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讽刺的礼物

  • 我真是超级富二代
  • 羌塘老牧人
  • 2087字
  • 2019-06-07 13:00:00

“须臾,住手,他是.......”洛擎天忽然出声,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须臾摆了摆手。

“洛兄,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你放心,我现在是不会杀了他的。”说完,须臾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张文浩冷笑了一声,“即便你有再强大的能力,我也可以战胜你。”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而且对方咄咄逼人,张文浩就更没有隐藏实力的必要的,不如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

不过就在张文浩气沉丹田,准备迎接战斗的时候,须臾忽然大小了起来,“别着急,在打架之前,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

说着,须臾朝门口看了一眼,两个黑衣人便走了进来,而他们之间架着的人竟然是夏沫。夏沫脸上全都是伤痕,此时已经昏迷不醒。

张文浩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可是他知道现在必须保持冷静。冲动只会让对方更容易找到自己的破绽,那么到时候自己必输无疑。

尽管须臾口口声声说会杀了自己,可是如果到时候输了,受到非人的折磨,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张文浩的眉头这皱了起来,咬着牙看向须臾,愤怒的说道:“你是白牡丹的人?”

须臾冷哼了一声,“我就是我,当然,白牡丹那种小角色还没有资格收买我,我只是对你比较好奇而已。”

“放了他!”张文浩担忧的看着夏沫,“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小人,竟然要想要挟我。我还真是天真,没想到这整个就是一个骗局。”

说完,张文浩看向洛小夕,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恨。

“不,张文浩,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洛小夕似乎是明白了张文浩的意思,连忙解释道。

张文浩狞笑了起来,说道:“现在解释已经晚了。”

洛擎天阴着脸,没有说话,本来见到了多年没见的老朋友须臾,他的心里很高兴,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来找张文浩麻烦的。

洛擎天想要出手阻止,可是却有心无力,他现在筋脉淤塞,要是强行使用白虎之力,只有死路一条。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张文浩可以活下来。毕竟他很清楚须臾的实力,即便张文浩有青龙血脉护体,也不一定可以战胜须臾。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出声,即便他们不了解张文浩和须臾的实力,可是整个大殿里都透着一股寒意,让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可以啊!”须臾说完之后,两个黑衣人竟然把夏沫给直接扔在了地上,“没事儿,她还活着,我可以给你打包票,只要你战胜了我,以后你心爱的人就是安全的,白牡丹不会再找她麻烦了。”

“是你逼我的!”张文浩的脸突然变成了青紫色,眼眸中血色涌动,满是杀意。

须臾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在张文浩的眼睛里看到了一股潜藏的力量,不过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因为二十多年前,面对同样怀有青龙血脉的张武,须臾也将变成了废物。

许久,须臾的面色终于发生了改变,先是讶异,后来是恐惧,再到后面就变成了不屑一顾。

此时,洛少丰已经清醒了过来,他并不认识须臾,看到了他身上的气息,洛少丰更为惊讶,在他眼里,张文浩已经够可怕了,可是想须臾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

洛小夕此时开始担忧起张文浩的安危来,此时那个叫须臾的家伙,似乎并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不是自己,张文浩遇上麻烦!要是张文浩败了,输了,或者被这个叫须臾的男人杀了,那就没有人救自己爷爷了。想到这里,洛小夕偷偷的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不过就在两人对峙之时,洛擎天突然眼前一亮,他好像在张文浩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张文浩正在逐渐变强,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浑厚,转眼间已经和须臾相差无几了。

“哦,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青龙血脉生生不息的原因。”须臾嘴角上扬,说道:“不过今天出了让你活下来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让青龙血脉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化龙?洛擎天虽然听说过怀有青龙血脉的人可以化羽成龙,可是目前仅仅是猜测,到底张文浩是不是化龙,他真的不能确定。

至于此时的张文浩,心里除了愤恨,完全没有更多的想法,他现在只想战胜须臾,救走夏沫。可是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微妙的变化。

见张文浩不说话,须臾冷笑了一声,说道:“这就怂了?我还以为我需要费点劲才可以拿到白牡丹给我的佣金,没想到这么容易,真有意思!”

听到这话,洛擎天倒是率先说话了,“须臾,你怎么?”

他本以为须臾只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强大,可是现在看来,须臾完全就是别人给收买了,刚才这家伙说的一番话,不过就是自恃清高罢了。

“呵呵,洛兄,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收了白牡丹的钱,免得那女人拿这些钱去祸害更多的人。”须臾漫不经心的说道。

洛擎天气的说不出话来,冷冷的看向须臾。看来眼前的须臾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心怀正义的侠士了。

须臾也不再理会洛擎天,看向张文浩,说道:“小子,别犹豫了,反正最终你也会活下来,你这样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罢了。”

在须臾眼里,张文浩有一天终究会变得比他强大,只是从二十年前开始,须臾就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二十年前不行,如今也不可以。既然心生恐惧,那么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在这家伙还没有成龙成虎之前,将他废了!

在名誉和金钱面前,人,永远都是自私的!须臾也没有能够逃出虚荣的牢笼。

此刻的须臾看着张文浩,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不起眼玩偶!不过,许久之后,可能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须臾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动手!”

说着,须臾抬眼看了看旁边的两个黑衣人,伸出手掌,放在脖颈前,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