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奸计得遂葬人魂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833字
  • 2019-04-10 12:57:21

叶小溪将要淹没于烈焰拳下的刹那间,不可思议的情况出现了。

一道身影以无与伦比的速度穿破虚空,白光一闪而过,众人都来不及看清楚,原就要丧命于烈焰拳下的叶小溪没了身影。

此时另一边。

“公子,是你吗?是做梦吗?我死了吗?小溪不怕死,是怕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小溪好怕!呜呜呜。”夜天涯怀里叶小溪,一连串的问题接憧而来,望着怀中的人儿,夜天涯不由心痛,轻轻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这个女孩爱哭,前一次是以为自己要死,这次是以为她自己要死了,怕再见不到自己,心疼更盛几分道:“小溪,没事了,一切有本公子。”

要是再来晚那么瞬息时间,后果不堪设想,想此,夜天涯无边的怒气冲天而起,转身冷冷的盯着古家长老,道:“本公子的人,岂能是你该招惹的吗?”

古长老瞠目结舌,居然在含怒一拳之下安然的救人,这少年定不简单,这是一般家族弟子能做到?

古长老人老成精,片刻后便冷静下来,先试探底细再说,道:“大家有目共睹,是她先杀害了我们古家的大少爷,老夫杀她也不为过。”

“哼!明明是他对我有不轨之心在前,我才出手杀他,而且你作为长辈为何不阻止?难道还不是凭着家族势力在外面横行霸道吗?”夜天涯怀的叶小溪愤怒道,简直欺人太甚。

叶小溪一语道出了事情的本末,古长老岂能不知道理亏,正要反击,这时一直未发言的古家那青年古雨突然冷漠道:“你说的,可否有证人?若没有证人的话,这是在诽谤我古家,你确定能承受住古家的怒火?”

一语惊四座,众人不得不佩服古雨的言辞犀利,直击要害。

“你。”叶小溪气呼呼,她知道没有人冒着得罪古家的风险给自己证明。

“我们可以作证。”万俟凤等人从人群中出来,之前他们赶来时,只是看到叶小溪和古剑在战斗,但是他们相信叶小溪。

古雨面色一寒,居然有人无惧古家?该死,冷冷道:“你们本来就是一伙的,这不能证明什么。”

一直未发言的夜天涯都不曾看眼前古雨一眼,温柔对叶小溪道:“你在一边等本公子,无需跟他们废话,斩了便是。”

“公子,那你小心点。”叶小溪红着脸,一直想着如何跟那古家人斗,都忘记了在公子怀里那么久,羞死人了,连公子的心跳此时都能清晰感受到,不过真的好温暖。

随即夜天涯踏空而来,冷冷盯着古家两人,道:“本公子,只知道你们都该死,还有背后什么古家,一同屠了就是。”

“小子,你好狂妄,我古家也不是软捏的柿子,让老夫领教下,你有何狂妄的资本。”古长老脸色阴沉,传达了他有隐忍的怒火,自己这边死人,这少年扬言还要屠了古家。

夜天涯不再言语,已无任何意义,随即轮起拳头砸向古长老,拳芒宛如一头巨龙般,爆发恐怖的气息,同古长老轰杀过来的烈焰拳炸裂在一起,整个天地间都是能量体乱流肆掠,夜天涯顷刻间被冲击推出百米之外,气血一阵翻滚倒海,心惊暗道,通灵境每一式都含有天地之势的威力,果然恐怖。

众人一阵惊呼,这少年太变态,古长老乃是老一辈高手啊!

但是通灵境又如何,前世乃太叔九天大帝,虽是阵法一道,要知道自己武道也不弱。

夜天涯战意燃烧,提剑欺身就劈杀向古长老,剑身光芒大盛,如同透明的光剑般,每一剑都带着一道道剑光斩向长老。

古长老心中冷道,凭这微末伎俩就想跟老夫斗?通灵境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抗衡的,随即拍出一道火云掌,火焰漫天,宛如一朵火云砸向夜天涯,道:“哼!小子,让你尝尝烤肉的滋味。”

夜天涯眉头一挑,死老头,一来就上烈火烤肉,随即祭出太极防御剑阵横挡身前,由千万道剑光极速旋转形成的黑洞漩涡,仿佛可以吞噬任何的力量。

噗噗噗!

