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苏醒
  • 巫旅
  • 光脚走路
  • 3253字
  • 2019-04-08 15:02:11

沈元费力地睁开眼睛,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喉咙发干发痛,脑袋头痛欲裂,鼻尖刺鼻欲呕的气味都没能稍分一下他的心神。意识空间中大量的信息争相涌入,在大量信息的冲击下,沈元只记得自己的基本身份,另外的却无暇他顾。

喉咙处撕裂的感觉让他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呵呵呵的喘息着,妄图能汲取更多点的空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脑海里的涌出的信息变得缓慢了下来,沈元终于有精力仔细分辨脑海里多出的信息。

奎恩·多德?

奎因斯·多德?

乌鸦?还是沈元?

这一刻,沈元对自己的身份有些不确定起来。

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身体本能的扶着墙朝着某个方向走去,走上数步后,他才察觉到,自己站着的地方竟是一条小巷子,而他,更是刚刚从一条发臭的阴沟里走出来,怪不得身上刺鼻欲呕的味道久久不散。

无月的晚夜寂静无声,在蹒跚的走出阴冷小巷后,沈元脑袋中的暴乱记忆才缓缓平息下来。他本能的感到自己需要尽快的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找一个安静的场所消化脑海中破碎的记忆。脑子虽然混沌,但沈元脚下却是不停,随着他的体力渐渐回复,他的脚步快了许多。

清冷的街道上,只能用脏乱臭来形容,已经沉寂在脑海中的破碎记忆自然而然的从心底浮现出一个名词,莫度街,提格城格斯特区的一条普通街道。

作为提格城有名的平民窟,莫度街附近的街道在格斯特区中也是排的上中优质地段了,大量的廉价出租房集中在这里被出租出去。不幸而又大幸的是,沈元的小窝就在隔着莫度街的新特里街上。

不长的路程,沈元却整整走了半个小时,按说在这种混乱不堪的平民窟的夜晚,敲闷棍,抢劫,背后捅刀子是常有的事,但直到沈元关上小窝的大门,都没有发生什么事。

在狭窄的盥洗室中脱下发干发臭的衣服裤子,沈元有些恍然自己一路平静无事的缘由,他手上的衣服裤子,居然是一整套的巡警警服。显然警服在平民窟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

没有再多想这些,当务之急是他的脑袋空空,急需要把之前涌入脑海的记忆碎片理顺消化吸收。把自己扔在只能蜷缩着睡的破旧小床上,沈元的精神不片刻就自然地沉入了莫名出现的意识空间中。

黑暗之中,一汪清澈的池水异常醒目的伫立中央。沈元环顾四周,心底自然而然知道了自己进入了意识空间,中央的一汪水池,也在他记忆中浮现,灵能池,巫师的力量源泉。没来得及细想下去,远处无边黑暗中,无数细小的记忆碎片仿佛感应到了沈元的到来,争先涌了过来。

新特里街的清晨,没有阳光照射的进简陋的小屋,昏暗的小窝中,沈元缓缓睁开眼睛,眼中再不复原来的迷茫昏沉之色。此时的他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完全消化了脑海中的碎片记忆。说起来,他穿越沉睡后的经历颇为离奇曲折。

沈元并不是刚刚穿越而来,而是在他现在的身体还是胎儿状态时穿越而来,并与原来胎儿中的灵性合二为一。

当时的情况下,或许是两者合一的缘故,强大暴乱的精神力量暴力开辟了沈元现在的意识空间,更源源不断的扩大着他的意识空间。要是没有外力干涉的话,他的最终下场可能会撑爆他还在胎儿状态未发育完全的大脑。

万幸的是,伴随着沈元一同来到的,除了他自己穿越而来的精神外,还有一道完整的信息,六晶柱冥想法,成了当时沈元的救命稻草。

冥想法名字虽不怎么出彩,但却是实打实的高要求顶级冥想法。按六晶柱冥想法的信息描述,修习此法的人需要耗费海量的精神力,用以凝结六颗精神力核心,并以这六颗精神核心为支柱,其中四颗分立四方的基柱,两颗为上下顶柱,辅以秘法巫阵,构筑出由两个金字塔形晶体合并而成的晶体状灵能核心,即八面六柱灵能晶体。因为是以六颗精神核心作为灵能晶体支柱,所以冥想法被称之为六晶柱冥想法。

以当时危急的状况,沈元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孤注一掷开始了灵能晶体的构建,至于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真正上手六晶柱冥想法,沈元惊觉到六晶柱冥想法凝结六颗精神核心所需要的精神力出乎意料的庞大,以他差点撑爆意识空间的精神力,竟才堪堪够凝结出六颗精神核心。到构筑灵能晶体时,他的精神力已接近枯竭,为了完成最后的步骤,他不得不以绝大的毅力拼尽全力才以六颗精神核心为支柱,构筑出了八面六柱灵能晶体。

