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弱碰强?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6117字
  • 2019-04-16 21:31:32

众人期待的时刻终究降临,只见阵法光幕上显示:

“十三弦同花落去对抗幽恨传与斜飞雁”

“万人敌同追一命对抗焚无边与莫辞行”

“剑有意同师后苑对抗燕归来与三月雨”

“夜天涯同紫映婳对抗鱼无敌与司徒娜娜”

……

看到前几组对抗情况时,众人心潮澎湃,有的人甚至拍案而起,这绝对是长老们暗中操作出的强强联合。

“而夜天涯与紫映婳对抗鱼无天同司徒娜娜?”

“几乎垫底的对抗最强一组?真是令人神往啊!夜天涯出尽风头,该被打压打压他了,哈哈!”

……

高望台的暗赤衣长老眼里露出不易察觉的欣喜,夜天涯,跟老夫斗你还嫩着呢!

“给你们半刻钟调休商量对策。”暗赤衣长老惊雷声炸响。

风雨欲来风满楼,酝酿的气场变得诡异起来。

“有几成把握?”紫映婳心虚道。

“不知道。”夜天涯平静道,眼眸依旧古井无波。

“额?这可是不像你的作风。”紫映婳怀疑道。

“以你全力以赴,能牵制司徒娜娜多久?”夜天涯开口道。

“我见过司徒娜娜的比试,我可以撑半刻钟,她修为比我高。”紫映婳认真道,这是她最乐观的想法,毕竟谁都有藏着底牌。

“好!”夜天涯应了一声,目前空间之术万不得已才能用,那是最强底牌。

四人踏上战台。

轰!

四目相对。

对面的鱼无天一身鱼鳞白衣,面目冷峻,手持一柄雷刃紫光剑,紫色雷电微微萦舞,仿佛从雷电世界穿越而来。

司徒娜娜一袭浅水蓝波衣裙在风中荡漾,绝美的玉颜如冰雕凝固,若笑终生必颠倒神魂,可她仿佛没笑过,一位万世冰美人。

四人就那么僵持的刹那间,空气仿若都凝固都转不动,观战台的众人亦跟着屏住呼吸。

这时终于有人先开口,众人闻声望去,只听见夜天涯轻声问紫映婳道:

“借柄剑给本公子。”

“额?你的剑呢?”紫映婳也是一愣。

“上次比试被我一巴掌拍毁了。”夜天涯不好意思道,上场比试一掌镇压漩涡风暴连同最后一柄剑也毁了。

现在的灵器真是弱不禁风。

已经毁第二把剑了。

人穷就算了,还屋漏偏逢连夜雨。

接过紫映婳递过来的赤焰地炎剑,品质不错,夜天涯感叹。

勉强能用!

“连剑都没保护好?你算剑者?”捕捉这一幕的鱼无敌,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何为剑?”夜天涯回道,他剑阵葬剑不计其数。

鱼无天一时不知语塞。

谁又真正敢说自己懂剑?

杀人利器?

兵中凶者?

等等,谁又说的清楚。

……

鱼无边在这一刻,身上和手持雷刃紫光剑爆发出道道紫电环绕,如紫蛇狂舞,仿佛他就是雷电的中心,万雷皆掌控其中,疾驰中随手横扫几道剑光,皆附带乱舞雷电狂闪,一闪而过。

就在鱼无天动的那一刻,夜天涯手持赤焰地炎剑,燃烧着滚滚的烈焰,火光照耀整个虚空,宛如骄阳高悬,疾驰中随手同样挥手几道剑光火焰。

砰砰砰!

雷电剑光与火焰剑光在空炸裂,耀光迸射荡漾四方,强烈的光芒使众人暂时失明,处于中心能量乱流朝两人肆掠,夜天涯的透明护体罡气宛如一副战甲般尽数挡住。

另一边的战斗同样爆发。

紫映婳演化的剑光火海世界,让司徒娜娜的千幻术暂时受到压制,但身俱极光剑意的司徒娜娜,幻化的剑光速度刹那间便袭来,有极光的加持,所迸发的剑光都要比普通剑光大数倍,速度更快。

紫映婳凭火海隐身术,暂时处于对峙情况。

而夜天涯在与鱼无天的战斗,更是全场的重点关注中心,近身极致碰撞,惊险又刺激。

锵锵锵!

