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任睢族的传说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523字
  • 2019-04-16 17:54:00

漆黑虚空中,目不能视,灵识之力窥探不到边,两人似乎感觉虚空中有异物在振翅而来,几息时间后,两个终于看见绿油油的异物眼睛在闪动,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扑来。

叶小溪急忙施展冰雪世界,顿时两人周围大雪纷飞,冰冻之息荡漾朝四周虚空,漫天的异物纷纷被冰冻坠空,后续皆是如此。

夜天涯点燃灵力,隔空摄取一只异物细看,额头单眼绿油油带些嗜血,双翅薄如蝉翼,身漆黑如碳,嘴嗷嗷张开露出细细锋利獠牙,这不是生活在地下的暗噬地虫吗?

叶小溪也细细观察夜天涯手中的奇怪异物,不由迷惑问道:“公子,此为何物?”

“黑土沼泽中的污秽之物暗噬地虫,以腐烂恶水为食,沼泽中等级较低的虫兽,连灵兽最低初级都排不上,为何会有这么多?”夜天涯也有些疑惑,它依靠黑土沼泽而生,难道附近有沼泽被狂风淹没了?那它如何逃过一劫?

片刻后,虚空中暗噬地虫被叶小溪的冰雪世界全部冻结坠空后,两人缓缓坠空落下,欲寻踏地之处,半空中两人感觉恶臭的气味袭来,腐烂泥土恶水气息,急忙运功排除体外。

夜天涯点燃灵气大盛,终于看清楚下方是黑土沼泽地,漆黑星空下不知其多广。

而沼泽地中烂泥在翻滚,貌似有活物滚动,一息后瞬间破土而出异物张开血口朝两人袭来,毫无征兆的突兀危险气机袭来,夜天涯急忙携叶小溪连连升空,刚所在的位置郝然出现一张如小山丘的血口一合,异物扑了个空。

夜天涯瞬间一瞥见异物,全身漆黑如泥,两只眼睛妖异血红,体积如小山丘,亦不知是何物,乃是此地见到第二种异物,此空间隔世不知多少纪元时光,莫非是远古异兽不成。

据传说,远古异兽翻山倒海,腾云驾雾,易如反掌,以刚才异物的能力显然不可能,那又是什么?

夜天涯正思考期间,漆黑星空中远处有一束光,一息之后如白昼,天色重新恢复往昔。

下方是一片一望无际黑水沼泽地,静悄悄宛如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乃一片毫无生机的死地。

选择一个方向,两人极速御空而去,约过三个时辰后,眼前出现座旧城池,周围是郁郁葱葱的蔓延森林覆盖,而城池中有很多人在查探。

最引人注目乃是其巨大的广场中,有一座凸出地面十丈的祭坛,祭坛台上有三角石大鼎,高一丈有余,鼎身刻有人类活动的图案。

此刻,有很多人皆在观摩,有十大宗门的人,也有各地宗门的人,共计百人左右,紫映婳郝然在列,其他人夜天涯与叶小溪皆不认识。

紫映婳看到两人联袂而来,惊喜的朝夜天涯打招呼,道:“夜公子,没想到这里遇到你。”

“与紫姑娘亦有缘,到哪都相遇。”夜天涯轻笑道。

刚说完,夜天涯感觉腰上传来痛感,不用猜也知是叶小溪拧的。

周围的人瞬间看呆了,少女一笑宛如百花齐绽,让人心旷神怡。

不管两人,夜天涯径直上前,观摩鼎身刻画的图案,这是一尊柱型圆鼎,其刻画的图案栩栩如生,从第一副图连着看起,瞬间一副画在脑中演化。

“老人在小河边捕鱼,一条似鱼非鱼的奇怪鱼,老人使出浑身解数未碰其分毫,无奈之下准备离去,奇怪鱼却自动游到老人跟前,老人顺势轻易抓取,待抓到手心时,老人吓了一跳,这分明不是鱼,而且是一颗鱼型怪石。”

“老人拿回部族后,族人纷纷围观,很好奇这到底是何物?而在这时鱼型怪石显化了,告诉众人只要每六年都祭拜它一次,且部落名改为任睢部落,以示是自己所庇佑的部落,便可以指点众人找到安居乐业之地,众人应允,鱼型怪石便指点众人逆水而上可寻到安居定业的极佳之地。”

“任睢部落族人都深信不疑是神灵显化的指点,便逆水举族迁移,果然是寻到鱼水之乡,而且种植谷物每年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任睢部落族人纷纷感激神灵的恩泽,便依诺设坛祭拜神灵,并敬为水神,每六年一次都隆重供上最上等的贡品。”

“经过多年祭拜后,任睢部落族人未曾见水神再显化,恐它离去不再庇佑,任睢部族大祭司想出一个办法,祭拜时酹酒于神灵显化石上,有灌醉挽留之意。”

夜天涯从画面中出来,震惊遥远纪元的先民祭祀活动如此神奇,以今古而言确实不可思议,它披上一层朦胧的神秘面纱。

此祭坛应该不是遥远的纪元所设,年代久远早不存在,祭坛或许是任睢落族后人设祭,那么,任睢族人设祭坛有何意义?

荒原古地的人随着遥远纪元的天地浩劫中湮灭了吗?

