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生如戏好刺激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063字
  • 2019-04-11 18:26:05

夜天涯右手祭黑色长剑同叶小溪背对背,叶小溪手持冷月剑率先出招,娇躯周身爆发出一道道神光冲天而起,左手轻挥一道冰冷神光没入虚空,刹那间前方虚空出现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绵延这片苍穹。

五百古影卫尽数被笼罩在冰雪世界中,冰雪的冻结之力刹那间冻固着众人的血液,不由身体动作都一滞,即将释放的法力瞬间一凝,五百人心底猛然都一沉,大惊失色。

趁机,叶小溪控制着冰雪世界的飓风席卷着纷纷飘扬的雪花,形成一股股交错纵横的冰刀龙卷风暴迅速朝五百古影卫肆掠开来,顷刻间飓风卷起的人瞬间被搅碎,冰雪飓风世界呈现一片腥风血雨,漏网之鱼的古影卫几乎破胆丧魂的吓瘫在地上一大片,仿若是大陆上最恐怖的地狱都不如眼前的场景恐怖十分之一。

三少爷早已怒不可遏,这可是古家耗费无数心血培养的秘密力量,才一个照面就溃不成军且死伤无数,暴怒道:“给本少爷杀进去。”

此时,不用三少爷下命令,古影卫队长早已重振旗鼓率众人杀伐而至,同时叶小溪也动了,轻喝:

“一朝冰封三千里”

刹那间,冰雪世界释放极致的冻结之力将周围虚空中的的能量连同众人几乎尽数冻住,同时众人还看到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直安静的那个少年动了,只听道一声:

“一剑横扫百万军”

霎时,最前方古影卫被冰冻还未解开的全部淹没在此剑下,有不下五十人纷纷若流星般坠下星空。

远观的众人不由暗暗佩服道,这少年和少女配合得天衣无缝,少女争取片刻的时间,少年就绝强的杀招,这两人的战斗默契没有五六年是绝对做不到的。

此间,古影卫队长目呲欲裂,怒发冲冠,他周身燃烧的熊熊火海漫天席卷着冰雪世界,弹指间,冰雪世界剧烈摇摇欲坠两息后轰然碎裂开来,叶小溪受到反噬后,再也压制不住狂吐出一口鲜血洒在长空中,冰雪世界蓦然被火海世界蒸发。

趁势,所有的古影卫杀招铺天盖地的袭杀向两人,满天的刀光剑影宛如蝗虫过境,仿佛片刻间就可以淹没两人连渣渣都不剩。

“天下风云尽我搅”

然而,虚空中风云突变且大风狂呼起来,一只手掌印无限放大,几乎把这片苍穹遮蔽,其携带浩瀚的镇压伟力向下方铺天盖地的镇压落下,如蝗虫般的杀招纷纷被拍压沉入大地上,整个山河破碎起来,最下方的大江水砸起千层巨浪,靠近的人直接被压爆成血雾。

瞧见这血腥的一幕,远观众人心地激起轩然大波,少女绝世双体之姿,少年领悟天地法则一道镇压青年一代,那大风云灭世掌借助的天地之势,威力堪比通灵境高阶强者一般。

此时,古队长控制的火海世界在这一刻间同时淹没了两人,叶小溪释放十丈冰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蒸发,顷刻间局势反转成危在旦夕的险境。

此间,面对异常严峻的处境,处理不好两人可能陷入被火海困住,然后焚化成灰,夜天涯当然明白这一点,遂提剑划过虚空冲破火海,蓦然杀向古队长,欲减轻叶小溪的压力却被古影卫拦截下来,夜天涯心一沉,这防御无法突破,叶小溪有危险,一闪即逝抱着叶小溪朝大江闪去。

古队长发觉夜天涯的意图后,暴吼道:“快拦住他们!”

大江方向的古影卫纷纷轰杀而来,欲逼退两人退回火海世界然后被焚灭。

后有火海世界蔓延袭来,前方强敌,若再冲不过去,两人十死无生,夜天涯把心一横拼了。

夜天涯陡然间融入帝王虚相,横剑扫出一道惊天光剑以摧枯拉朽之势冲破截住的众人,顿时前方一片断肢残骸同血雨簌簌落下大江中,顷刻间染红成一条血河。

此时,两人身后的火海浩浩荡荡的在逼近,夜天涯不敢滞留片息,携叶小溪没入大江中,同时火海世界霎时焚至江面。

古队长暴怒,古影卫在第一次交锋中被斩杀百余人,这都是百年间以无数天材地宝资源才培养出来高手,今日却……

三少爷面如土色,随大手一挥,身侧的五位长老参加到追杀行列中去,纷纷没入江中,而古影卫围在四周虎视眈眈。

远观从没停止过议论纷纷。

“这两个少年这次危险了,这可是古家这次真正的巅峰战力,长老级别人物啊!”

