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踏雪寻梅水云间

  • 九天帝上
  • 南城红袖扶
  • 3688字
  • 2019-04-14 12:20:29

远观的众人瞧见古剑那饥不择食的模样,皆面露怒色,心中愤慨,却没有人上去阻止,担心惹火上身,实力比古剑强的比比皆是,可古剑背后有庞然大物的家族,谁敢得罪,谁能承受古家的怒火?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从来不适合这片大陆,要么你强大,要么你被蚕食,肉弱强食,强者才有发言权。

“哼!收起你的虚伪,惹到本姑娘,你能承受住我家公子的怒火?”叶小溪冷哼道,古家她也有耳闻,在葬月城虽然强大,她同样不惧。

“呵!就怕你家公子不来,不然一样被本公子斩杀。”古剑可不相信一个少女身边连护卫都没有,家族势力能强过古家?

言毕,古剑朝虚空探手一抓,众人只见一只五指大张的金色手掌朝少女抓去,宛如镀金般巨手在日光下灿烂生辉,划破虚空中的金色手掌五指呈渐渐收拢之势,仿佛下一刻就要擒拿住少女,不由都目不转睛,心中叹气少女不该遇到这个色魔。

此时,面对古剑探出的金色手掌来势汹汹,叶小溪眉头微蹙,随手扫出一道银色剑芒的击在金色手掌上,砰然一声炸响。

郝然两人依然站在原地不动,显然旗鼓相当,叶小溪知道,刚刚只不过都是试探一击而已,接下来才是战斗的开始。

众人动容震惊,惊讶的是十六岁少女,显然有契灵境巅峰的修为,绝对是天纵奇才,假以时日,定成为一名强者,可眼下在劫难逃。

“古剑纨绔盛名妇孺皆知,但其天赋曾位天才之列,只不过被纨绔盛名掩盖了。”

“古剑出道较早,显然占先天优势,更何况背后站着底蕴深厚的古家,造就了古剑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作风,少女有危险了。”

“你知道为什么古家不管不顾吗?”

“不知。”

“那是这些强大家族为了显示其强大,震慑四方。”

“还有这样啊?难怪到处有大家族公子兴风作浪,其家族不闻不问。”

……

“辱我家公子者,死!”叶小溪柳眉倒竖,仿佛是蛰伏了一座万年火山即将喷发,公子是自己的逆鳞,触者以死谢罪。

捕捉到叶小溪因震怒而通红的俏脸,古剑变态的忍不住心猿意马,叶小溪本就花容月貌,即使红颜一怒更显娇艳欲滴之色,一样能颠倒众生。

“姑娘,你最好乖乖顺从本公子,免得受皮肉之苦。”古剑戏谑道。

听闻,叶小溪俏脸一寒,冰冷之极的美眸扫向古剑,仿佛是道道冰冷刀光射向古剑,身上跟随着爆发出无边冰冷的气息,浩浩荡荡朝四方扩散,附近的众人如同身坠冰窖,急速远离战场范围,只剩下临空对峙的两人。

古剑神色微变,急忙运转法力抵挡着这股冰冷刺骨的气息,未等古剑有其它念想,前方的少女已开始下一个动作。

只见叶小溪玉手持剑,轻抬遥指前方虚空,法力涌入冷月剑,光芒大盛迸发冲向苍穹,虚空中骤然出现了一片冰雪的世界,迅速笼罩着古剑,只见十里雪花簌簌落下,古剑感觉到冰冷气息更盛之前。

众人大惊失色,这少女居然是冰类罕见体质,至少估算资质不下于天品,不然不可能掌控如此旁大的冰雪世界,要知道资质天品与天地灵气更加契合,掌控周围的天地灵气数量和质量都远远高于常人。

