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单相思。百谷梁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436字
  • 2019-04-14 17:38:25

夜天涯遂就下台而去,紫映婳走了过来,用重新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夜天涯,难道本姑娘看走眼了?他实力极强却浪荡不羁,目无尊长,强势击败曹杨,高山饮酒作乐,还调戏自己,瞬间横扫对手,虽长着一副讨女人喜欢的俊脸,确实是花心公子。

“夜天涯!虽然你很强,但依然跟本姑娘的差距很大,避免不了被揍的下场。”紫映婳淡漠道。

“紫姑娘,你知道什么是人生吗?”夜天涯轻笑道。

“嗯?别想岔开话题。”紫映婳冷声道。

“没生过人,就别叫人生,为何呢?没经历过,有何资格对他人评头论足?因为你不知道,表象之下是怎样的一颗心。”夜天涯开口说道。

听完夜天涯的一番高论,紫映婳俏脸由愤怒转为白,正准备发作,又觉得似乎挺有道理。

不再理会她,夜天涯把目光投向剑有意的比试,而他远处一座高台郝然是百谷梁在比试。

剑有意对手是一名手持银剑少年,剑尖很细,其锋利无比,剑有意则含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很狂,看你如何有狂的资本。”那少年率先扑杀过来,银剑剑尖舞出道道剑花,冷光宛如飞絮般在狂风顺势吹下,朝剑有意尽数袭杀而来。

剑有意不慌不忙拔剑出鞘,眼见剑花袭来而至,猛然舞出剑网,宛如半罩光晕尽数挡住了密密麻麻的攻势。

砰砰砰!

挡住了攻势,剑有意动了,此时剑尖斜立于身侧,顺势呈弧线自下而上连连舞出几十道剑光欺势而上。

那少年心提到嗓子眼,惊讶这瞬间爆发的几十道剑光封住了所有退路,这是逼他出最强的一击,又深深感受其剑光携危险气息袭来。

那少年在绝境中气势爆发,衣服都撕裂了几处,法力顺势喷涌而出,银剑尽数吸收并发出耀眼的光芒集于剑尖,迅速横扫出十几道剑光轰向那几十光道剑光,在高台上炸裂开来。

轰隆隆!

剧烈的能量碰撞发出璀璨的光芒,众人的眼睛似乎都被强光照射,这一刻忍不住的闭上眼睛。

剑有意却在原地收起了碧水长剑,而那少年在两股剑光炸裂的那一刻,分明感觉到有一股如波浪一般把所有攻击余势尽数推向自己,被重创得血肉模糊横飞出高台,只留下一句

“你居然领悟出波浪剑意”。

“五零三号剑有意胜。”一声从中传来。

“看出来是什么剑意吗?”青珉峰的一名青年对着旁边师弟道。

“是?波浪剑意?这剑意正面对拼占很大的优势。”那人思索很久,怀疑道。

十六峰类似谈话数不胜数,都指点本峰之人重点招揽对象。

另一处的百谷梁以重剑强势轰飞对手。

第一轮胜出足足有五百一十人,败出的人,早安排划在另一侧广场,由其一神二青三宫五云五乾组成的十六峰挑选或者有特殊能力的人自荐,没被选中的便划去外门修炼,特殊能力包括丹道、器道、阵道等,本身不擅长战斗却是剑修者。

暗赤衣长老顿了顿,惊雷的声音从天而降,宣布第二轮规则,“从收上来的令牌随机抽取比试……决出二百五十五名。”

无数人的眼睛盯着上方虚空中阵法光幕,一名长老从一堆令牌中随即抓出二百个令牌,投向虚空阵法中,顿时对弈的名字双方出现,后附高台序号。

夜天涯扫了一眼,自己名字后面是“单相思”高台二十三,觉得应该是一名少女,要知道修剑的女子可不少,五云字开头的剑峰几乎清一色的女子,如云梦、云霞……

夜天涯踏上高台,那少女早已在一方,长相普通却有几分英气,一袭黑色劲装。

“请赐教!”单相思顺势拔剑舞出片片剑光袭杀而来,她之前偶然看过夜天涯的比试,攻伐凌厉,她占先机才有胜算,顺势舞出的剑光宛如片片花瓣连绵不绝的袭来。

眼看第一片剑光袭来而至,夜天涯却轻轻一飘避开了,随后其余剑光如影随身跟着夜天涯,避开的剑光纷纷倾洒在阵法结界上。

单相思轻抿红唇,剑势猛烈如泼水之状大范围袭来,覆盖整个高台且全无方位死角,她继之前舞出剑光时的后续之招,尽显占先机主动,第一道剑光未至,第二道又平扫过来,第三道……连绵不绝纵横交错袭来。

此刻,夜天涯悠然拔剑斩出一道剑芒,宛如半月般破空撕裂对方的道道剑光,继续攻势而去。

单相思眉头连挑,持剑形成防御格挡之势,砰!她被轰飞十丈之外落下,嘴角溢出鲜血。

“你这是什么剑意?怎么可以撕裂我的防御?”轻抹嘴角血迹的单相思惊讶问到。

“这是本公子的杀伐剑意效果。”夜天涯说道。

“记得,杀伐剑意的雏形是以攻势锋利著称,难道你是修出下一阶?”单相思追问道。

夜天涯注视着她那黑珍珠般的眼眸,里面流露出对剑道追求浓浓的执著,笑了一声:“本公子的杀伐剑意确实是雏形,但融入秘术完美的形成撕裂效果。”

