甚寂寞啊!有趣至极,本公子一向喜欢热闹,别人的热闹也罢,自己的也还过得去。”夜天涯叹气一声,好似很无奈一般,在原地任由众人堵住出路。

“小子,你这是认命了吗?居然还杵在原地,让人颇为意外啊!既然把生死说的天花乱坠,也避免不了一死的结局啊!”周通有些意外。

少年为何如此镇定?

不清楚刚刚我突破到通灵境高阶?

难道世道变了,通灵境高阶没有威慑力了?

那么今天就从这里开始,震撼吧!我的小宇宙!

“你们守好出口,看师兄给你们演示通灵境高阶到底是何等的强横,师弟们看好咯!哈哈!”

周通满脸尽显得意之色,抬起右拳顷刻被暴涨的无尽闪耀白芒包裹,璀璨刺目,下一刻白芒拳呼呼贯空朝夜天涯轰去,大有轰毁一切之势。

夜天涯早有准备,这是他目前遇到境界最高的对手,怎敢有丝毫掉以轻心,法力早已暴涨周身萦绕,遂同样轰出一道透明的拳芒杀至,伴随着一声炸响。

轰隆隆!

两股力量才碰撞那么一瞬间,周通轰杀的拳芒以摧枯拉朽般轰炸了夜天涯的攻势,将其轰飞到百米之外砸出深坑。

人不知死活,高低立杆竹影,众人惊骇神色凝固。

“周通师兄太强了吧!这就是通灵境高阶借助天地之势形成的杀招,太恐怖!”

“这小子沉着镇定,还以为胸藏高仗呢!只不过虚张声势不堪一击的大草包而已,笑死我等不偿命吗?”

“咳咳!”

夜天涯从深坑中纵身腾出,啐了一口血,全身鲜血淋漓,心中低语。

”以目前实力抗衡通灵境高阶果然力不从心,自己的极限是通灵境中阶,显然自高阶过后一阶隔着一重天啊!”

“小子,你真的令人吃惊骇然啊!只受点皮外伤,不知道能否承受下一轮攻势。”周通神色一冷,在师弟们面前丢脸了。

看你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修炼初心消失殆尽?

骄傲自满?

这是你该拥有的吗?

纵然是本子才有资格,你不过一个笑话罢了。

夜天涯傲然锵锵还击道,然后取出伐天九龙剑横在身前。

伐天九龙剑宛若从冰潭中爆出,闪烁的寒光顷刻刺痛众人的眼眸,叫人不寒而栗纷纷再退出十丈观望,心惊神往这柄剑那张扬锋芒四射,同时眼眸爆出无尽的贪婪之色。

“小子,将你手中神兵交出来,我还可以饶你性命,这等神兵利器自古有能力者居之,你连一招都无法抗衡,何德何能配有神兵。”

周通眼眸燃烧着无尽贪婪之火。

纵然只有身为通灵境高阶的他有资格!

想到此,周通浑身激动不由一阵痉挛,神情怏然。

“窥本公子手上宝物的多少人,下场神魂皆灭,你的贪婪将葬送你的性命。”

夜天涯话音落地,斩出一剑后便闪电般冲杀过去。

“砰!”

周通抬手挥出一掌拍碎数道杀伐剑光,遂冲上去轰出一道恐怖拳芒直取夜天涯脑门,欲一拳轰击脑袋开花。

”砰。”

夜天涯顷刻间挥剑倾洒出百道剑光将拳芒尽数碎裂。

“挡住了?”

两人临近已有十丈之近,这是极度危险的距离,稍微不注意便被对方袭杀。

周通周身形成厚厚的战甲护体,这是通灵境高阶者对天地之势绝强控制,将体内灵力同天地之势产生共鸣形成护体战甲,防御惊人,以十名通灵境中阶最强一击不一定轰碎,这也是周通敢以近身对抗那闪烁着冷光的绝世神剑。

周通复携一道狭长拳芒轰向夜天涯胸口,轰碎一切般势不可挡。

诸人只见夜天涯闪烁回剑,猛刺将拳芒从中间硬生生贯穿,势如破竹般直取周通拳头。

砰砰砰!

周通神色遽变,不可思议,眼看剑尖将要洞穿拳头,仓促抽回拳头,左掌顺势拍向夜天涯脑门欲让他撤回利剑攻势。

夜天涯早察洞机,若继续攻势,便被周通的左掌拍碎脑袋,纵然他损失不过一手臂而已,买卖着实划算。

夜天涯心转如电将利剑抽回扫出冷芒。

砰!