此时,古剑感觉体内的灵力运转慢了下来,仿佛整个经脉都要被冰冻,他神色一变,急忙释放法力形成金色护体罡气,仿佛沐浴在一片金光中的佛陀,顷刻间挡住这股冰冷气息的侵袭,再度运功驱除体内所有寒气,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叶小溪眉头一挑,冷道:”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就要承受本姑娘的怒火。”

骤然,冰雪世界中刮起了阵阵冷冽的狂风,风雪交加,瞬间狂风席卷着雪花形成惊天龙卷风,宛如龙蛇乱舞般轰向古剑。

众人心地突然掀起了滔天大浪,什么?双体之姿,风冰一体,绝对不亚于一颗星辰爆炸那般摧残着众人心灵,给的震撼太大,一时有的人呼天抢地起来,天道不公啊!

古剑同时俊容神色大变,疯狂猛灌灵力入玉骨扇中,顿时金光四射,呈扇型在他前方虚空形成了一堵金光结界高墙,欲挡住白色龙卷风。

砰砰砰!

金光结界璀璨震了震,神奇般的挡住了来势汹汹的白色龙卷风轰击。

“哼!纵然是双体之姿又如何?”古剑冷哼道,虽然自己是普通的金刚之体,但有爷爷赐于的玉骨扇,堪称攻防一体,这就是家族深厚的底蕴,不是这些小家族能比肩。

观战的古家长老,双目微眯,低语道:“大少爷拥金灵之体,攻防兼备,在普通体质中名列前茅,修为比少女高,再者有玄妙无穷的玉骨扇作为神兵功伐利器,纵然不敌也不至于落败。”

远处众人有人议论开来。

“五大天地宠儿的精灵先天体质,少女居然有两道,双体之姿成长起来,太可怕了,老夫还从未见过。”

“不过,少女修为尚浅,依然无法抗衡古剑的金灵体质。”

“纵然惊才艳艳,天资绝世,也逃不过今日难劫。”

“修炼界一句话说的没错,契灵境是人体与天地灵气相契合的过程,若契合度高,不管是修炼还是战斗都强于常人,这少女明显基础扎实。”

“那就让你瞧好了,双体之姿的真正威力。”叶小溪临空冷冷道,连自家公子都对自己称赞有加,居然有人小瞧自己,你算什么东西?

随即,叶小溪玉手轻挥,冰雪世界中的狂风化作一道道凌厉的风刃,铺天盖地的袭杀在那道金光结界强。

呼呼呼!

霎时,金光结界墙一阵摇晃后,古剑心底微震,随即疯狂的注入法力入玉骨扇中,顿时金光结界墙渐渐稳定下来了。

“哈哈!金灵之体不愧是防御界名列前茅的体质。”古剑不由兴奋道,顺势给了远处古雨一个挑衅的眼神,好像在说,“看到没,双体之姿又奈我何,你拿什么跟我争少主之位。”

“是吗?”叶小溪神秘笑道,疯狂的往冷月剑注入法力,剑体凝聚出了一道十丈的冰剑,迸射出冰冷的气息仿佛能冻人魂魄,连空气似乎承受不住都被凝固了。

与此同时,古剑的笑容凝固在空中,要是被轰到非得重创或者死亡,不能一味被动的防御,冷笑道:“让你也尝尝公子的攻伐之术。”

古剑挥手撤出金光结界墙,临空而立,疯狂的往玉骨扇输入法力,顿时玉骨扇金光芒四射,只见扇屏上形成一匹巨大的铁马奔驰而出,在铁马上郝然骑着一位黄金巨人,手持金戈,威风凛凛,古剑不由满意的笑了。

众人不由呼吸一搐,这是是两人级别该有的战斗吗?不等众人多想,只听见两人同时喝道:

“冰剑雪冷斩千秋”

“金戈铁马葬英魂”

众人只见十丈冰剑携万钧之势与疆驰奔腾的金戈铁马就要撞在一起,距离从千丈……百丈……近了,撞!!!

轰轰轰!

