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的和尚
  • 神探一灯
  • 辽东小钻风
  • 2081字
  • 2019-04-10 13:32:28

“儿啊!你终于醒啦!”

一灯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饱经岁月风霜的老妇人面孔。

“我这是在哪呢?”

一灯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入手之处一片麻麻赖赖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圆润。

“儿啊,说啥胡话呢?”

老妇人责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今儿个是你和白丫头成亲的日子,谁知道你突然犯病了!还好老天保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老妇双手合十念叨了几句佛号,一灯下意识的伸出手捏了个佛印。

“无量寿佛……”

随着一灯宣出这句平时常说的佛号,脑袋忽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刺痛,无数记忆的碎片涌入他的脑海,瞬间让他失去了意识。

一个时辰前。

仙峰寺药王院内堂。

“师父,你找我?”一灯双手合十对慧心大师施了个礼。

“一灯,你过来。”

慧心大师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闭目诵经,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是。”

一灯来到慧心大师对面的蒲团坐下。

“为师任药王院首座已经五十多年了……近日我感受到佛祖召唤,自知时日无多,这药王院的一花一木为师都已了然于心。”

慧心大师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的一灯说道: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孩子。”

大师手中捏着一串菩提子,陷入了回忆当中。

一灯和仙峰寺其他的僧人不太一样。

仙峰寺是一个有千年传承的古刹,现任住持慧能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在方圆百里之间都颇有声誉。

二十一年前,正值外敌来袭之时,山下的村庄聚集了大批逃难的百姓,慧能大师便带领仙峰寺的僧人下山为百姓施粥,治病。

一日,他因一老人突发疾病而耽误了一会,待老人无恙,独自回寺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其它僧人上山时点燃的石柱灯还在闪烁着微弱的火光。

“哇——哇——”

慧能大师隐约听到石柱灯附近有婴孩的哭声,赶忙过去一看,果然在灯下的草丛里有一个破烂的布兜,里面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娃。

见天色已晚,慧能大师便将婴儿带回仙峰寺交给药王院慧心大师照顾。第二日下山时到处询问,却没有找到孩子的家人。

将这个消息带回寺里,慧心大师宣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这个娃娃与我仙峰寺有缘,又找不到他的家人,那我便收他为徒吧。”

因为婴儿是在路旁灯下被捡回来的,所以慧心大师便给他起了个法号叫一灯。

一灯虽说是在仙峰寺长大,慧心却没有给他烫戒疤,其中具体原因无人知晓。

小时候的一灯十分聪慧机灵,仙峰寺众院首座都很喜欢这个小鬼头,一个个都传了几招法门给他。

比如罗汉堂的慧觉大师,就曾把堂内武功偏花七星拳和大摔碑手教给了一灯。般若堂的慧清大师也传给他千叶手,韦陀掌和龙玄掌这几种仙峰寺掌法。

达摩院首座慧悟大师本也想教授他几门绝学,可是一灯修行时日太短,内力不够深厚,无法使用达摩院高深的武功,慧悟大师无奈,便用了十数年时间,好不容易才教会了一灯一手拈花指。

这么多年来,在慧心大师的耳濡目染下,一灯几乎掌握了药王院的所有知识和法门。

虽说一灯勤奋好学,但这也仅限于除佛法以外的知识。对于一个和尚,最重要的是要先学好佛法,而一灯最差的就是佛法。

到现在,一灯都没能完全背下仙峰寺的七十二卷佛经,这让住持慧能大师经常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手里拎着小竹条满寺院的追着一灯逼他背诵经文。

慧心大师从回忆中醒来,感到身上一阵无力,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招呼一灯把自己扶起来。

“徒儿,跟为师上后山,我有话要交代你。”

一灯虽然不明白师父的用意,但也不敢违背,便搀扶着慧心大师来到仙峰寺后山。

慧心大师坐在一块黑色的大石头上,头顶清澈的月光铺满大地,把地上的落叶映成一片金黄。

“一灯,你来。”慧心大师招呼着他。

“拿着为师的佛珠,运行仙峰寺心法。”

来到师父面前,一灯按照师父的要求盘腿坐下开始运功。

“这是一块天外陨铁,千年之前就落在了仙峰寺后山,曾有高僧发现这块神石可以吸附铁器,便尝试在这神石之上修炼。”

慧心大师指着身下的黑色巨石,边说便开始运转起了仙峰寺的心法,瞬间磅礴的内力从他身体里喷涌而出。

两人身下的大黑石头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把慧心大师释放出的内力吸引了过去,围着二人转了几圈之后悉数进入了一灯的体内。

“高僧修炼之时,发现这块天外陨铁可以吸附内功修为并且传于他人,所以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传功石。”

药王院虽不是武修,但慧心大师近百年的修炼也积累了非常深厚的内功,大量的内力突然涌入,差点把一灯的经脉撑爆。

慧心大师见一灯无法再吸收自己的内力了,便用剩余内力把一灯的经脉重新洗练了一遍,为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做完这些,慧心大师内力全无,慈祥的看了一眼一灯,面带笑容圆寂了。

传功时一灯本想拒绝,却敌不过慧心大师强横的内力,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把内力给了自己。

一灯下了传功石,跪在落叶里给慧心大师磕了三个头。然后取出师父交给自己的佛珠,开始为他诵读地藏菩萨本愿经。

此时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一灯赶紧起身要帮慧心大师收拾佛身,顷刻间风云变化,雷雨交加,一道惊雷超慧心大师的佛身奔去。

一灯大惊,运转内力,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在惊雷之前救回师父的佛身。

他没想到自己的速度比以前快了那么多,跳的也高了那么多。

惊雷劈下,一灯成功的用自己的身体替师父挡下了这道惊雷。

然后,他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幽幽醒来,除了手腕上那串菩提子,眼前哭泣的老妇人,一旁焦急的老汉,还有不远处嘤嘤哭泣的女施主,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