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一次约会

  • 我真是超级富二代
  • 羌塘老牧人
  • 2056字
  • 2019-05-30 19:00:31

两人坐在车上,张文浩默默的点了一根烟。

“你好像和在家里不太一样。”张文浩淡淡的说道。

夏沫浅笑着是说道:“这个秘密以前你不就知道了吗?有的时候要适当的隐藏自己的锋芒。”

张文浩看向了夏沫,他知道夏沫这是在提醒自己,要学会隐藏自己身上的戾气,这样才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张文浩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放心,以后我不会这么冲动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张文浩还是暗道,当然,招惹我老婆的情况除外。

“走吧,我们去兜兜风,一会儿再回家。”夏沫似乎有心事,看了看张文浩说道。

张文浩点了点头,随后便发动了车子,朝着海边开去。仔细想想,这应该是他和夏沫的第一次约会吧,认识了这么久,还从来都没有这样独处过。

“今天,白雪那边暗中得到消息,白牡丹要暗杀我。”夏沫看着窗外,云淡风轻的说道。

张文浩皱了皱眉头,“因为上次的事情?”

夏沫点了点头,“她以为上次是我杀了长谷川,说给我一天的时间找保护我的人,之后的三天,她每天都会派人来暗杀我。”

张文浩陷入了沉思,那个叫白牡丹的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这样花里胡哨的招数亏她想得出来。

“一群乌合之众,你应该可以轻松应对。”夏沫的实力,张文浩是清楚的,尽管现在张文浩变强了,但和夏沫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她只是善于隐藏自己的锋芒罢了。

“不,现在我不用自己保护自己了,因为有你了。”夏沫看向张文浩,甜甜的说道。

张文浩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此时,浙东市地下拳馆的办公室里面。白牡丹脸色阴郁的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张地图,显示着一个红点,正是张文浩和夏沫所处的位置。

自从长谷川死后,白牡丹和某国生意上的往来就彻底的断了,这使得她在地下拳馆的经营了很大的影响。毕竟地下拳馆属于黑色经营,中间需要打点很多人,不然早就被编制里的人给一锅端了。

而造成生意上困境的就是那个叫夏沫的女人,虽然探查之后,并没有真正了解这个女人的底细,但是这一次白牡丹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女人给除了,这样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此时,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走到了进来,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老板,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动手了,如果等到明天的话,估计她就跑了。”

白牡丹瞅了黑袍男一眼,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就不信她身边真的有比你还要强大的人。”

黑袍男本想要说什么,但却止住了口。他想起了上次在贺龙山上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年纪轻轻身上却有青龙血脉,如果不是逃得及时,恐怕就要栽在那小家伙手里。

而那年轻人,和那个叫夏沫的女人之间,肯定是有联系的。只不过,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和白牡丹交代,毕竟黑袍男自己身上也有关于青龙血脉的很多秘密。

“是,明天我们会按时出发。”

说完,黑袍男快步的离开了白牡丹的办公室。白牡丹看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红点,冷笑着说道:“女人这种生物,注定是相互排斥的!”

冰冷的话语,让办公室的温度骤然降了几分。

浙东市滨海城市,因为海港经济的支撑,已经让浙东在短短的两三年之内变成了新一线城市。很多的人也开始趋之若鹜进入浙东,为的就是在这个新兴的城市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芦月梅之所以回国,就是因为看重了浙东的发展,在这里,商人们大有可为。

张文浩带着夏沫来到了海边,他们坐在岛边的礁石上看着远处城市的夜景。张文浩还是第一次感觉生活原来是那么的惬意,以后老了,张文浩希望可以带着夏沫住在海边,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过普通人的生活。

只是现在,一切都还很遥远!风起云涌的大都市里,一切都是未知。

不过好在,张文浩已经有可以保护夏沫的能力了。

“快看,是流星!”夏沫指了指天空,笑着说道。

夏沫刚说完,张文浩扑通一下就跪在了礁石上,由于用力过猛,膝盖被硌得生疼。

见状,夏沫笑得更欢了,咯咯的笑了起来,“噗,你还真好玩,见流星别人都是许愿,你这直接跪拜了,哈哈,笑死我了。”

夏沫捧腹大笑,而张文浩则是呆呆的看着她,有些痴迷。说来,张文浩还是第一次见夏沫笑得这么开心,女人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发现有些不对劲之后,夏沫嘟了嘟嘴,尴尬的看着张文浩,“你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张文浩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夏沫看着天空,沉思了片刻之后,看向张文浩,“说说刚才你许了什么愿!”

“给我生一堆大胖儿子!”说着,张文浩就笑着跑开了。

“你站住,谁说要给你生儿子了!”

“我已经许愿了,来不及了。”

两人的打闹声不断的在海滩上回荡着。

不过此时,一个黑袍男出现在两人面前,打破了原本还算欢快的氛围,海风袭来,周围的空气也在刹那间变得冰冷了几分。

“原来是你。”张文浩定睛一看,想起了贺龙山上遇到的那个黑袍人,从气息上判断,是同一个人。

“身上果然尽是青龙之气,龙之血脉果然不同凡响。”黑袍男的脸上露出不阴不阳的笑意,看不出他是在赞赏,亦或是嘲讽。

“跟我来!”黑袍男的深夜具有极强的穿透性,声音还在,但转眼间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文浩看了夏沫一眼,随后循声追了过去。

夏沫本想追上去,可是一想到张文浩现在身上的青龙血脉已经更加浑厚了,干脆回到车里去了。男人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

安全感这种东西很奇妙,至少张文浩给了夏沫足够的安全感!不管现在张文浩做什么,她都很放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