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斗破天的七星族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722字
  • 2019-04-17 12:15:22

五人瞬间莫名其妙的毙命后,夜天涯不敢用灵识之力探测,生怕步入后尘,其深坑的银棺夺人魂魄,着实恐怖。

“银棺”两字没入夜天涯的脑海里,心有所动,前世太叔九天所处的近古时代,夜天涯重生万年后,亦不知近古时代结束后大人物们命名为何纪元,但是以近古时代往上推,乃离暌纪元,有最著名的斗天家族-七星族。

“七星族擅长星占之道,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利用星象推演天道变化,以占星术截取天机,此乃大道禁忌,通常时不时降下神罚之光湮灭,七星族活在天道的噩梦里。”

“离暌纪元初,七星族第一代大祭司月江流,他创的三元占星术推演出七星族往后将有灭族劫难,乃天所赐,他机关算尽也无计可施。”

“有一天,他在河边观鱼嬉戏,连连感叹天道对他七星族的不公,还不如鱼儿自游自在的快乐,生在天道之下,亦如活在噩梦里,他欲改变现实,他不甘,他愤怒,他恨天,既然天道无情,他欲踏破这天,天要灭他七星族,他便灭天。”

“欲灭天,须铸造伐天重器,经过一万年不计代价的推演星占之术截取天机,得知铸造伐天重器所需七十二种材料,他便举全族之力寻找其材料,奈何天材地宝哪有那么容易寻找,未完成任务的他被天道察觉,降下神罚之光湮灭。”

“第二代大祭司继承他的意志,万载费尽心思才能寻到九种材料,便被天罚陨落。”

“第三代大祭司亦是如此,直到第八代大祭司,终于寻全七十二种天材地宝材料,还没得及铸造便被天道审判陨落。”

“第九代大祭司是自月江流后,七星族最耀眼的大祭司,他以万载在地心铸造伐天重器,伐天九龙剑。”

“当铸成伐天九龙剑那一刻,天道降下神罚之光湮灭伐天九龙剑,而第九代大祭司岂容天道放肆,提剑便与天斗,那一战谁也不知道结果是如何,只知道九代大祭司消失了。”

“第十代大祭司寻得伐天九龙后,发觉伐天九龙剑已暗淡无光,便将铸剑余下的材料再加天材地宝铸造葬天银棺蕴养伐天九龙剑。”

后有记载一七星族人醉后轻吟:

“清清小溪,先祖观鱼戏,感天无情,誓踏灭天,机关算尽终知铸剑需七十二材;二祖承志,万载呕心沥血寻九宝;三祖踏遍山河终被神罚;四祖蒸洋凝玄海之心;五祖焚山融地炎之心;六祖葬星逆取辰之心,七祖屠刀血洗天下聚材;八祖以身蕴孕剑魂,九祖提剑同天斗九十九夜,十祖造棺滋剑。

葬天棺盖一掀尘世惊涛怒浪,

伐天九龙一出寰宇风云变色。

三元星占一算天机何罪之有?

七星月氏一族斗天不死不休。

天欲亡吾族,倾祭十代九命,以伐天之名铸剑,以葬天之名造棺,灭天,伐天,葬天,试问足否?够否?”

夜天涯感叹,历来同天斗的不乏强大家族,但是以九代大祭司之命为代价的家族,唯知道有一家七星族。

那么眼前便是七星家族所铸造的葬天银棺,其中是否还蕴养伐天九龙剑?深坑所刻画的阵法或许就是月江流所创的三元占星阵法,用来推演天机的大阵。

那么祭坛上石鼎所刻的任睢族与七星族相隔年代久远,七星族为何要刻任睢族敬水神的那段故事?

七星族以推演天机著名为世,或许能推演出某种玄机,也就只有七星族得知了,目前夜天涯无处考证。

不管怎么强大的七星家族,离暌纪元末还是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在荒原古地有七星族活动的痕迹。

收起回忆,夜天涯目前想的是,如何有何办法收取三元占星阵法中的银棺,此阵法能攻击灵魂,危险之极,但是伐天九龙剑他心动了,曾同天斗的纪元重器。

据说其剑曾斩过九龙故此而得名,传说是真假只有七星族第九代大祭司本人知晓,因为他是历代大祭司不惜代价后的最终集成者,只是他最清楚伐天九龙剑的本身。

以他目前微末造诣,要破阵法显然不可能,要以太叔九天的阵法造诣,或许还有一丝可能,可他现在没有全部的记忆。

“小溪,你退后。”夜天涯凝重开口道。

“小心点。”叶小溪知道他要干嘛,不放心说道。

众人看到夜天涯欲要动手的姿态,皆是期待,看他有何良策?众人各怪鬼胎。

夜天涯首先涌动法力凝聚大手,便朝阵法银棺抓去,轰了一声,银棺上出现一道阵法结界挡住大手,夜天涯被反震震飞,气血倒流翻滚,吐了一口鲜血。

心道:“还真是强大阵法,随手一击就造成如此大的效果。”

“兄台,可看出是何种阵法?”有人疑惑问道。

夜天涯懒得理他,继续观摩阵法刻画纹路,欲从中窥探一丝契机。

那人见夜天涯无视他,不由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只见,阵法按星象占位而刻,夜天涯亦看不出,三元他知道,元阳,元阴,元星仅此而已。

三元代表什么他尚不清楚,既然是占星术,肯定是跟天上星辰有关,以三元为命基,其上有多少星辰,又是什么关系,不是他擅长之道。

巧取不通,豪夺呢?