“你们两个还比试吗?论起剑道来了?”裁决者声音不合时宜的传来。

“比试有时间规定?”夜天涯反问道。

“你……”裁决弟子一气,第一次见如此奇葩情况。

“虽然,你很强,但是我不会这么认输的,除非你亲手打败我。”单相思斩钉截铁道。

“当然,你很不错,本公子欣赏你的风度。”夜天涯微微有些意外,眼前少女身上有一股不认输倔强,类似叶小溪。

两人的这一幕落入紫映婳眼里,不由暗骂真是花心公子,台下的众人亦是这种感觉,这货到那里都招蜂引蝶。

百谷梁也是一笑,这人比人得气死人啊。

剑有意却会心一笑,这一点跟本公子很像啊,遇到同道中人啊。

单相思携剑上势,猛然劈出一道宛如巨龙般剑芒轰杀而来,剑之锋锐仿佛都能将周围虚空割裂,而她人似轻风般飘了过来,伺机而杀。

见此,夜天涯只是轻笑一声,他是谁?最喜欢硬碰硬,以绝强的气势压迫敌人,杀伐气息再次爆发浩荡四方,持剑右手顺势劈出一道巨龙剑芒,瞬间爆发的能量激起周围空气一阵爆炸,两者在空中相撞。

轰隆隆!!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炸响声,连阵法光幕都发出一阵涟漪荡漾,巨龙剑芒余势继续以摧枯拉朽之势朝单相思袭来,她一惊,夜天涯这道巨龙剑芒力量强于她发出的数倍,不然攻击余势不会朝自己袭来,震惊中夹带着极致危险气息袭来。

单相思还在空中伺机而动的身影戛然而止,迅速做出反应提剑防御,依旧被轰飞到后方三十丈处,身上道道血口出现,染红劲装,她仍然无视,遂还要再战,当她望向前方时,嗯?夜天涯呢?

在单相思被轰飞的那一刻,夜天涯施展瞬移术朝她闪烁几下,单相思刹那间感觉脑后有气息传来,不想也知道是谁。

“我输了。”单相思开口道,没看出有任何的失落感。

“你不会这么轻易认输,期待往后你的表现,再战本公子。”夜天涯早已下台,声音淡淡传来。

轻抿红唇,单相思朝另一边下去。

“单相思,可愿来我云梦峰来修行,往后打败那什么夜天涯狂徒随手拍飞。”浅色海棠襦裙的少女,甜甜的发出邀请。

闻言,众人为之动容,云梦峰是五云之首啊,发出第一份邀请,居然是被打败的单相思。

不仅是云梦峰,二青三宫都发出邀请。

其他剑峰排名靠后的都绝望,怎么跟人家抢人啊!心中气愤冲天,强的越强,弱的依然弱,从抢人就看得出来,呜呼~

最后,单相思选择云梦剑锋。

“夜兄,不错喔?”剑有意含笑。

夜天涯一阵摸不着头脑,这莫名其妙的话语。

“我先去了。”百谷梁道了一声,便上台而去。

百谷梁的对手是一名清瘦少年,眉宇间散出阴冷之色,手提一柄弯曲的长剑,似弯曲毒蛇弓着身躯前行。

剑有意也发现了这一情况,开口道:“那少年有些古怪?”

夜天涯同时注意到此情况,凝目望去,顿了片刻。

“是百毒剑意,其出招之中含有剧毒,那怕碰上一丝也危险至极,可能危害到性命。”夜天涯凝重道。

“以百谷梁的性格,绝不会认输的,他危险了。”剑有意也露出担忧之色,三人自高山饮酒后显然以朋友自居。

“静观其变吧!”夜天涯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战斗一触即发,百谷梁携巨剑力劈过去,巨剑当棍使,砸出高台一道道地裂,而那少年如灵蛇般游去自如,舞出黑色的剑花横扫袭来,满天都是黑漫漫一片如同黑夜降临,遮住了阳光瞬间笼罩着百谷梁。

百谷梁的巨剑瞬间涨大几倍,却如轻剑灵活般,挥出一道庞大剑芒硬生生撕出一道口子,重见阳光,然而只是一瞬间后续的剑花又补上口子,漫天的剑花向下镇压,全无死角又含有剧毒,宛如一张毒网一样笼罩着,哪怕碰上一丝极为致命。

百谷梁意识到此时已陷入绝境之中,怒吼一声炸响苍穹,身上法力喷涌而出顷刻间尽数注入巨剑,轰鸣颤抖,强势倒劈一道巨大的剑芒,撕开大的口子,抓住这瞬息时间,百谷梁便冲出去,而黑色剑花大网尽数落在其身后,高台碎裂出一片区域。

“好险!”众人惊呼道。

冲出的百谷梁向前力崩击一剑,其势巨猛无比宛如往前方扔出一座高山,那少年径直不避开,蛇躯长剑硬顶上巨剑,轰了一声。

砰!

瞬间那一刻众人看清楚了,百谷梁连同巨剑倒飞出去,巨剑插在地上,百谷梁重重砸在巨剑旁边。

那少年的剑身弯曲后又弹展开来导致巨剑被弹飞出去,即使是这样,他瘦弱的身躯依然硬顶着那股巨剑冲击,脚过膝深深陷入高台一两尺有余,又狂吐出一口鲜血。

百谷梁爬起来,吐出几口鲜血,他往前冲时其剑尖在地上划出道道火花,百古梁大吼一声,跃向空中,顺势劈出一道巨大的剑芒,朝下方劈杀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