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八步灭灯夺头彩

  • 神捕高进
  • 北郊夜雨
  • 2358字
  • 2019-05-22 19:39:47

第一章:杀贼李啸天,第二十七节:八步灭灯夺头彩

崔志远见蜡烛熄灭,心中美滋儿滋儿,心道:年轻人,这才是真功夫,你有这个本事吗?但嘴上却颇为谦逊,冲着高进说道:“高少侠,贫道这点功夫让你见笑了,现在该你了。”

高进昂首走到崔志远跟前,一拱手,笑道:“崔道爷掌法果然厉害,今晚我要‘班门弄斧’了,还望您老人家多多指教才是。”说罢,高进在崔志远发功的地方站了片刻,朝着崔志远一笑,又背对着方桌往后走了两大步,步法比崔志远还要大。方才崔志远已经走出八步,再加上高进在他的基础上又迈出的两大步,加在一起这就是十步!

崔志远先是一愣,心道:哎呀!这下子可真狂啊!我八步灭灯,他要干什么?难不成要十步灭灯?哼!我看你如何出丑!

高进对着崔志远笑问道:“崔道爷,您看我这个距离可有八步呀?”

崔志远不笑假笑,答道:“高少侠,何止八步,依然十步了,贫道已迫不及待要看高少侠的绝艺了。”他其实是迫不及待看高进出丑了,因为崔志远闯荡江湖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能够十步灭灯的,最多也就是他师傅谭宗,能够八步半灭灯,其余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高进在十步的位置上,二目微闭,双膝微蹲,双掌置于腰间两侧,舌抵上牙堂,深吸一口天罡气直入丹田,突然二目张开射出两道精光,双掌猛然发出,一股强劲的掌法立时扑向烛台,这掌风远比刚才的更为强劲,地上的尘土都被卷起多高,再看这方桌急晃了数下,古铜烛台被掌风击出去七八尺远,直接怼在后面的院墙上,蜡烛也碎成了五六节,烛光早已熄灭。

就这一掌,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包括李啸天、崔志远在内,群贼无不惊骇,有的吓的脸都白了。崔志远发自内心的对高进佩服,实在是佩服,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纯正的内功,自己不认输也不行啊,好在是三阵赌输赢,还有两阵那,高进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王凤池等五位师兄一看,惊的嘴巴张开有多大,估计往嘴里扔进一个馒头可以直接掉到胃里去。紧接着就是热烈的叫好声,“老七,好样的!”“好掌法”“这才是天下第一的掌法”“宇宙第一的掌法”……感情这道士吹起牛来,一点也不比江洋大盗差。

高进打完收功,朝着崔志远呵呵一笑,问道:“崔道爷,您看我这一掌如何呀?”

“高!实在是高!高进,这一阵贫道输的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崔志远虽然一百二十个不想认输,但是艺压当行人啊,这样明摆着的结果,想不承认也不行啊。

高进笑道:“如此说来,这第一阵算是我侥幸赢了?”

崔志远连忙称是,心道后面有你难受的,随即安排小道童撤去方桌、烛台,准备第二阵的物件。这第二阵是“天台献艺”。高进只知道是比试轻功,但怎么个“高台献艺”法儿却不得而知。

就见四个小道童从后院抗来四大捆竹竿,竹竿有一丈二尺多高,一头被削的溜尖儿,锋利程度不次于枪头,这四个小道童也颇有些功夫,先将院子里铺的地砖抠掉,露出泥土来,约么有一丈五六见方的地面,然后又将竹竿运用内力往地面上硬插,也就插进半尺来深,显然承受不了多大的压力,何况还是尖头朝上。高进仔细看了小道童插竹竿的具体方位,原来这梅花桩暗含着五行八卦的走位。

待小道童把竹竿插完,崔志远呵呵一笑,对着众人说道:“诸位英雄好汉、武林高人,贫道这第二阵便是‘天台献艺’,别人练功用梅花桩,而贫道却独爱竹,而且上面都削尖了的,今晚贫道打算在这竹竿上练一趟螳螂拳,还请诸位多加指教。”

在场的众人都是武林高手,单说这竹杆削尖了,在上面瞬间停留片刻已经很有难度了,还要在上面练躺拳脚,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而崔志远偏偏选的又是螳螂拳,螳螂拳最重下盘,下盘力道在几十种拳法里也是最猛的,如此以来就又是难上加难了。高进自然明白崔志远的用意。

就见崔志远示意小道童,在两边多加设火把,因为灯光太暗,一旦一步蹬空,身子立马就会被竹竿插成筛子。于是小道童在竹竿阵外围每一步都加设了火把,这样还不够,又在竹竿阵内插了九个火把,整个院子亮如白昼一般。

崔志远满意的点点头,走到竹竿阵跟前,挽起裤腿儿,脱掉鞋袜,朝着众人,左右脚依次举起,让大家验看脚底板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机关,然后一个纵身跳起一丈五尺多高,两只大脚轻飘飘落在竹竿尖儿上,他稍微稳了稳心神,使出一招“螳螂展翅”亮出门户。

只见他脚踩五行八卦,头顶阴阳太极,搂勾刁劈,沉稳有力,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搂勾刁劈,招数老辣,台下群贼看的都傻了眼,心道自己是万万没有此等功力的,不时有人鼓掌叫好,崔志远在上边练边想:这“天台献艺”他苦练了十几年,至今还没有见过第二个人练过。

这是第二阵比试,胜负至关重要,因此,他使出了十成功力,高进等人看了也不住地地点头称赞,王凤池悄声对高进道:“师弟,这崔志远果然厉害,若没有经过特殊的练习,是绝对玩不转‘天台献艺’的,你若没有十成把握还是莫要登台的好啊。”

高进点点头,笑道:“二师兄说的极是,但事已至此,咱们已无退路,唯有放手一搏了。”童天宝、于子川、陈云生三位师兄一听,心里也没了底气,但王凤池虽然嘴上这样问,但心里对这位七师弟高进还是给予了厚望。

就见崔志远在台上“螳螂坐禅”收招定式,一个乾坤云里翻,跳下天台,擦一擦额头的汗珠子,朝众人一抱拳,笑道:“雕虫小技,让诸位见笑了。”

说罢又眯缝着双眼对高进笑道:“少侠客,贫道刚才献丑了,现在还请少侠客登台献艺,也让贫道开开眼界。”

高进哈哈一笑,对崔志远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崔道爷,好功夫!就您这手儿‘天台献艺’,相信江湖上会的人寥寥,我高进初出江湖,在前辈面前献丑实在是难为情的很。”

“哎!有道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江湖上一代新人换旧人嘛,高少侠,你莫要推辞了,请!”崔志远右手一扬,示意高进登台。

高进也不示弱,照着崔志远的做法,挽起裤腿儿,脱掉鞋袜,也抬起脚来给在场的人验看。群贼看罢,一个个心想,高进真是自寻死路,崔道爷这招功夫不知苦练了多少年,才有了现在的成就,你高进毛头小子,仗着会点武把抄就敢登台呀,真是找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