该阵法夜天涯估计,至少有一个纪元之久,其能量亦磨灭不少,又因今古时代的大道磨灭,定十不存一,但也不是一人能破之,必须借众力破之,定计后夜天涯悄悄给叶小溪传音。

夜天涯朝众人开口道:“本公子观银棺内定有绝世宝物,该阵法威力目前十不存一,大家共同以力破之,到时候各凭本事争取宝物,如何?”

“你们有三人,若破之,我等势单力薄如何与你争斗?你好算计啊!”

之前被无视的蓝衣阴霾青年讥笑道。

“是啊!说的不错。”有人附和道。

夜天涯冷冷扫着那几人道:“想要宝物又担心他人算计,你就这点出息,还不如滚出去。”

听到夜天涯讽刺的声音,那几人面色布满了阴沉,欲动手。

夜天涯再声厉喝道:“你动手试试,本公子让你走不出这里。”

一人忍无可忍便拔剑要轰杀过来,在他动手之时,夜天涯闪至他身前抢先动手,一掌拍碎他脑袋。

“这就是后果,不知死活。”夜天涯冷冷道,黑眸扫着那几人,随后又补充道:“你们怕本公子,可以组队。”

众人皆惊,居然有人如此把自己推向风尖浪口上,明目张胆吸引仇恨。

此时,百人各怀鬼胎,还未开始亦算计把利益得到最大化。

夜天涯无视他们,开口道:“开始吧!”

众人再怎么不愿意,也没有人拦住,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夜天涯是吸收众人的视线中心,乃在明处,谁也不会傻傻指责夜天涯暂时领导地位,有很多人都隐隐在暗处布置,谁也没有注意道叶小溪自夜天涯让她退出去后,就没有上来。

众人有准备的轰击银棺上淡光结界,没有再被震飞,皆是出工不出力之辈,夜天涯也不管,众人心思他岂能不明白。

“轰隆隆!”

攻击一会儿仍然不见其效果,夜天涯再次开口道:“停!这样效果甚微,没有把力量用在点上,白白浪费灵力。”

“那你有何良策?”有人道。

“众人以连绵不绝之势攻击才有效果,都听本公子号令。”夜天涯说出计划。

“好!我们听你安排。”有人率先道。

“我们有一百余人,分为一,二,三组等三组,一组攻击时,二三组蓄势待发,轮流如此攻击,听本公子号令后攻击,不许任何人擅自出手,不然大家一起攻击他。”夜天涯开口道。

“好!我没意见。”众人回答道,都道这个时候了,先让他得意会儿,一会儿弄死他,还有那个小妞!

嘿嘿!

有这样想法不在少数。

把众人分为三组后,将细则道出后,夜天涯在一旁指挥,宛如一位将军发号施令,好多人不服,今天被一个少年牵着鼻子走。

耻辱啊!

“一组准备。”夜天涯令道,待众人蓄势后,仍不见发号攻击指令。

“你为何不发攻击指令?有何居心?”有人不满道,都蓄势法力老半天了,又不能自己先攻击的话,会被这货拿做文章把自己推向风尖浪口上。

“你,还有你,你们几个为何藏私心?这叫出全力?”夜天涯冷冷扫这欲浑水摸鱼,出工不出力的家伙。

顿时,众人其刷刷的看向那几个人,怒道:“你们想被群攻吗?”

当要损害自己利益时,不用夜天涯点出,都有人出手斥责他们,夜天涯要的就是此效果。

那几人顿时脸色苍白起来,恨恨的盯着夜天涯,再度涌入法力蓄势。

“放!”夜天涯开口发出第一道指令。

霎时,炸响声在沉闷的地下空间响起,山摇地动起来,仿佛地底将要坍塌了。

第二组早已经蓄势待发了,待会儿却不见夜天涯发攻击指令。

有人怒道:“你为何不发指令?”

夜天涯慢悠悠的道:“有人出工不出力,打算浑水摸鱼。”

“谁特么的,再如此老子先宰了他。”一青年怒道。

夜天涯随意指出几人,其实,大家都是出八分力,这是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说破,夜天涯当然知道,他要的就是这些人进入他设计的计划圈内,即使他们全部十分出力,他也要故意找茬挑出毛病。

被点道的几人又气又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少年,太特么可恨了,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而远处的叶小溪却知道公子要干嘛,肚子都要笑得快憋坏了,心道:“公子不仅坏又阴险,不过还是很可爱的。”

这次夜天涯直接攻击指令,第二组全力攻击,轰然一声,众人定睛一看,仍然不见有任何裂缝。

第三组众人已蓄势待发,等着仍不见夜天涯发攻击指令,众人不由扫向第三组的人,看谁在暗中作怪,而第三组的人都暗暗又加大量涌入法力。

夜天涯见好就收,过度效果会适得其反,随即不在挑众人的毛病,三组人员轮流的连绵不绝攻向银棺形成的结界罩。

为了防止众人猜忌,夜天涯在第三轮众人攻击时,跟着第一组众人攻击,本来想找夜天涯站着不出手,留存法力待最后出手抢夺的众人,皆暗道这货狡猾得很。

“轰隆隆!”

炸响声一波接着一波,众人都感觉法力耗了大半,仍然不见有个效果。

其实,也有人发现身后的叶小溪,但是不在意,一个空灵境初阶在此处能翻出什么风浪,随便一个人就出手打败她。

大约过了半刻钟,在强势的攻击下银棺上阵法顿时出现一丝丝裂缝,众人皆蠢蠢欲动。

“轰隆隆!”

终于承受不住众人不间断的轰击之力,银棺上的结界罩龟裂后,直接被轰碎了,已经有人欲闪过去抢夺宝物。

这时,意外情况发生了,众人皆面露愤怒之色,该死的混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