夜天涯想到一种可能,不管是大能们争取大曜日七星阵,还是任睢族人,目的有一个,躲避纪元的天地浩劫。

遥远纪元中天地浩劫到底有多么可怕?这答案只有处于那个纪元的人才知晓。

突然,夜天涯记忆碎片刺痛一下,想起前世与那位前辈论道时,他曾提起关于任睢族人一些典故。

“话说,任睢族人曾是遥远纪元中的部落大族,天地浩劫来临前,大能者们为了抢夺天地机缘,躲避天地浩劫,出现纪元大乱,任睢族亦受到不少的冲击,族中强者为护送族人撤退以命断后,才得以转移延续。”

“任睢族人为感恩以命守护他们的族中强者,便设坛祭祀,然任睢族分支较多祭祀时间混乱,任睢族大祭司便以族历中每年廿盛端月定为祭祀月,每分支祭拜七日便轮到下一分支,共计四十九天。”

据有关记载,遥远纪元中祭祀一道极为盛行,任睢族擅长此道,是名副其实的远古强大贵族,再有其它的记载几乎绝迹了,祭祀之道终究还是淹没在漫漫的远古纪元车轮下。

夜天涯走下祭坛,走向旧城中去,扑面而来的远古气息,他能感受到某个纪元中,在同一冷月下这里是何等强大种族的修炼之地,从旧址中可以看出,城池规模壮阔宏大,除了祭坛较依稀完整外,几乎找不到任何修炼所用之物。

回头望向祭坛时,夜天涯总感觉不对劲,言不明道不出的感觉,似乎祭坛没有那么简单。

“轰隆隆”

凸出地面的祭坛突然向下陷入,众人如惊弓之鸟作散,几息之间,深渊洞口遽然出现于众人眼前,好奇之人朝洞口往下看,宛如黑洞般不见底,袭来阵阵的凉风,有人拾起石块往下投,不见任何回音,众人皆面面相觑。

夜天涯靠近黑洞口,原祭坛是筑在黑洞上,是否有某物触动机关导致其沉陷,这其中可有何玄机?

百人皆面露惊色未消,对于未知事物都抱着恐惧心里,未有人下去探测黑洞。

夜天涯好奇黑洞究竟藏有何种玄机,朝叶小溪与紫映婳道:“你们两人在此等候,本公子下去探测。”

面对神秘的远古种族,他没有把握能护住两人。

紫映婳听到此话,顿时不乐意,道:“本姑娘不需要你保护。”

叶小溪这次反常的不听劝告,开口道:“本姑娘也要下去。”

“额?”

感觉气氛似乎不对劲的夜天涯,无可奈何。

夜天涯携着叶小溪跳去,紫映婳哼哼跟在其后,众人见有人下去了,担忧机缘被先截取,便纷纷涌入。

夜天涯控制坠空的速度,越往下越感觉寒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仿佛有青面獠牙的巨兽盯着等着他们慢慢逼近,然后给其致命一击,这种感觉从四面八方袭来,越来越烈,事不宜迟之下夜天涯试着释放灵识之力覆盖,察觉到有不远处有洞口,松了一口气便轻飘进入。

呈现眼前是一条宽敞甬道,迎面而来的冷风夹带着让人胆裂心惊的气息,一种下一刻仿佛就要直穿灵魂深处危在旦夕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夜天涯急忙运转功法凝聚护体战甲,把这股气息挡在其外,稍微松一口气。

夜天涯扫了后方之人,有的人战战兢兢,瑟瑟发抖仍然不肯后退,不管他人如何,夜天涯携叶小溪小心翼翼的前行,生怕触碰到任何不该触发的机关阵法之类。

“咔嚓”

轻微一声在甬道中格外刺耳,夜天涯低头看了脚下,显然是踩在枯朽颅骨上应声裂开,那头颅骨仿佛跟他切骨之仇,下一刻就要敛骨回魂复活起来同他厮杀那般。

夜天涯直接一脚将其踢飞。

夜天涯再释放灵识之力查探前方情况,尽然是被某黑洞吞噬去不复返,不敢再测,漆黑浓浓的甬道最多可视范围在十丈之内,又有阴风阵阵袭来,行走速度极慢,约过一刻钟,前方景象令人染神刻骨,终生难忘。

累累堆积人骨如山,从骨架姿态上看,死前承受极大的痛苦,不甘,愤怒,无力,地上零七八落有几具骨头,面朝下的后脊椎骨有裂开痕迹,面朝上的胸前肋骨有折断痕迹,这到底生前是遭受到怎样的杀戮。

众人再往前走,有人用法力激活夜明珠,顿时前方一片明亮,直径有百丈的圆型深坑郝然出现在眼前,其坑底刻着各种纹路纵横交错,深坑沿岸都堆满了人骨,还有数百条小沟引入坑底平台上,仿若是将岸边的人堆血液引流到坑底。

众人不由胆战心惊,寒从心生,明显深坑是盛血之用,究竟是哪尊魔鬼作恶,刻画的纹理究竟有何作用?

有眼尖的人发现深坑中心隐隐有一口银棺,凿嵌在中心位置与坑底平行,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微微反光,好几人直奔过去。

“啊!啊!啊!”

痛苦的声音回荡在空间中,夜天涯见直奔坑底的五人,霎时便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脸上极度恐慌扭曲,身体呈弓型痉挛,三息之后便再无动静,身上冒出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涌向银棺中。

众人脸色再度变了变,银棺中是何邪物?

竟然在几息之间将修为不弱的五人灭杀。

全场极度安静,死死盯着那口银棺,片刻后有人朝夜天涯问道:“兄台,可知为何物?”

“不知,太诡异了。”

夜天涯搜索记忆中信息,以人血献祭的阵法可有不少例,如眼前诡异尚有几例,而眼前的不知是哪个纪元遗留下来,还有此等威力,瞬间杀人于无形,该是何物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