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曜日七星阵法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367字
  • 2019-04-15 23:14:23

夜天涯脚步戛然而止,猛然转过身去,只见石块人形已龟裂百道,仿佛下一刻就要变成一堆碎石,其裂缝中有细微的金色光芒射出,夜天涯看的仔细。

”啪”

石块人影尽数碎裂开来,承受不住其重力,顺势成一堆碎石,夜天涯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块有拳头大小金光灿烂的晶石,宛如是黄金般。

夜天涯又想起一个传说,远古先民祭祀时,心灵是无比虔诚,对神灵不敢有丝毫的亵渎。

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种奇异的力量凝聚在所祭祀之物体内,被称为祭祀之力,这种力量在远古的大道法则下尚能使用,也是远古先民用来对抗凶猛的妖兽。

如今已过去多少纪元了,大道规则衍化趋于完善,祭祀之力早就不适应此大道法则,被视为禁忌,大道会降下神罚之光湮灭殆尽。

然而,若说金色晶石是由先民祭祀而凝聚出的祭祀之力,那么大道为何不降神罚之光湮没?

多少纪元过去了,它依然安然无恙,若说它隐藏于石块内,靠自身规则掩藏,那么现在,完全暴露在大道规则下,未曾引动任何的事情发生。

显然不是祭奠之力,那其石块体内形成另有它物,又是何物?

夜天涯百思不知其为何物,遂上前,分出一道灵识之力没入其中都不由一惊悚,灵识之力被湮灭得没有任何回馈,他也没感觉道任何痛感,灵识之力是含有灵魂的精神意志,要说被湮灭了,自己必定有痛感才符合逻辑。

夜天涯不信邪,调取一道时空之力没入其中,顿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夜天涯被一道道金色光芒包裹其中,硬生生拽入金色晶石中,眼前景色一换,出现在一片浩瀚的虚空中。

没有光,只有一片漆黑无比的星空,夜天涯试着调取一缕灵力,点燃于星空中,眼前一亮,这是这片星空中唯独的一道亮光,宛如夜空中的一颗星星。

夜天涯灵力燃烧下,完全看不见有任何的物质,哪怕虚空中的一粒尘埃也没有,任何灵气也不存在,急忙收取灵力,不能再耗费,这里没有灵气补充。

一个人置身于一片漆黑的星空中,纵然有前世记忆碎片的夜天涯,心底早已拍起惊天大浪,此等诡异之事闻所未闻。

整个人仿佛漂浮着,夜天涯试着行走完全无碍,宛如在地上似的,他继续行驶,看能否有任何的出口。

大约一个时辰后,仿佛又回到原点,没有任何参照物,夜天涯完全感觉不到有距离感,似一步可横跨无数星辰,又似在原地打转,这种感觉妙不可言。

顺着这奇妙的感觉,夜天涯闭目细细感受,不觉察已进入修炼状态。

置身于遥远的远古星空中,大道初衍,所有生物都未出生,星空中一片漆黑。

随后某一天星空中出现第一抹亮光,随着扩散开来,没有时间的定论下,大道依旧衍化,出现了大曜日,大曜日又衍化出七星小曜日,七星小曜日衍化出二十八星宿,空间依旧在撕裂又重组,撕裂下的空间到处有乱流,重组的空间一片安详,一派生机勃勃景象……

时间在这片空间仿佛没有定论,夜天涯一直沉入修炼当中。

而在另一片荒芜高原中,周围没有杂草丛生,唯一的活物便是叶小溪孤身一人,眼前景象让她感到不可思议,前方石林一眼望不到边,由灰白不知名的岩石构成,高过十丈有余,有的甚至更高,每块石头都怪状万千。

深吸一口气,叶小溪走进去,转过几道弯后,郝然发现地上有灰白的骨头一节节,着实把叶小溪吓一跳轻捂嘴唇,美目圆瞪。

好一会儿,叶小溪轻抚躁动的情绪,继续向前探入,前方灰白骨头越来越多,有的骨头叶小溪细细辨认,极少数是人骨,大多是妖兽之骨。

有的骨头呈玉色,微微有些透明,叶小溪想起公子曾说。

”此乃玉骨,是大能者修炼到一定高度时,用天地法则来淬炼其骨,成就大道玉骨,其内含大道法则,可以掌控海量的法则,实力更加恐怖。”

”虽然眼前骨头只是淡淡玉色,完全不是自己能触碰的,否则会被其内含的大道法则湮灭,就连带走都不可能,空间戒指根本容不下大道玉骨。”

叶小溪继续往深处走,遇到的大道的大道玉骨越发纯色,甚至跟玉色毫无区别。

当踏出一条曲径时,顿时前方豁然开朗起来,一大片空地,其中央凸出地面一丈是由一块圆形石柱组成,其石柱上被光芒平切那般,异常光滑平整。

叶小溪纵身一跃,踏上圆形石柱上,映入眼底的是,有很多圈,每一圈之间相距有三尺之余,雕刻有许多虫兽图案,线条流畅,没有一只是叶小溪能辨认出来,每只虫兽形态不一,有的张牙舞爪,有的安静仰望……