烈火云掌轰在太极防御剑阵上,顿时,满天烈火被溅弹到四方,宛如是撞在极速飞转的磨盘上,纷纷被溅甩开来,烈火余势继续攻击在剑阵上,夜天涯感觉面前是一颗小太阳般灼灼的烤着自己,像老头说的“烤肉”,没待夜天涯再有任何动作。

趁机,古长老又一道烈火云掌拍来,冷笑道:“滋味如何,老夫再加把火。”

噗!噗!噗!

又一道烈火云掌轰向太极防御剑阵,一阵摇晃后,太极防御剑阵再也支撑不住,支离破碎散开,夜天涯被轰砸到大山中,宛如一颗火球划落虚空,只听见砰一声响,大山被砸出一个大坑,土木溅射。

古长老冷笑意渐浓,吹了吹有些灼热的手掌。

“公子!”叶小溪就要纵身过去查看。

“别过来,本公子死不了。”夜天涯从大坑中纵身一跃,再次临空,此时已狼狈不堪,连白衣被烧了几个洞。

“老头,你的烤肉不怎么样,本公子还没熟呢?”夜天涯冷笑道,心中低语,老头真的强,不能正面硬抗。

“哼!有两下子,希望等会儿你还能笑得出来。”古长老周身烈火呈燎原之势向外蔓延,顿时形成一片火海世界,遮蔽了整个虚空,宛如天边中的晚霞般,刹那间淹没了夜天涯。

古长老哈哈大笑,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躲,省自己非得携火海世界到处追杀他。

众人大惊失色,古长老的火灵之体果然强大,居然轻松掌控这大片的火海世界,不过这小子为何不躲?

叶小溪只是微微动容下,他相信公子。

夜天涯置身于火海世界中,烈焰不断燃烧他的护体罡气,又有新的护体罡气生成,烈火释放的炽热之力几乎把他烤熟,感觉口干舌燥,连头发都烤焦大片,须知这是时空之力形成的护体罡气,比古长老的火灵之力等级稍高。

这时,从火海中传来夜天涯嘲讽的声音:“老头,你太废物了,这点烈火着实奈何不了本公子,这些年都修炼到狗的身上了吗?”

闻言,古长老气的吹胡子瞪眼,堂堂通灵境强者却被眼前少年说成是废物,而且还是五大精灵的先天火灵之体,在众多体质中名列前茅。

“小子,看你能坚持多次。”古长老的情绪宛如火海世界般,都同时旺盛起来,在古长老的控制下火海世界聚拢起来包裹着夜天涯。

夜天涯猛的感受到火海温度增加了许多,便知老头在收拢火势,再坚持下去真的灰飞烟灭不可,遂祭长剑劈向火海世界,想撕开道口子。

古长老感觉火海的变化,目光一凝,道:“小子,你等着受死吧!老夫的火海世界融合并蒂莲地火,藕断丝连,你是劈不开的,哈哈。”

远处有一老者喃喃道:“并蒂莲地火在天地异火排名第十八名,不死不散,连绵不绝,很难斩破。”

火海中的夜天涯也感受了,心中凛然,怪不得老头能释放一大片火海世界连绵不绝,普通的火灵之体绝对做不到的,即使刚刚自己逃了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是并蒂莲地火,目前处境对自己十分不妙。

随即夜天涯沉声道:

“紫气东来我为帝。”

顿时,身后出现一尊帝王虚相,手持一柄耀眼光剑,在火海中依然耀眼,帝王虚相猛然朝夜天涯前面劈出一道如虹的剑光,硬生生的撕开一道口子,夜天涯嘴角微扬,施展瞬移术闪出,嗖!没了影子,然而那道口子瞬间就愈合了。

