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紫映婳的愤怒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326字
  • 2019-04-14 22:12:01

“夜兄,这就是你所说的游戏?”剑有意有些郁闷道,这什么破游戏啊!

“剑兄不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吗?坐着此处欣赏人来人往。”夜天涯轻笑道。

“夜兄果然是同道中人,此甚合我意。”剑有意爽朗道,又一口美酒入喉。

“人生亦是如此,干嘛非将自己弄得那么累?留下更多的时间去欣赏路边的风景,岂不快哉!”夜天涯说道。

“夜兄所言极是!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呢?别人的眼光岂能决定我等的路,是非由人说,路在我脚下。”剑有意洒脱道。

“来,干一坛!”

……

两人身侧断续有人喘气攀过,侧目鄙视,这时有一人朝两人走来,只见他虎背熊腰着实彪悍,刚毅的脸红喘粗气,但其步伐沉重有力,显然是所到受压力不小。

“讨口酒喝!”那彪悍少年问两人道,显得有些厚实。

夜天涯闻言,轻笑道:“有何不可。”

剑有意给彪悍少年扔过一坛酒,随手道:“你可知道,攀登阶不能食用任何东西,否者该阶梯便视为最终结算目标。”

“知道!累死累活爬上去,还不如眼前美酒香。”那彪悍少年道。

“真汉子!”夜天涯说道,此人性格豪爽但却有些憨实。

“嘿嘿!”那少年憨厚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爹给我取名,百谷梁,叫我梁子就可以。”那少年说道。

“夜天涯,直呼其名或叫公子即可。”夜天涯轻笑道,有意结交该少年。

“剑有意。”剑有意笑着道。

“走,下山去吧!”夜天涯开口道。

……

三人并肩下山,第二轮考核已过,没必要在上面逗留。

山脚此时除了几名长老,并未有安排任何人,十六峰亦在第三轮即可甄选弟子。

暗赤衣老者瞳孔中的三人不断放大,冷声道:“别人争得头破血流往上冲,你们三人有没有上进心?竟在这里丢人现眼,不觉得可耻吗?若老夫有此后辈早一巴掌拍死百次。”

不理会暗赤衣长老那吃人的目光,夜天涯径直找个树靠着,慵懒气息散出,

莫是自持长老身份,暗赤长老早冲上去教训他。

“哇!居然有人登上七千八百,那是鱼无敌,他还在往上攀登。”

“紧跟其后不就是司徒娜娜和万人敌吗?”

“这一届天才真的可怕,有可能打破剑神创下记录。”

“紧随司徒娜娜后的那女子是谁?好陌生。”

……

夜天涯再往下看,是一名火焰赤衣少年紧随其后面,而少年身后又有不少的身影。

两个时辰后,神剑宗决斗场。

夜天涯抬眸望去,约有一千人通过,暗忖神剑峰考核极其严格严格,天赋在此处并不决定一切。

攀上最高七千九百阶的鱼无天,比肩昔日剑神之记录,夺魁格外受神剑宗大人物关注。

七千八百阶的司徒娜娜、万人敌、陌生少女等三人名字已呈宗主案前。

七千七百七十五的焚无边……成了万人瞩目的天才,皆受到大人物的首肯。

倒数三名的夜天涯、剑有意、百谷梁等接受万众的唾骂,甚至有个别脾气火爆的大人物几乎冲过来狠揍,恨铁不成钢。

暗赤衣老者在观望台机械般,发出惊雷声宣布着比赛规则:“第一轮以抽签方式比试,相邻的号进行对决……“

”第一轮淘汰的人若未被选中,亦入外门修炼,即使对手很强,尚有失败者表现突出依然会被选入十六峰修炼,亦不得杀人……少年们,冲吧!”

夜天涯懒散抬眸扫去,整整一百座高台凸出地面,其上有阵法加持避免能量乱窜,按此比试速度不多时便结束。

第一轮由抽签决定场次,夜天涯瞟了一眼第四五零号,那么对手将是四四九号的倒霉鬼。

两百人相继上场,每高台皆有一名裁决者,上场的少年们不约而同的剑拔弩张,战火不点自燃,拔剑相向,少女们哪能甘心示弱,谁说女儿不如男,杀杀杀!着实生猛尽显英姿飒爽本色,一片剑影纷飞中,有人不断被横扫出高台败北。

夜天涯懒洋洋撩起眼皮观最近的高台对弈,首先入眼的是波涛汹涌的部位,感觉不对,再移眸矫正,场上一男一女对峙,少年陡眉高鼻持一柄黑色长剑,少女浅花襦裙持一柄赤色轻剑,显然擅长缥缈剑法,两人上台不问出生年月,便朝对方冲杀。

少年提剑左劈右砍,连成纵横交错之势,步步为营推进,寻得时机便强势轰杀过去,道道剑光毫无怜香惜玉便袭向少女,只见少女宛如灵蛇出洞般在缝隙间穿梭自如,时不时出剑分解袭来的剑光,显得轻而易举,众人皆欢声喝彩。

浅花裙少女距离越迫越近少年,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下他自乱阵脚,长剑横扫两道半月斩呼啸袭去,欲逼退少女近身。

那少女确实了得,仿若轻鸿舞翩翩,扭动曼妙的身姿携浅花裙在风中荡起一阵阵涟漪,裙裾上紫罗兰朵朵娇艳绽放,迅速吸引了众多眼球,只见少女轻飘便到少年左侧,在少年惊愕美艳舞姿下未回神,少女一剑刺在少年左臂将其轰飞下台。

“紫映婳姑娘才貌双绝,在神剑峰踏上七千五百阶啊!是我等新生的女神。”

“那身姿舞态美得我都彻底动心了,我发觉我要恋爱了,目标紫姑娘,哈哈!”