沉入江底的夜天涯也感受到五股危险气息袭来,在江底两人岂能是通灵境强者的对手,夜天涯还有一战之力,叶小溪才空灵境初阶怎么抗衡?

夜天涯不在犹豫,江面炸裂一声且两人冲天而起,四周的古影卫冷漠的笑了,终于出来了,等着受死吧!

此时,五名强者跟着破江冲天,其中一名长老面露无边的杀气,愤怒道:“今日必撕裂你小子。”

夜天涯依然沉着冷静,仿佛追杀的不是他似的,淡淡道:”欲置本公子于死地的千千万万,尔等亦排不上号。”

“狂妄小子,老夫先直取你小命。”那名长老暴怒,提剑杀来,杀伐之光划过长空,即将而至,夜天涯连打出三道太极防御剑阵,还是轰推百米,被余波攻击到吐出一口鲜血。

“老头,不过如此!今日要斩杀你的不是我。”夜天涯抹去嘴角血迹,叶小溪闪过来,满脸急切之意豪无掩饰。

“公子,没事吧!”

“嗯?即使你有帮手又如何,能挡住我古家?”其中一名长老冷笑道。

“放心吧!”夜天涯随即朝四周某个方向大喊一声:“老头子,你赶紧过来灭杀这个狂徒。”

话未落下,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空间波动,两人身前出现一中年男子,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细细打量之下,众人倒吸一口气,这不是夜月大长老夜北城吗?那小子口中的老头子,不就是他爹吗?

“臭小子,你就使劲在外面浪,有老子在背后给你撑腰。”夜北城含笑看自己这个儿子,果然是自己的种,丝毫不下于年轻的自己。

众人一阵晕乎,这什么父亲啊?有这样怂恿自己儿子的吗?不过还真的有这个实力。

距离的较近的五名长老吓出一身冷汗,这该如何是好?

其中为首的长老深吸一口气,平复下颤抖的小心脏,心中骂道,谁大爷的惹这尊大神啊!遂朝满脸寒气的夜北城低身拱手道:“不知道是夜大人的公子,多有得罪,我们现在就赔礼道歉,并且撤退。”

“哼!道歉可以,以古家灭亡为代价。”夜北城冷漠道,不待众人有何反应,虚空探手一抓,一只巨大的手掌破空而出,瞬间捏爆了那名说话的长老化为血雾。

古家人心头猛然一跳,这是耀灵境强者,借天地法则隔空杀人,其境界之下皆为蝼蚁……

夜北城冷冷扫着其余四人,漠然道:“自裁或者被我灭杀。”

夜北城的话如星辰爆炸般在四周炸响。

四位长老愤怒顷刻间被恐惧代替,夜北城的霸道谁人不知,别的地方狂人大家或许不知道,但是这个地带绝对是夜北城最狂的那个人,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年轻时镇压这一代的人物,是附近绝对的地霸主级别人物。

“夜大人,你夜家虽强,但是我古家也不是软捏的柿子。”其中一位火爆脾气的长老愤怒道。

夜北城不言语,陡然间随手挥出一掌,掌印不大,有十丈左右却携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空间一片片碎裂,瞬息之间拍到那名长老头顶,他甚至来不及反应直接灰飞烟灭。

三少爷见到这一幕,脚下不争取的发软跪在地上,这夜北城太可怕了,连道歉的话语都不给说,随手就灭杀两位长老了。

余下三名长老更是无所适从,在别的强者面前或许有求饶的机会,但是在夜北城面前没有一丝可能,他霸道得没有让你有求饶的机会,他霸道得你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他霸道得叫人等待最恐怖的死亡,在绝对的死亡笼罩下,三名长老求生欲望本能爆发,祭出神兵欲发最强一击。

然而,夜北城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机会,恐怖的大掌顷刻间拍至三名长老化为灰烬,而不是血雾。

三少爷吓得整个人几乎没有行动的能力,不过在求生的欲望驱使下爆发不可思议的力量,拔腿就跑了百丈。

“再跑一步,连你一起杀了。”夜北城的声音穿破空气从背后传来,三少爷身形戛然而止。

“夜大人,饶命啊!”三少爷恐惧中参杂着无尽哀求。

“你携古影卫同我儿子和小溪战斗,这是你活下去的最后机会。”夜北城不容置疑道。

“若我等杀了夜公子呢?”三少爷心转如电。

“那是他命该绝,古家若有人敢逃一个,老子就屠一个。”夜北城开口道。

“好!”三少爷仿佛看到生机,把心一狠。

“臭小子,小妮子,该是你们表演给老子看了,哈哈!”夜北城大笑一声闪至后方观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