两人一招对碰震开后,夜天涯提赤焰地炎剑撩出几剑后,火光剑飞射在前,夜天涯跟随在后,趁机近身,一剑朝鱼无天脖子斩去,鱼无天刚化解火光剑攻势,抽雷刃紫光剑立剑格挡。

锵!

火光大盛席卷笼罩鱼无天,噗噗燃烧着他的护体紫光罡,宛如坠落地心被岩浆包裹,炽热温度让他身水分似乎都蒸发干了,几处烧焦的肉香味道散出。

同时,夜天涯也被紫色雷电狂舞包裹,宛如千万条紫蛇笼罩并不断撕裂他的凝化护体透明战甲,甚至有少量雷电侵入体内四处肆掠,身上出现道道裂口。

锵!

两人顿时分开,打的难分难舍,到处是火光与雷电的迸射,乱成一团,阵法几乎都要承受不住,终于在两人蓄势的一招中,阵法被攻破,两人继续升空厮杀,众人的眼球也跟着上升。

“剑影落幕万事休”

夜天涯战意飙升,持剑投入虚空顷刻间幻化漫天剑光火焰世界,宛如夜空中燎原之火燃烧半边天,交织形成的剑光火焰大网覆盖一方虚空朝鱼无天笼罩过去,众人远远的空气中温度在上升,其剑网火焰中还传出令人悸动的杀伐气息。

同一时刻,鱼无天冷目电转,口吐:

“惊剑雷爆”

手中的雷刃紫光剑舞出一片剑花,附着道道紫色雷电在夜空中绽放,宛如蝗虫过境般袭向笼罩下来的火焰剑网。

碰撞的那一刻,极为炫彩光芒绽放八方,宛如烟花般绽放,鱼无敌天暴喝:

“雷爆”

霎时,火焰剑网被炸出一道道裂口。

夜天涯见到火焰剑网不断的被炸裂,甚至已经支离破碎开来,他不介意,轻喝:

“聚”

刹那间,支离破碎的剑网向他身前聚拢,形成一条巨大的火龙剑在翻滚,极度的火焰浓缩使空气都跟着燃烧,火焰附带蓝焰,如那地底岩浆中的火龙,愤怒咆哮着,嘶吼着,携带狂天之怒轰向鱼无鱼。

鱼无天当然知道狂怒火龙的恐怖,他不惧:

“开”

雷刃紫光剑周身爆发了雷电的世界,顿时电驰雷鸣,他却沐浴于万道紫色雷电世界,仿若是绝世的雷神。

“剑驰雷极”

轻挥剑,尽数的紫色雷电世界凝聚成雷电剑芒,巨大的雷电剑芒如擎天巨柱,周围万条紫蛇在舞动,轰向火龙剑芒,一声响彻云霄荡漾四方,很多人因响声失色,耀光短暂失。

轰隆隆!

离爆炸最近的两人皆被火光雷电乱流轰飞,早已超出战台规定范围,但是没有人去管这些,因为不重要了。

夜天涯满身鲜血淋漓,手持暗淡的赤焰地炎剑,宛如一把普通的剑,身躯傲然屹立在虚空中,对面的鱼无天亦是如此,都是剑者铁骨铮铮汉子。

“你配上剑者二字。”鱼无天努力的道出几字。

“你也不差,能把雷极剑意领悟到剑意凝形。”鱼无天的天赋极高,领悟剑意比夜天涯还高一个等级。

两人不再言语,任何言语显得多余。

夜天涯气息在攀升,白衣无风自动,剑尖斜后,施展瞬移术朝鱼无天袭杀,暗淡的赤焰地炎剑被透明的光芒包裹。

鱼无天在感受寒芒袭来,雷刃紫光剑本能格挡,金属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刺耳。

锵!