“就你?滚回家去。”某少年鄙视着旁边流口水的小胖子。

少女憋了一眼离她最近的夜天涯,能让少女注意的,自然是少年那玩味般花公子的目光,仿若是在寻花采摘。

突然,又联想到之前少年在神剑峰坐着饮酒,分明证实了有点实力便骄傲自满的花心公子,她紫映婳最厌恶的便是这类人,大步朝夜天涯走去。

众多少年面色可谓十分有趣生动,嫉妒羡慕恨,也有人冷笑连连,修炼者沉迷女色,能有什么前途?

熟悉紫映婳的人都知道,她最厌恶这类花公子,曾废过几位调戏她的几位花公子,这少年要凉了。

“哼!看够了吗?再看本姑娘把你眼珠挖出来。”紫映婳冷冷道。

“紫姑娘可是跟本公子说话?若是的话,本公子答案是,姑娘你真美。”夜天涯含笑道。

“哼!等会碰到本姑娘,你跪地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紫映婳依然冷冷道。

“身材不错,就是脾气太爆比不得我家小溪,唉!”夜天涯叹息一声,谁也不知道他叹息什么。

闻言,又听到他叹息一声,紫映婳那火爆脾气窜了上来,拔剑朝夜天涯杀来。

夜天涯早就防备,前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两指瞬间夹住袭来的赤色轻剑,两人距离很近,紫映婳很清楚的看到他那清澈的黑眸,他俊秀的脸庞,忍不住惊艳一下,就是太花心了,哼!一会打残他。

两人瞬间僵持的动作顿时吸引了不少人,而夜天涯嘴角浅笑,夹剑的右手顺势往后一拉,紫映婳惯性的往他怀里撞,当将撞的那一刻,众人数百双眼睛都瞪直了。

此刻,夜天涯脑海里浮现一句话“别在外面沾花惹草”,收起了前世的某些习惯,微微向左侧移动。

“啊!”紫映婳惊叫一声,差点摔个抱月沉海状,美目里藏着的怒火几乎要将夜天涯焚化殆尽,再次被花心公子戏耍了,该死……混蛋。

这时有长老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此处不许打斗,不然都取消接下来的比试资格。”

下一刻,有几个少年越众而出,为首一名俊秀朗逸的少年径直走道紫映婳身侧,说道:“婳婳!要我出手教训他不?”

紫映婳听闻,美目直接喷出怒火来,怒道:“别叫我婳婳,万人颜你也滚。”

万人颜脸色变了变,今天紫映婳被眼前的少年惹祸了,自己也跟着倒霉,怒火遽然燃烧向夜天涯。

“小子,跟紫姑娘道歉!”万人颜冷声朝夜天涯说道。

“道歉是什么东西?没有前例,不然你来教本公子?”夜天涯针锋相对,心里盘算有什么办法打爆他。

“你很狂,不知道有匹配的实力没有?等着瞧。”万人颜沉吟道,比他哥哥还狂,说完万人颜便挥袖离开。

“你真是狂得没边了,知道他是谁吗?”紫映婳开口道。

“若知他是谁的谁,就退缩?这不是本公子的道心。”夜天涯淡淡道。

“哼!算你有点骨气!”紫映婳哼哼道。

空中传来“四四九同四五零前来十号比试台”声音。

夜天涯拾步下台阶而去,十号高台上少年手持透明三尺软剑,屹立于另一侧等待夜天涯。

少年开口道:“在下袁泉,请赐教!”

“夜天涯!”夜天涯手持黑色长剑,便冲杀过去。

“原来他叫夜天涯。”台下观战的紫映婳呢喃道。

夜天涯携一道剑芒横扫,粗长的剑芒宛若游龙般轰杀过去,袁泉却提软剑撩轰出一道弯曲的剑芒撞在一起,轰然一声,余势扩散至整个高台。

第一招平分秋色。

夜天涯嘴角微扬,试探一招而已,冲势不减携舞百道剑光,高台上密不透风的剑光如交织剑网一般,向袁泉笼罩袭来。

袁泉倒吸一口气,这瞬间能舞出百道剑光,这速度有多快才能做到啊!危险来袭,他软剑平绞而出,硬生生撕出一道口子并冲出。

夜天涯见鱼投上钩,一道宏大的剑芒宛如倒劈高山般砸过去,袁泉心头猛沉,他刚冲出便迎接上致命的一击,这少年凝聚剑芒速度太快了,甚至他来不及反抗,被重创轰飞出高台。

“四五零夜天涯胜,进入下一轮。”

裁决者惊讶之下收取夜天涯令牌,高声喊道。

“此子攻势太凌厉,一招接着一招,先招为后招设伏,称为剑道奇才也不为过。”大长老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旁边须白银发长老岂能看不出来,暗惊十七岁的少年居然有如此高的战斗天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