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十八层地狱任我闯(四)

  • 我真是超级富二代
  • 羌塘老牧人
  • 2013字
  • 2019-06-29 18:28:51

汗珠从也昊然的脸颊上滑落,滴在衣领上。

“夏姐,你快走!”叶昊然大声说道:“这家伙身上有刀。”

“谁都别想走!”此时站在叶昊然身后的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们上来了,那我就让你们和楼底下那家伙一起陪葬。”

叶昊然木楞的站在原地,他不敢动,因为他感觉腰间的匕首正在一点点的刺破衣服,扎进皮肉。

夏沫并没有走的意思,她迟疑了片刻,说道:“放了他,他只是广场的一个员工,即便你杀了他也没什么用,有什么仇什么怨你尽管冲我来。”

此时,夏沫脱掉了外套扔在了地上,而后卷起袖口,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姿态。

见状,男子将叶昊然推搡到了一边,大笑了起来,“果然这华龙商业广场的女老板就是不一样,浑身上下都偷着一股霸气。”

和张文浩结婚的时候,夏沫发誓再也不会动用武力。但是现在恐怕只有武力才能解决问题。

“夏姐,这......”

“这里交给我,你下去。”夏沫的声音很严肃,准确的说,夏沫说话的时候更像是命令。

叶昊然用手支撑着地面,艰难的站了起来。迟疑了片刻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楼顶的通道口走去。他知道自己现在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叶昊然走到通道口的时候,回头说道:“夏姐,真的不用帮忙吗?”

在叶昊然看来,夏沫根本就不是那个男子的对手,那家伙的力气很大,身上还有武器。把夏沫一个人留在这里,叶昊然的心里过意不去。夏沫和张文浩给了他们小两口如今美好的生活,宽敞的房子,令人羡慕的工作。

“啊!”叶昊然怒吼了一声,竟转身朝着那男子冲了过去。

不过下一刻,那把尖利的匕首也刺进了他的腹腔。暗红色的鲜血沾满了男子的手。

随后男子还在叶昊然的肚子上踹了一脚,“不自量力,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英雄救美。”

夏沫的脸色骤变,准备过去查看叶昊然的情况,不过却被男子各挡住了去路。也是这个时候,夏沫才看清男子的脸。

鹰钩鼻,脸颊上纹了两朵梅花。这个人的容貌,夏沫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他是那个境外组织的一员,是他杀害了自己的母亲,也是他让那个原本宁静的小山村,在十多年前变成了黑暗炼狱。

“夏沫,别担心,他没有伤到要害,死不了!”男子冷笑着,在黑夜中那诡谲的笑容,就像是一头恶魔站在夏沫的跟前。

“没想到是你!”夏沫尽量克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淡淡的说道:“看来今天是时候做一个了结了。”

“你们华夏冤家路窄这话还真有道理。”男子把刀扔到一旁,用冰冷的声音说道:“要怪只能怪你嫁给了张文浩,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发生。”

夏沫笑着没有说话,嫁给张文浩她从未觉得后悔。

片刻后,夏沫再次看向男子,说道:“看来这么多年你们一点都没变,依旧是一群走狗!”

夏沫可以的把最后的几个字咬得特别重。

男子摊了摊手,说道:“走狗又怎么样?像我们这种人,活在世上就使为了钱,只要给钱,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说着,男子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夏沫袭来,靠近时包子大的拳头眼看着就要砸在夏沫的脸上。

夏沫一个滑步轻巧的躲开,随后伸出手掌在男子的后背上猛拍了一下,男子身体前倾,缓冲了几步才稳住重心。

紧跟着,夏沫一个高脚横踢眼看就要踢中男子,男子冷笑了一声之后伸出手臂挡了下来。

男子后退了两三步,阴笑着说道:“看来这些年你没少下功夫啊,上来就想要我的命。”

夏沫根本没有理会男子所说的话,举起双拳长短拳并用继续向男子发动攻击,男子显得有些吃力,但还是全都躲了过去。

最终,男子抓住了夏沫的手臂,轻轻一拧,夏沫在空中翻滚了一圈之后摔在了地上。

“卑鄙!”夏沫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朝着男子发动攻击。

男子一边躲避着夏沫的攻击,一边笑着说道:“小姑娘,我很佩服你的侠肝义胆,只可惜交手的时候你这么愤怒,是大忌!”

男子敛起笑容,目光深邃的看向夏沫,忽然伸出手掌直接掐住了夏沫的咽喉,另外一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对着夏沫。

“别动,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男子狞笑着说道:“小姑娘,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说完,男子一脚踹在夏沫的肚子上,夏沫整个身子往后倒去,脊背重重的砸在地上。

男子快步走到夏沫的身前,用匕首指着夏沫的脑门。

“你杀了我吧!”夏沫双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但是很快男子用脚踩住了她的脚踝,疼痛难忍。

“杀了你,岂不可惜?”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杀了你,并没有任何的价值,倒不如让你带着十几年的怨恨继续生活下去。”

男子的笑声划破天际,在夏沫听来是那么的刺耳。

“不会,即便我死了,文浩也会替我报仇!”夏沫咬了咬牙说道。

“张文浩?”男子用匕首在夏沫的脖颈处轻轻的划了一下,立马出现了一道口子,“别做白日梦了,现在张文浩已经自身难保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去墓园里面祭拜他的。”

“不可能,不可能!”夏沫有些失神的说道。

“哼,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没空在这里和你纠缠下去。”男子捡起地上的另外一把匕首,蹲在夏沫的跟前低声说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送你去见你亲爱的丈夫。”

男子缓缓的起身,朝着通道口走去。

不过就在他刚到通道的时候,三把飞刀同时刺穿了他的胸膛。

紧接便是男子摔下楼梯的惨叫声。

黑暗中,夏沫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在人群中消失。

他,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