刚刚完成这些的他,意识当即陷入了无尽深处的沉眠之中。而之所以会造成这种状况,原因还在于六晶柱冥想法从精神核心的凝结再到构筑八面六柱晶体,必须一气呵成,中间不能有任何的中断。导致即使以沈元融合新生婴儿灵性的天生精神力天赋异禀的人,都险些不能完成六晶柱冥想法的初级修行。

八面六柱灵能晶体虽然初步修成,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沉重的,沈元的主意识无限期沉睡,若是没有特殊际遇的话,他的主意识直到肉身死亡都不可能会有苏醒过来的一天。而这具婴儿身体,在继续孕育的过程中,渐渐形成了另一个表人格,随之诞下后,被赋予了奎因斯·多德的名字。

与奎因斯·多德一起诞下的,还有表人格奎因斯的同胞哥哥奎恩·多德。这一点是表人格奎因斯所不知道的,也是沈元在融合了表人格的记忆后,才清楚了解到这一点。

究其原因,是多德一家在奎因斯五岁那年遭难,父母同时遇害,奎因斯兄弟两人被人贩子掳走。幸运的是奎因斯的哥哥,在当时的警察局破获的人贩走私案中,被幸运的救了出来。而奎因斯的遭遇就没那么幸运了,在辗转数次后,被卖给了一神秘组织。

年幼的记忆总是模糊的,十数年岁月光阴,奎因斯早已记不清自己的哥哥的摸样,只依稀记得曾经的他有过一个温暖的家,有疼爱自己的父母以及一个大不了自己多少秒的哥哥。

被卖给神秘组织的奎因斯,没有被用作人体实验这样邪恶的用途,而是被带到了一个有着很多同龄人的地方,从小开始进行残酷的训练。

没有亲情,友情这些多余的东西,只有最残酷的无休止的训练。五年后,奎因斯才依稀耳闻到,他所在的组织名为秘影,据说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刺客组织。与此同时,他的优异表现为自己在秘影赢得了属于自己的代号,乌鸦。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串数字。

这一年开始,训练进入更残酷的阶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在训练中死亡,为自己的弱小,愚蠢,胆怯失去生命。

这种在死亡阴影下被追赶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奎因斯16岁那年,一次莫名的意外,这个秘影的训练据点出现了重大变故,趁此混乱良机,与奎因斯同龄的很大一部分预备役刺客,包括奎因斯,都趁乱逃了出来。

虽然成功的逃出那地狱之地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但这远远不是结束,反而是一个开始。无休止的逃亡的开始,无休止的追杀的开始。

以秘影如此庞大的组织,怎么可能会任由手下训练的预备役刺客摆脱他们的控制,更何况接受过晚辈训练的奎因斯非常清楚,叛逃出秘影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作为一个还未进阶职业者的学徒级刺客,奎因斯的逃亡自不是一帆风顺,不过从数次遭到追杀所遇到的刺客都不是职业者,他就意识到,他们这些叛逃者,已经被当做了秘影训练刺客练手用的猎物,可以预见,在源源不断的预备役刺客的追杀下,死亡只是早晚的事。

命运没有放下继续捉弄奎因斯的想法,在他逃亡到提格城郊外的时候,奎因斯意外的遇到了一个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而这具尸体的容貌与奎因斯几乎分毫不差。此时的表人格奎因斯隐隐意识到这具尸体的主人可能是他已然没有多少记忆的哥哥奎恩·多德,只是以当时奎因斯的状况,没有多少留给他的时间去更深入的探究什么了。

没有过多的想法,奎因斯当即就决定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冒充奎恩·多德。在换上了奎恩的巡逻警服,把奎恩身上一应的零碎带在身上后,奎因斯最后埋葬了奎恩,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提格城。

奎因斯并没有把奎恩的尸体暴尸荒野,然后让秘影发现误认为的想法,呆在秘影11年,他很清楚以秘影的手段,这样的小伎俩不可能瞒的过多久,反而可能因为两人相貌的问题,把注意力放到他冒充的奎恩这个身份上。

刺客与杀手不同,需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收集情报,伪装,潜入都是基础技能,高明的刺客能从尸体肌肉的松紧程度,骨骼,气味等等来判断这个人是否是原主,还是其他的变异人种。连奎因斯这样的学徒级刺客都能初步做到这一点。

所以在奎因斯连夜的情报收集后,奎因斯很快就弄清楚了他所冒充的人的基本信息,奎恩·多德,提格城警察局格斯特分区警局的一名刚刚进入没多久的见习巡警。而不出所料的,奎恩·多德,是一名孤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