夜天涯又闪烁开来,又携剑袭杀来!

“锵……”

在一瞬间短兵相接碰撞不下百次,两把剑体都裂开一道道口子,惊起四座,众人彻底看呆了,这两人着实生猛如虎,悍不畏死

在最后一式对碰时,两把剑彻底碎裂开来,夜天涯把剑柄一扔。

锵!

嘴角的鲜血还在流,夜天涯不管不顾,身上爆发出道道透明的神光。

“紫气东来我为帝”

一尊帝王虚相手持几乎透明的帝王光剑遽然出现,在夜空中极为耀眼,爆发的杀伐气息如排山倒海般朝八方冲击,修为低的人几乎颤抖要匍匐在地上。

帝王虚相随手便斩出一道锋芒袭向鱼无天,极致锋芒几乎将虚空切碎,一闪而逝。

鱼无天凝聚雷电于宽刃紫雷剑剑尖旋转,轻喝:

“万剑闪电链”

轰杀而来的巨大雷电链顿时分化为万道剑光,而剑光之间有雷电链接在一起摧毁一切,瞬移将要淹没帝王虚相。

帝王虚相迅速再斩出一道锋芒撕开一道口子后,而鱼无天冷笑一声:

“爆”

而这时,帝王虚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已从撕开的口子一闪而逝,爆炸在其身后,鱼无天瞳孔中帝王身影瞬间超大,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一道寒芒已刺进他的左肩,洞炸一个血洞,鲜血迸溅长空。

“噗!”

然而帝王光剑顺势横着拍飞鱼无天,他宛如一条弧线划落虚空,昏死过去。

夜天涯低头望下方虚空的战斗,紫映婳在火焰世界中苦苦坚守,浅紫罗兰襦裙已被洞穿很多道伤口,春光乍泄开来,还好她包裹在火焰的世界,要不是有火焰演化的世界克制,以司徒娜娜的千幻术加极光剑意完美融合,一般人早已败北。

夜天涯显形出来,闪烁过去,祭出太极防御剑阵替她挡住了攻势。

紫映婳顺势披上一件褙子,松了一口气,撤掉火海世界,显然消耗不轻,夜天涯再晚几步,她就危险了。

司徒娜娜也不做声,从开始到现在没有说一句话,仿若冰雕不会说话似的。

夜天涯的太极防御剑阵几个呼吸间便被极光剑光击碎,火焰世界撤掉后,司徒娜娜刹那如鱼归大海。

顿时爆发了!

瞬间幻化出百道身形,真真假假修为低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夜天涯也微微动容,以自己的强大的灵识之力扫过去,依然很难辨认。

而司徒娜娜冰雕玉容在这一刻,出现微微的变化,她此处一道寒芒正直取中夜天涯胸前。

嗯?

消散了?

同时夜天涯却在另一处,他施展瞬移术速度一点都不下于司徒娜娜。

司徒娜娜发现落空后,又幻化百道幻形,从四方八面袭杀而来,每一道都感觉是真身,大多人有这种感觉。

夜天涯也动了,由时空之力凝化一柄透明的剑,朝后方连连横扫,两者剑光交接。

砰砰!

司徒娜娜心地震惊,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更谨慎袭杀。

她又幻形开来,司机而动,面对这类对手。

稍微不小心就被致命一击,夜天涯灵识之力高度运转,覆盖周围虚空的每一微粒尘。

突然左边的寒芒袭来,夜天涯此时感受不到,司徒娜娜的幻术修炼道极高层次,连空气都未能惊动,夜天涯只凭借感觉。

当寒芒临近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夜天涯下意识的提剑格挡,能量凝聚的剑终究不是真的剑,被洞穿破碎,寒芒穿透护体罡气嵌入肉体,夜天涯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众人惊呼,连打败鱼无天的夜天涯拿司徒娜娜毫无办法。

太可怕了!

诡异莫测!

防不胜防!

