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万道霞光出异宝?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447字
  • 2019-04-10 14:46:17

远处观战的众人,其中有一老着,童颜鹤发,掐断了几根白胡子,浑浊的双目仿佛迸射出睿智的精光,对旁边的徒弟道:“看出来了吗?”

“古长老死了,才看明白。”那弟子道。

“说来听听。”

“之前,看似少年故意不敌,一直躲避古长老的攻击,追逐于空片刻,又以高峰为掩体,意在消耗古长老的法力,最后来致命一击。”

“你只知道其一,还有其二。”

“弟子愚钝,请师尊拨开云雾。”那弟子恭敬道。

“从开始少年就没真正的出杀招,只是出不痛不痒的几招,算得上杀招也就从火海脱困的那一招,一直在与古家长老拼消耗,古家长老火海世界维持需要的法力必定是巨大的,少年知道这一点,古家长老肯定也知道,所以他先示弱,不停的用言语激怒古长老,争取生机,少年从开始便知无法同古长老正面硬碰,出场第一句话就激怒古长老,一步步设下计谋,好阴险的少年,可谓心思缜密。”老者徐徐道来,他也是震惊连连。

“弟子,好像明白。”那弟子恍然大悟似的。

夜天涯斩杀有通灵境的古家长老后,在众人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纷纷将消息传回家族,查少年的底细。

有人也发现了,这少年早上才追杀魔道的高手萧老魔,下午又斩杀古家长老,后又有人推断,魔道幽冥鬼婆,申屠邪刀也被这少年灭杀,随后有有人查到,昨日又斩杀铁血团两位团长,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如一颗星辰爆炸一般,席卷着葬月森林和附近的古城。

后来,有前辈高人曾推断出赤鳞巨蟒可能守护的是赤果烈焰,才引起了魔道高手的争夺。

那么,少年必定拿到了,可是这已是五日之后的事,恐怕少年要就把赤果烈焰消化了,一群寿元将尽的老辈高手吹胡子瞪眼,呜呼哀哉,痛之,当然这是后话。

此间

谁也没注意到,古家的那位青年早就溜之,快速回家族,估计是搬援兵要来追杀夜天涯。

一个时辰后,某条大江。

大江水浪翻翻滚滚,气势磅礴,那浪拍礁石,激起惊天巨浪,震耳欲聋,宛如一头咆哮的巨龙。

此间,一群少年在大江前,叶小溪背着夜天涯,其他少年本想帮忙,叶小溪严词拒绝,公子是为救他而受害。

夜天涯浑身被烧焦,一路上疼呲牙咧嘴,此时他要去江边清洗,他本是极为爱干净之人,不然也不会独独钟爱白衣。

“小溪,你们先退出,本公子先洗个澡。”待众人离后,走进河水浅的地方,河水极为清澈,冰凉的河水袭遍全身,刺激着伤口,夜天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夜天涯不知怎么就想起前世的一些趣事,话说某某女子在森林的水潭中沐浴,被某某男子路过偷来,然后被女子发现后,大怒之下,追杀男子,不料纠缠之后阴差阳错的生出情愫,结成道侣的狗血故事,当然也另一个版本,男女换位而已,男的沐浴,女的不小心撞到……

想到此,夜天涯星目不由四处张望,心里嘀咕道,不会有某女子偷看吧!顿时紧张起来,女人紧张可以理解,我一个大男人也会紧张啊!猛的离开河水穿上衣服后稍微安心。

唤上叶小溪等众人,寻一处安静的地方,恢复后再作打算。

看着夜天涯还一脸烧黑的模样,叶小溪心痛之余,又想笑,原本公子极为英俊脸庞,此时却是漆黑无比,如黑碳头般。

“想笑就笑吧!”夜天涯无语道,顿时众人捧腹大笑,之前的种种阴霾似乎消淡了许多,夜天涯脸色更黑几分,本来就烧黑,众人也看不出来,夜天涯不由感叹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九天大帝都被这一群少年的青春气息感染了。

“哈哈哈”

过了一刻钟。

一处安静的地方,夜天涯盘膝而坐,手里端详着那颗赤果烈焰,它表面冒着淡淡的火焰,想起它的功效,不由激动起来。

夜天涯直接一口将其吞噬,顿时感觉有一头火龙般,从喉咙肆掠到四肢百骸,灼热燃烧的痛感让夜天涯疼的咬牙切齿,几度欲昏死过去,等稍微能控制的时候,夜天涯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这股药力冲进命俯,按命之篇的功法路线筑俯壁,导气血蕴养,巩固命俯,另分出药力冲击气穴位,一切都在进行中。

脑有识海,藏灵魂,谓识俯;胸膻中穴,藏生机,谓命俯;脐下三寸,藏灵气,谓灵俯;命俯掌生机,生机乃人根本,生机无即命休矣,气血盛则命旺,气血中的“气”是灵气所衍,血又是能蕴养出“气”,若开启出命俯,夜天涯可以把“气”转化成“灵气”供其使用,相当比常人多一个潜在的灵俯,但是不能过度使用,气亏会导致严重的后果,血液的运转必须由气去推,过度使用气会导致血液停止运行,若能开启命俯就不一样了,命俯可蓄藏气,也可以滋养血,这是一个循环生息,亦是命之说的第一篇。

