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苦战四煞

  • 神捕高进
  • 北郊夜雨
  • 2353字
  • 2019-05-22 19:35:05

第一章:杀贼李啸天,第二十二节:苦战四煞

这四人本身武功不弱,但刚才在大厅里有烛光的照射,乍一窜到外面,黑灯瞎火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过来,等发现有‘暗器’时,依然为时已晚,就听见“啪!啪!”两声脆响,两人都被房瓦砸了个正着,额头的鲜血瞬间流了满脸。

王凤池和公孙长野一看机会来了,拔出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两个大汉眼前,王凤池把打狗棍当剑使,一棍刺穿左面那位大汉的哽嗓咽喉,那大汉顿时栽倒在地。公孙长野双短剑在手,冲着右面的大汉脖子上一划,一颗人头骨碌碌顺着房檐滑落向院中。

院子中站了几十号人,其中就有一个手疾眼快,以为是什么暗器那,为了在李啸天眼前显摆显摆自己的能耐,一个纵身跳起七尺来高,伸手就把那“暗器”接住,心中颇为得意,等他仔细一看,“我的娘呀!人头!”吓得好悬尿了裤子,手一抖,人头又骨碌到人群之中。

他这一喊倒是提醒了其他人,人一旦成堆儿就免不了相互踩踏,这些人越是躲避人头,就越是相互推搡,身子站不稳的,就恰好踢到人头,可怜这人头就这样被众人你一脚我一脚的当球踢了一会儿。

这大汉为了李啸天竟落得这个下场,若他还有一口气在,估计要把肠子都悔青了。

屋脊上还有两个大汉,见同伴死的这么惨,气的哇哇爆叫,举着鬼头刀,大战王凤池、公孙长野,还没有打上五个照面,就听见“啊呀”“哎呀”两声惨叫,两具尸体顺着屋檐也滚下房来。

李啸天看着,气的直跺脚,心道:都是一帮饭桶!

就在此时,“天南四煞”看不下去了,哥儿四个一使眼色,施展轻功飞起一丈来高,准备直接跳上房去。王凤池和公孙长野眼力极好,见有四人腾空而起,两人顺手揭下四片瓦当,冲着四条飞在半空的人影抖手打去。“天南四煞”感觉有暗器打来,可身子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实在难以躲闪,本想使出内力来个空中后翻,但“暗器”速度太快,就听“啪”的四声脆响,四个矮矬子被直接拍在地上。饶是他哥儿四个都有硬功护身,脑袋上也都鼓起大包,把他们疼的龇牙咧嘴,“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

旁边有几个娄罗兵见“天南四煞”丢人现眼,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是笑声!苗家四兄弟对着笑声简直是痛恨至极,因为方才公孙晔就曾这样嘲笑过自己哥们儿,现在哥四个都出丑了,竟然又有这笑声,苗老大怒火瞬间烧到了脑瓜顶,见是旁边一个娄罗兵掩嘴偷笑,他抄起弯刀奔着那娄罗兵脖颈扔去,这弯刀瞬间变作回旋暗器,一道亮光闪过,那娄罗兵脑袋便搬家挪窝了。

弯刀飞出五长来远又飞来了回来,苗老大一个纵身接住弯刀,眼镜一亮,心道:他娘的,咱的家伙儿本来就可以当暗器使的,方才一时情急反倒给忘了。

那三位一看也顿时有了同感,亲兄弟心意相通,哥儿四个手持弯刀并排站定,彼此使个眼色,一起冲着屋脊上的王凤池和公孙长野抛出弯刀。

四把弯刀如同四道闪电一般,带着弧线杀来,王凤池和公孙长野一看便知这暗器非同一般,赶忙平爬在在屋脊躲了过去,刚要猫腰站起,就听身后恶风不善,王凤池、公孙长野一个跃起、一个趴下,又再次躲过。弯刀速度极快,把这哥俩忙活的不轻。

等两人刚站好时,只见房顶上多了四条身影,个子都不高如同一排柏木桩。嗬!真是好快的伸手啊。

王凤池定睛一看,这四人正是“天南四煞”,忙对五师弟提醒道:“老五,小心着点,这四位武功可不弱。”公孙长野方才也见识过“天南四煞”与“五毒公子”的打斗,知道这四位不是善茬子。

六个人在屋顶之上,盘旋数圈儿,每个人都未敢轻易出招,院子里的江洋大盗、武林高手都睁大了眼睛瞧着,“夺命双钩”崔志远和“五毒公子”公孙晔都纵身跳上了对面最近的房顶,这样看才更加清楚。

“天南四煞”方才出过两次丑,这次也是卯足了劲儿,非要召回些颜面不可,因此他们虽然急于表现,但为了取胜露脸,也不得不变得异常冷静谨慎。转动多时,苗老四弯刀一挥摔下发动进攻,苗老三也同时跟进,二人突然奔着公孙长野而来。

苗老四蹦起七尺来高,弯刀猛砍公孙长野的左耳,这要是一刀击中,准把半拉脑袋给削下来,苗老三就地一滚,弯刀奔着公孙长野的脚腕子砍来。公孙长野心道好毒辣的招式,一个纵身飞跃躲过苗老三的地镗刀,双剑直奔苗老四而来,左手剑直刺苗老三的右手虎口,右手剑从下而上,刺小腹撩胸膛,把苗老四吓出一身冷汗,赶忙一个后搓身躲过这两招,心道:好悬被这小子开膛破肚。

苗老三就地一个十八滚,又奔公孙长野下三路功来,公孙长野一个纵身再起,这次直飞起一丈多高,头朝下叫朝上,手持双剑从上而下直刺苗老三小肚子,苗老三见这一剑招太过惊奇,赶忙一个侧翻身子躲出五六远,公孙长野看似凶猛的一击,落地时却如一团棉花一样,声息皆无,苗老三心道:这轻功当真比我高明许多!

旁边王凤池正与苗老大、苗老二酣战,六个人分成两拨,但打着打着又合成一拨,王凤池与公孙长野被“天南四煞”围在中间,又拿出对付“五毒公子”公孙晔的招式来,围着他们转圈儿,寻找机会。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两位夜行人武功着实了得,稍有不慎就得玩完。

公孙晔远远瞧着,心中对“天南四煞”不免有些敬畏之意了,要知道方才四煞与公孙晔交手时,是先被公孙晔激怒了,在众武林豪杰面前下不来台,心浮气躁,出招虽狠,但动作僵硬,且又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招法中缺乏谋略。而此时四煞出手异常冷静,彼此配合甚为默契,好似一人似的,每一招都及其合理,绝不给对手留下丝毫破绽。

王凤池和公孙长野两人背靠背,盯住这四个矮矬子,防备他们偷袭,但这四人越转越快,四人长相奔进差不多,等他们这么转起来,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了,就如同四个百木桩围着自己飞奔一样。两人眼花缭乱,心神动摇,正要发出搏命一招,就听远处一声高呼:“师兄莫慌!高进到了!”

就见一条白影,穿房越脊如履平地,三窜两晃便落在了近前,“天南四煞”一听到“高进”的名号,立马便收住了脚法,跳出一步,仔细观看,眼前果然站定了一位帅气的小伙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一身白衣,不怒自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