夜天涯还未稳住身影,司徒娜娜又袭杀至,寒芒直取喉咙,危险前所未有的强烈,夜天涯心底猛的沉,急忙暴喝:

“星辰爆裂”

夜天涯连连发出一道球形结界,周围的空气及天地灵气被涌从百丈球形结界中。

霎时,球形结界缩小到十丈,轰然爆裂荡漾四方,恐怖的能量席卷开来,司徒娜娜避无可避,被巨大的能量冲击到,浅水蓝波衣裙被飚出的鲜血染红,轰飞砸落虚空。

众人久久不能醒来,谁曾想到,夜天涯在必死的绝境下,转化为司徒娜娜的必死之地。

夜天涯缓缓落下,任由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扫来扫去。

朝十六峰那边走去,十六峰瞬间热闹起来,这位可是这一届最最耀眼的天纵奇才,能收到其剑峰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夜天涯是一组最后结束比试,远处剑有意身披褴褛的百绣剑衣在风中飞扬,破烂衣下道道血口是比试的惨烈见证,拄着碧水剑支撑他傲骨的身躯,依然笔挺,宛如一柄剑似的。

“夜天涯!”他朝夜天涯喊到。

闻声,夜天涯含笑朝他走去,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哈哈!”

“啊!本公子的骨头都被你拍碎几根了。”剑有意龇牙咧嘴道,露出藏有几分笑意。

夜天涯放眼望去,前方广场是插是十六峰的大旗,旗上洋洋洒洒写着各剑峰名,夜天涯黑眸停留在一面大旗上的两个字,一时失神记忆涌了上来。

“乾坤,乾坤…”

“夜天涯,你怎么了?”看到夜天涯失神片刻,剑有意轻声唤道。

闻声,夜天涯从过去回忆中惊醒,摇头道:“想起往事,没事。”

最前方神剑峰旗下站着两位青年,其中为首一名为首青年朝两人开口傲然道:“夜天涯,来神剑峰。”

“本公子已有选择!”夜天涯看也不看那青年一眼,径直掠过。

那青年黑眸一凝,寒气从身上散发。

“夜天涯敢拒绝亲传弟子西风冷师兄,以后日子不好过。”旁边云梦峰海子轩嘀咕道。

“连本宗排名第一的神剑峰都拒绝,夜天涯到底在想什么?很多人头破血流都要挤进的剑修核心圣地。”青珉峰为首弟子惊讶道。

“夜天涯、剑有意,我青袛峰欢迎你们!”力天行含笑开口道。

“夜天涯,我可去了,你呢?”剑有意早有意向。

“你去吧!”

类似邀请的声音接憧而来,夜天涯充耳不闻。

“夜天涯都不选排名靠前的,他不懂这代表什么?”薛飞注意到夜天涯的情况。

“说不定是选我们剑峰。”商先然希冀的目光投向那道血衣身影。

“商师妹,这你也想的……出来?”薛飞鄙视道,乾坤剑锋什么情况,他最清楚,可还没说完夜天涯已临身前。

扫了前面孤零零的三人,夜天涯含笑道:“乾坤峰可否欢迎本公子?”

“欢…迎。”商先然结结巴巴道,不敢相信的表情。

“夜天涯,我代表乾坤峰欢迎你。”越源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你脑袋没…烧…坏?”薛飞不敢相信击败认为最强的一组天纵奇才,居然选择乾坤剑峰。

“我看,你脑袋才烧坏呢!”商先然气愤道,这可是乾坤峰的未来希望,薛飞真不识好歹。

望着眼前一幕,夜天涯无语,哑然失笑,道:“确定无疑。”