命之二篇是人体七百二十气穴位的开启,气穴打通可以蓄藏气,气穴虽小,但胜于多,每二百四十位气穴相当于一个灵俯,全部打通相当三个灵俯,再加上命俯,夜天涯比常人多出四个灵俯,这是命之时空体质的可怕之处。

要知道,前日夜天涯有吞服九凤造化丹淬炼过气血,可以说现在他的气血最为纯粹,最为旺盛,今日又有赤果烈焰淬炼气血,两者加起来,待命俯开辟出来,气血可以蓄满命俯不在话下。

此时旁晚

夜天涯悠悠从修炼状态中醒来,命俯已经开辟出来,气穴开辟出十位,整个人神采奕奕,生机旺盛,乃是命之体质使然。

叶小溪就在旁边盯着他的黑乎乎脸庞,夜天涯有所感应,倒是忘记了,生机旺盛,使皮肤重新生长轻而易举,随即运功疗伤,不一会儿头发重新生长起来,全身的皮肤像孩童肌肤般细嫩,夜天涯可不喜欢自己有这类皮肤,待往后慢慢恢复,叶小溪调皮的捏下,感觉手感很好,可把叶小溪羡慕嫉妒恨。

“你怎么还没休息。”夜天涯随即问道,他知道葬月森林晚上不能修炼,此处鬼哭狼嚎的,不适宜修炼,不慎可能走火入魔。

“我在……等公子……”叶小溪如蚊子般的声音,她一个人晚上睡确实害怕。

“额!”夜天涯哑然失笑,然准备要说的那句话却硬生生咽下去,那句话是“小溪啊!往后的路很长,学会独当一面,本公子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

因为他分明看懂她美眸中藏着一种信息,仿佛是“公子是我的全部,是我的依靠,公子在的地方就是家。”他想,叶小溪跟自己六年,难道这点基本的要求也要拒绝吗?她还是个女孩子,未免太残忍了吧!人生漫漫,亦不知往后哪天便一命呜呼,现在有这短暂的美好时光,应珍惜眼前人。

饶是他前世有另外一个称号“恶魔大帝”,杀人如麻,恶贯满盈,花心薄情,是上界人人都不容的大坏蛋,此时也有一份柔情从心底燃烧,或许是重生后十岁之前的那段时光,没有前世记忆的影响,铸就了另外一种性格,夜天涯是这般想的,望着那她那清澈的目光,他内心深处藏着的那份柔情徜徉而出,二话不说便拦腰抱起叶小溪进了帐篷。

猝不及防的叶小溪不禁娇嗯一声,脸上火辣辣的,心乱如麻……

可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叶小溪有点淡淡的失落,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轻声道:“公子,万俟凤今午时曾说,有万俟长老的消息了,是出事那天发出的。”

“有说身在何处吗?”夜天涯询问道,强者发出的传讯乃是一种精神意志,若本身修为越高,那么精神意志留存的时间越长,几百年也不奇怪,但是载体很重要。

“说是在离赤鳞巨蟒往南约距五十里。”叶小溪继续道。

“嗯!睡吧!”夜天涯抱着叶小溪,上次他因侧着身子睡一夜,可饱受折磨,这次抱着她,单人的帐篷刚好适合,美美的睡一觉,他不可能有别的想法,他深知素女仙体的忌讳,再说,他也是心灵纯洁的少年。

翌日,清晨。

“万俟凤,传讯玉。”夜天涯朝她索要。

万俟凤虽不明所以,还是将传讯玉递了过去。

夜天涯放出灵识感应,传讯玉中残留的精神意志依旧还在,随后夜天涯问道:“万俟长老,修为几何?”

“通灵境初阶。”万俟凤回道,随后又补充,“爷爷说误入阵法中,那里全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无边无际的花海?”夜天涯想了想,没有听过有这类阵法,或许是碎片记忆不全的原因。

辨认方向,夜天涯率众人朝南边走去,放开灵识探究最佳路线,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杀那些妖兽。

午后,众人寻到那处,那是一片大峡谷,说是峡谷还不如说是平地,纵不知其多长,望不到深处,而横有二十余里全是雾气缭绕,氤氲腾腾,里面情况处于一片神秘朦胧中。

然而,这片空地上占满了人,估计也得有十万多人,不仅是人族,还有兽族,妖魔鬼怪,皆望着谷中,似乎在等待什么。

夜天涯也不急,先从众人中探听消息再做打算。

“前五天,有人曾看到山谷中有虹光冲向天际。”

“这是要有重宝现世的征兆啊!”

“有人曾进入山谷,一直未出来,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可能是阵法,迷惑、困类灵阵。”

“有前辈高人推衍,今日申时山谷中的雾气会淡出一半,就表示开启,可以进入寻宝。”

“还一刻钟时间。”

片刻后,众人只见雾气中,一片片霞光冲天而起,先一道,二道……百道……千道……万道……整个山谷宛如是霞光的世界,美轮美奂。

众人大惊之余不由眼里闪烁贪婪神色,万道霞光代表的是什么?很多人清楚,旷世机缘奇缘,天地重宝异宝,每得到一样,不是修为飙升就是实力增强,谁眼能不红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