“嗯?”古长老震惊无比,这什么虚相着实诡异的很,并蒂莲地火都能撕开,冷怒道:“小子,这只是开始而已。”

只见火海世界在古长老的控制下,化成一头巨大的火龙,烈焰翻滚的轰向夜天涯,大有气吞万里如虎般。

夜天涯才出火海世界,又见翻滚的火龙袭来,暗道老头反应真快,远远的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炽热气息,眉头连跳几下,急忙施展一步登天瞬移术连连爆闪,才闪烁到一座高峰上,火龙却如影随形般轰击在高峰上,夜天涯急忙再施展瞬移术。

轰!

火龙又猛烈撞在高峰之巅,直接焚了大半峰顶,众人皆为之动容,要是刚刚轰在少年身上,必被化成灰烬。

“哈哈!小子,你有种别跑啊!”古长老操控着火龙如影随形般追击,夜天涯连连爆闪跨过无数的高峰,夜天涯以高山为屏障,火龙不知道轰焚了多少座高山,整个葬月森林到处被焚烧,古长老显然是罪魁祸首。

夜天涯暗骂道,火灵之体的人最不好惹,动不动放火烧你一下,希望叶小溪那个小妮子以后别烧本公子。

“老头,你天天玩火,会不会把令夫人烧死啊?”

“老头,你好不要脸,以大欺小,我爷爷一巴掌就能拍死你,哦!我爹也行,嗯!我娘也行。”

“老头,看你就是有病,别追本公子啊,本公子又不是兽医。”

“老头,你病得不轻啊,即使最好的宝药也徒然无效,那是脑子有病。”

……

“小子,你找死,老夫要活活撕了你。”古长老暴怒道,这小子一路逃,一路把他骂得狗血喷头,要不是有高深的修为早被这小子给气死了,着实太可恨了。

两人在虚空中追逐了半刻钟,前方的夜天涯突然停了,嘴角如奸计得逞得般微微上扬。

转过身,不理古长老瞬间惊愕的表情,右掌猛然一抬,郝然在手上形成的刀山剑阵,由法力凝结大刀堆叠而成,萦绕着可怕的杀伐之息,仿佛刀阵镇压下顷刻间无论有多少人皆变成血海,夜天涯右掌再做一个盖的动作,刀山忽然朝古长老宛如高山瀑布般倾斜过去。

“刀山血海我为雄”

古长老隔着老远就感觉到了,刀阵上携带着绝世的杀伐之息,心地猛的一沉,随即把紧剩余的全部法力涌向火龙,火龙比之前又壮大一圈,更加凝实,百丈长的火龙燃烧着熊熊烈火轰向刀山剑阵,两人皆被淹没,顿时石破天惊的声响炸裂九霄,天地震撼,余波冲毁附近的几座高峰。

轰隆隆!

烟尘散去,众人定睛一看,古长老被刺穿成筛子般千疮百孔,顷刻间便坠落于千丈高空,众人再寻少年,嗯?没了身影?不由凝惑。

叶小溪和万俟凤等人闪烁过来查看,只见下方漫漫的火海,不知夜天涯在哪儿,不由心急大声呼唤。

此间

火海中夜天涯的衣服都被焚烧殆尽,整个人如黑头碳似的,心里骂咧咧道:”死老头,差点要本公子的命,还好前世是阵法大帝,对灵魂控制力领悟够深能一心二用,同时掌控两道秘术,释放刀山时同时凝聚太极防御剑阵,若是一般人定被老头烧成灰烬。”

夜天涯纵身一跳,奈何法力消耗过多,还没到半空中就坠空,吓了一身冷汗,此时没有法力了,护身罡气没有,和凡人有什么区别,砸到地上必死无凝。

此时,叶小溪心急如电,发现了这情况,施展平身最快的速度,风灵之力加持其身。

嗖!

离地还有三丈时终于接住了夜天涯,惯性之下还是砸在地上,激起尘土飞扬,夜天涯吐了一口鲜血,翻了白眼,上次和元龙战斗如出一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