“商师姐,可否帮个忙?领取奖励。”想起决战进十六组强的奖励还未领,便朝商先然道。

“当然可以咯!”商先然欣然答应,蹦蹦跳跳过去。

“别管她,一个十五岁丫头片子。”薛飞瞟了一眼开口道。

越源领着夜天涯便朝乾坤峰走去,路上大致介绍情况。

乾坤峰虽为十六峰之一,弟子却是最少的,眼前便是乾坤峰全部的弟子,着实让夜天涯惊讶。

原来,乾坤商峰主规定“宁缺毋滥”准则,导致多年来,只招收三名弟子,大弟子越源,二弟子薛飞,三弟子孙女商先然。

天资高的几乎全部选择排名靠前几峰,天资低的乾坤峰又看不上。

虽然,乾坤峰弟子才几人,但每人实力确实宗门最顶尖的那一波人,不然早被宗门撤销乾坤峰,占着上等灵气之地,却依稀几个弟子。

因这事,商峰主和宗主有不愉快的事情时常爆发,都大打出手几回,成为不少修炼之后热门话题。

远远的一座高峰,树密碧叶成荫,在山顶屹立着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隐没在云雾中,旁边有几座小别院挨近。

一条山路笔直直达主宫殿,夜天涯惊讶的事,乾坤峰虽人少,从建筑而言,丝毫不下于十六峰,甚至也是众多弟子羡慕修炼之地,人少安静。

闲置的独立院落有许多,安排夜天涯住处,随便交代几句薛飞便离开了,商峰主不在峰上,常年游历在外,也不急于拜访。

夜天涯也感觉到,此处灵气浓郁,也不失为一处修炼的宝地。

片刻间,商先然敲门进来,递上奖励,有十枚四品回灵丹,十枚四品血灵丹,五枚四品养魂丹,一柄高阶灵剑,夜天涯也惊叹大宗门资源丰富。

商先然走后,夜天涯便打算修炼一个月,然便参加十大宗门试炼。

十日后夜里,所有人几乎都在修炼中,突然:

“咚!咚!”

神剑宗深处传来山摇地动的震响,随后所有人感觉宗门都有强烈震感,地面开始摇晃起来,宫殿院落摇摇欲坠,裂开一道道口子,山中飞禽走兽普遍惊恐乱狂,仿若是末日地震将要降临,所有人惊醒从修炼状态出来,纷纷临空,惊恐万状神情各态,很多人不明所以。

夜空中乌云密布,风起云涌,惊雷阵阵炸响,万道雷电轰在宗门深处,四方狂风嘶吼,卷起飞沙走石,树木拔根满天飞,不时便伴随暴雨倾斜下来,似乎要淹没整个尘世间。

神剑宗护宗大阵被激活,淡淡光晕笼罩整个宗门,顿时镇住了,狂风与暴雨被阵法阻隔在外,多少年没开的护宗大阵却在此时开启,宗门上下的人都感觉有大事发生,已经威胁到宗门。

神剑宗最高大的宫殿上,大厅上集合宗门高层都在,除了外出的主事长老,所有人几乎一个凝重表情,惊恐也大有存在,气氛凝固得可怕,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只见,最前方左右踱步中年男人,身穿日月星袍,眉宇间拧成“川”字,每抬一步好像都使众高层大人物心里噗咚一次。

中年男人终于开口了,沉重道:“安分多少载了,那存在似乎更盛从年,这是大劫,众位有何良策?”

高层大人物七嘴八舌一阵议论纷纷。

中年男子等待片刻,也没有什么结果来,扶额柔捏,沉吟道:“楼长老,你代表宗门去拜访各宗门,探探情况。”

“是!宗主。”楼长老心情无比沉重领命而去。

“都散了吧!赤长老组织弟子试炼事宜,不得耽误。”神剑宗宗主开口道。

“是,宗主!”暗赤衣长老心事重重领命而去。

乾坤峰主宫殿上

众人皆在这里,薛飞显然被刚刚突发事情闹得一片茫然,心有余悸,“师兄,这是什么情况?”

越源整理了思绪,平复心情,作为大师兄必须镇定,说道:“偶然一次,听师尊片语,十大宗门地底有是一座庞大的天地龙脉,每个宗门只占其一道支脉,可以说是同根分枝享用。”

“然而,十万年前,初代祖师同十大宗门共在天地龙脉中封印着一头上古魔头,具体什么原因只怕宗门大人物才知晓。”

“上古魔头?”夜天涯沉吟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