但是,叶小溪发现所有的虫兽都望向一个方向,便是圆形石柱中心。

叶小溪动容之余,往中心走,最中心的是一轮大曜日,类似图腾,其中心有一个洞槽,剑尖刚好没入,而第二轮内郝然是七星小曜日,第三圈是是二十八座星辰。

叶小溪想起公子给自己讲道时提到。

”在遥远纪元,先民认为大曜日为最高的神灵,其下有七星曜日化为掌控二十八星宿,这便是最原始的星空形态,经过大道不断衍化下,万物丛生,人类也在那时出现。”

那么,这就是大曜日七星阵,全名公子曾说:

“大曜小七星曜二十八星宿万物祭祀阵法”

这阵法有何作用公子亦不知道。

石林中大道玉骨何其之多,凌乱不堪,难道是远古某个纪元发生大战?

为何而战?

显而易见,为曜日七星阵而战。

这阵法有何特殊之处,引得四方大能之辈奋不顾身前来争夺呢?

叶小溪突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公子曾言。

”越往上古时间而推论,其大道规则不完善,出现的天地浩劫越恐怖,降下神罚之光湮灭一些存在。”

那么,这么多大能者为了这阵法,越想叶小溪便害怕起来,她推断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这阵法显然大能者为了躲避天地浩劫发生争夺大战,到底有哪位大能者最终胜出,是否启动曜日七星阵叶小溪就不得而知。”

叶小溪又联想到,师尊曾言,此空间乃星辰碎片,自己又偶然遇到大曜日七星阵,部分答案浮出水面。

遥远纪元大能者为了躲避天地浩劫,争夺大曜日七星阵主动权,打碎了这个星辰。

越联想越可怕,究竟是何等的力量,连星辰都能打碎,遥远纪元中大能者到底强大到哪种地步?

收下种种思绪,叶小溪跨过第二圈,准备经过中央到另一头查探,再踏出一步时,踩在曜日七星阵最中心,那洞槽蓦然陷了下去,叶小溪感觉脚下有变化,猝不及防之下。

“啊!”

霎时,安静的大曜日七星阵动了,每一圈都转动起来,迸发出一圈圈玉色的光芒,总共有三十六道,而叶小溪一动不动的在中心,彻底被震惊了。

过了片刻,叶小溪见到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仿佛整个石林的玉骨纷纷朝自己所在的阵法涌来,漫天白骨宛如蝗虫过境般,倾斜而下,接触阵法玉色光芒时,皆化为粉末,然后有更盛的玉色之光涌入自己身体。

“啊!”

叶小溪感觉到整个身体的骨头像是被人抽走似的,痛苦得俏脸仿佛下一刻就要扭曲,直接昏了过去。

而在叶小溪昏倒那一刻,她全身的骨头变成了玉色,比之前所见到的玉骨更盛百倍。

叶小溪依旧趴在阵法中心,不曾醒来,而大曜日七星阵慢慢停了下来,顷刻间便无声化为粉末,而叶小溪就趴在粉末堆上,被彻底的淹没。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夜天涯从修炼状态中醒来,感受一下现在的状态,修为没有任何的突破,但领悟道的空间法则收获盛大。

望着四周的漆黑的奇异空间,自己修炼中感觉到的是,莫非是最原始的空间雏形之时?

然而有大曜日,七星小曜日,二十八星宿,唯独没有见到太阴月呢?

那冷月存在今时空又从何而来?

一连串的疑问而来。

先不管了,出去再说,怎么出去才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漆黑奇异空间伸手不见五指,如何能出去?

夜天涯正苦闷之力,脑中灵光一闪,刚不是领悟空间法则了吗?试试如何?

夜天涯心念一动,运转空间撕裂术,调动体内时空之力没入前方虚空中,硬生生撕裂出一道口子,浑身包裹时空之力形成护体战甲,没入虚空中。

顿时仿佛整个人要被空间乱流给撕裂开来,这还是自己有最契合空间法则的时空之力作为护体战甲,不宜久留,夜天涯再次撕裂空间出一道口子,没入其中。

“砰!”

当从异次空间出来那一刻,夜天涯有种重生的感觉,异次空间乱流太可怕了,还是自己有时空之力包裹时空之体的状态下,依旧觉得恐怖如斯。

随后打量身处出的环境,后面是一片大草原,与刚踏入的时候很像,前面是一片高原石林,草原已涉足,那就朝石林走吧!

夜天涯拾步走进石林中,也被眼睛景色着实吓一跳,这片石林很古怪。

仿佛原来是一座座高山,后来被各种能量余势冲击,形成怪石嶙峋的一片石林,其脚下是一点生机都没有。

越走越惊,地上有灰白兽骨,灰白人骨,夜天涯捡起细细端量,这年代太久远了,看不出来。

那么为何不被风蚀雨腐,随后夜天涯便释然了,这高原是常年未降雨,亦没有风,不然也不会荒芜,与草原迥然不同的两个极端世界,不在去想为何出现这种情况,今年遇到的无法解答的问题最多。

大约又走一段路程后,前方顿时豁然开朗出一大片空地,其间有一堆石头粉末,中央有突出部分是何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