夜天涯被剧烈的冲击横扫十丈之外,而周通的护体战甲全盘将这股冲击余波卸掉,毫发无损。

诸人屏息惊骇。

这就是通灵境强者,单单凝化那护体战甲我等也破不了,着实恐怖。

周通师兄真威猛霸气,非配神兵不可,可谓如虎添翼谁人能敌?横扫当代。

……

“小子,这就是通灵境高阶强者,远程近战都有借势天地之势的强化,不是你能抗衡的,乖乖交出神兵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周通得意笑道,初尝到该境界强横之力,战斗力比以前暴涨可不止十倍,一阶一重天丝毫不假,先辈诚不欺我也。

另一边,夜天涯拄剑爬起,体内的经脉尽数被震碎,整个人如破碎漏缸般鲜血直飙,但那清瘦的身躯如利剑般挺拔锋芒,剑骨铮铮。

“确实深有体会,之前是本公子吹牛,打扰了!后会有期。”

夜天涯话音未落,便施展瞬移术往外疾驰,守着出口那人见此吓了一跳,急忙轰出一拳砸向夜天涯,然而夜天涯一剑扫飞后直接贯穿其脑门,速度无与伦比。

噗!

那人头颅血喷如柱,夜天涯一闪便没了影子。

“啊!你小子找死,老子要杀了你!”

反应过来的周通愤怒暴喝道,这谁也无法料到这少年突然爆速斩杀一人,事了拂衣去。

怒火中烧的周通完全发疯,施展平生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嗯?

万径人踪灭。

随便惊天怒吼。

“小子纵然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湮灭你。”

夜天涯狂奔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纵然是有前世的部分记忆,在绝强力量面前他也不是无敌的,只能实行战略转移。

古人曾言,有仇当场就报,若未遂,古人还有一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只能出此上策了,夜天涯悠悠安慰自己道。

夜天涯明知,这方虚空中任何悬空力量使用会受到惩罚,这就是大大打折了他的实力。

近战如何抗衡?力量对碰就被震重创,即使有极致锋利的神兵也无济于事。

时不利兮!战败史上又点缀了淡淡一笔!日后必十倍让他偿还。

显然周通也清楚这一点,两人遂近战厮杀。

全身宛如被刀切般剧烈的疼痛感此起彼伏的涌向脑海,夜天涯疼的龇牙咧嘴尽抽凉气,赶紧从空间戒指胡乱翻出治疗丹药,一股脑的便往嘴里送,莫管什么效果不效果的。

命之体质确实了得,不愧是疗伤体质中名列前茅,片刻后夜天涯身上的伤口恢复得七七八八,遂龙虎大步朝不知名的方向走去。

“夜天涯!你怎么在这里。”

一道声音从左侧远远的传来,夜天涯循声望去,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是何人。

“哈哈!这不是浪荡剑公子吗?到哪里都有你浪荡的影子。”

夜天涯含笑道,能遇到熟人也是意外之喜。

“这鬼地方都分不清东西南北,如同无头苍蝇般乱窜,在道上亦看到不少人获得机缘,你可知道什么原因?为何我等没有感应到?”剑有意郁闷说道。

“据本公子推测,像墓地般的小山包,或许真的是墓地,每一座小山包便是有一位墓主人留下的精神意志。”

“若是感应到有人修炼功法等符合自己的要求,便赐于奇缘。”

“然而,你没发觉虚空有奇异的力量吗?那便是绝世阵法的力量,守护所有的墓地不受人恶意破坏。”

“只有这个推理才符合目前情况,但是这些强者为何留下如此多的墓地呢?这些墓地未必就埋葬有尸骨。”

”衣冢墓!”

“这更像是有预感的死亡,提前布置身后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夜天涯一口气将当前的情势具体分析一遍,听者眉头深皱。

“目前也只要这样的猜测比较吻合,但是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方向,那便是众多的强者为何集体都有统一的意识?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要湮灭他们?”

剑有意皱眉思索,道出最后问题核心所在。

夜天涯隐隐有猜到,因为只有那存在才能威胁到众多强者,细思恐怖,同剑有意解释他也不懂,这个层次他暂时触摸不到。

知道的多不一定对剑有意有益,或许可能适得其反的不良效果。

“走吧!这些问题以后你会知道。”夜天涯说道。

剑有意也不介意,他隐隐有猜到夜天涯知道些什么,既然他未言肯定有其道理。

两人所到一处,有一群人朝前方极速狂奔,但有听到价值的谈话,不由侧耳细听。

“听说前方有一座高峰,有些人在那里获得奇缘,我们不能落后了。”

“我也有听说过,赶紧走。”

“跟上。”

夜天涯遂追那群人而去。

片刻后,远方一座光秃秃的高峰呈现在两人眼前,旁边环圈有十八座规模不小的山峰拱卫,看出那中央大山地位必然凌驾于周围一切。

而且,十八座小山峰却连成一座阵法将高峰护在中间,把三千人阻挡在外,从外边无法窥视其内,诸人皆不明高峰中有何玄机,神色透露出无限的好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