仿佛空间因剧烈的碰撞震动得就要坍塌般,其冲击的气浪猛烈朝四方虚空荡漾,在很远的众人都被推出几步。

众人气血翻滚之余,急忙寻找两人身影,只见两人各退百米,不约而同的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受伤不轻,这一式中平分秋色。

“古剑今天却跟后起之秀的少女天骄打的平分秋色。“

“少女在葬月城出名了,甚至蔓延到周边的大城。”

“哼!如果你实力仅于此的话?接下来就可以去死了。”叶小溪柳眉微蹙凤目渐冷,公子踪迹不知,不能在拖下去。

叶小溪依稀记得公子曾说:“这世上本公子都不舍欺负小溪,谁敢欺负?犯者,必诛他九族。”

想此,叶小溪的气势不断的飙升,玲珑的娇体爆出了一道道神光,顿时冷月剑上形成一朵朵冰梅花,纯白冷艳,叶小溪剑指青年冷喝:

“踏雪寻梅水云间”

只见,百道冰梅花朵极速朝古剑袭杀,宛如一群白鹤队形在空中极速朝一个方向飞去,冰梅花在途中花瓣全部脱离花托,顿时又形成万瓣白色冰瓣花海,宛如天上的一朵白云般,朝古剑淹没去。

与此同时,远远的古剑就感觉道这冰花海散出来的危险气息,心想要是被白色花海淹没,非得形神俱灭不可,生命受到威胁的古剑彻底爆发了,猛然挥出玉骨扇,横在他头顶虚空中,迸射出万道金光在他四方周身形成金色结界墙,将他罩在中心,宛如浇筑般一根铜墙铁壁圆柱死死的将古剑护住在中心。

当施展这一切完了,古剑笑了,古家长老也笑了,形成的铜墙铁壁可谓堪称防御之最,这少女再强也破除不了。

霎时,纯白的冰花海淹没在金柱结界墙上,发出砰砰的剧烈撞击声。

叶小溪娇喝:“死。”

只见每瓣冰花隐约流转着风刃,宛如千万把刀片似的割碎了金光圆柱后淹没古剑,瞬间古剑被割碎成千万道碎片,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形神俱灭。

他到死都不明白,堪称防御最强的铜墙铁壁居然如同木桶一样不堪一击,其实不怪它,叶小溪释放的冰花里含有风刃的锋利和冰雪的冻结之力,两种力量融合在一起,他的金灵之力形成的铜墙铁壁如同虚设没什么区别。

古长老和众人皆瞠目结舌后,表情转大惊失色,无边的愤怒燃烧着古长老全身,大少爷死在他面前,他罪无可恕,回家族后必定被降罪,此时的他宛如爆发的火山,随即朝叶小溪暴怒道:“我要你死。”

言毕,古长老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掌握成拳形,爆发了无可匹敌的气势,拳头上顿时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宛如一颗小太阳一样,炽热的气息随后向四方蔓延,一拳轰向叶小溪。

众人皆惊,古家长老乃是通灵境高手,这一拳含有天地之势,不是古剑空灵中期能比拟的,这一拳下去,这少女必死无疑,不管她刚才多么的耀眼,不管她是何等的惊才艳艳,天赋绝伦,终将湮灭在这一拳下,很多观战的人,不由暗暗心痛天才命短,多桀,可又能怎么样呢?古家在这一区域乃是地头蛇,底蕴深厚。

所有人都痛恨古家的同时无可奈何,又痛惜天才少女的陨落,都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

感受到死亡气息的袭来,叶小溪不由渗出无力感,这就是通灵境强者,一招一式都含一丝天地之势,天地之威,在绝强实力面前,自己的力量显得渺小不堪。

随即,叶小溪脑海不由浮现了公子绝世的俊俏容颜,千秋风华绝代,至少在她心里这么认为。

人群中的万俟凤等人撕喊声叶小溪置若罔闻。

这一幕的发生只是在电火花之间。

死亡的烈火拳在逼近,顷刻间就要淹没小溪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