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清风掌影

  • 神捕高进
  • 北郊夜雨
  • 2283字
  • 2019-05-22 19:26:02

第一章:杀贼李啸天,第十七节:清风掌影

高进一听,心中不悦,照穆凌峰的意思,他们的确劫持了香香,而且有意要逼自己出手才有机会把她救出来,但眼前这位穆道爷可不是一般般的侠客,就连自己的师傅、师叔们也不敢轻易与他过招,何况自己呢?但要是不交手,看今晚这个架势,问题根本就无法解决。

高进正在踌躇不定之际,穆凌峰哈哈一笑,道:“年轻人,不要有什么顾虑,今晚你有多大能耐尽管使出来,即便你赢不了贫道,贫道照样放了那个少女。”

高进心道,事到如今,别无选择,在看眼前的情况,人家早有准备啊。

于是高进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冲着穆凌峰抱拳道:“穆道爷,晚辈在您面前伸手,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献丑了。”说罢,高进紧了紧护手,勒了勒腰带,往前踏上一步,道一个“请”字,声如洪钟,气势夺人。

穆凌峰看罢,心中暗挑大拇指,有道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江湖上一代新人换旧人。

穆凌峰从太师椅上站起,正要准备出手,身后一个半大老道打稽首,口诵“无上天尊,师傅,您老人家怎能亲自动手,就让小徒与他比试比试。”

穆凌峰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六徒弟,微微点头道:“也好,去吧。”

就看这位半大老道,迈着方步走到高进对面,对着高进施礼道:“无上天尊,高进,贫道与你走几趟,可赏脸否?”

高进一看这位半大老道,年纪约么三十多岁,一张麻子脸,二目如电,面有微须,五短的身材,车轴的汉子,腰上悬着一口青釭剑,心道:此人武功不可小觑!于是一抱拳,道:“请这位陈师兄多多指教!”

只见道长陈云生“唰”的一声拔出青釭剑,借着月光反射出冷森森的一道寒光,“高进,吃贫道一剑!”

这陈云生毫不客气,一招“游龙惊凤”直刺高进咽喉,招式可够狠辣的,高进不慌不忙,等这剑尖似挨着又未挨着之际,一个“老龙摆尾”身子向右转,躲过剑招的同时,飞起左腿直踢陈云生的右手腕子。

陈云生见剑招已老没法收回,赶忙一个鹞子大翻身,身子腾空侧翻出一丈来远,算是有惊无险。陈云生心道:这要是被高进踢中,宝剑必然会脱手,往后在师傅和师兄弟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吗?又一想,这高进果真厉害,难怪师傅这么看中他,今天我得出压箱底的功夫才行。

陈云生打定主意,剑招一变,唰唰唰在空中划出三剑,高进一眼就看出,这是“鬼门三绝剑”!这中剑法颇为狠辣,招法伶俐,专打要害,中招不死即残。

要说起剑法,高进真是行家中的行家,他师傅诸葛青云就是以剑法驰名江湖,十八般兵器他独最爱宝剑,师傅是真教,徒弟是真学,在剑法上高进足足下了十年的苦功,只是高进下山以来,轻易不会显露剑法绝招。

陈云生面对强劲对手,又急于在师傅面前露露脸,于是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剑招。

高进左脚盘于右膝上,双手在胸前合十,屈膝蹲身,使出五行拳中绝招应对。

陈云生一个箭步,催动宝剑“力劈华山”,直奔高进面门而来,高进一招“童子拜佛”,身子旋转离地平行飞起来有三尺多高,如离弦之箭一般,两手指尖直点陈云生的腰眼。

陈云生哪敢下落,急忙一个空中反转,运用腰力硬是将身子往上窜了三尺多高,高进一招扑空,后背着地,双脚由下而上直蹬陈云生的下巴。

这一招来的太快,陈云生刚要落地,高进的双脚就到了,可把陈云生吓了跳,赶紧有一个后翻,您得看清楚了,陈云生双脚可没有踩地可不瓷实,因此他是硬叫丹田真力往后翻跟头,这得耗费多少真力。

陈云生在轻功上真下过苦功,功底特别扎实,高进这一脚没能踢中,但陈云生也因消耗真气太多,脸上变的刷白,汗珠子滴答滴答,不停往地上砸。反观高进则毫不费力。

陈云生心中气急,再次挥动宝剑要与高进死拼,就听穆凌峰斥道:“还不住手!高少侠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

陈云生一听,仔细一想,也对啊,要是高进方才的招式不停,继续进攻,自己真力无法持续,根本就接不住他的招式。这陈云生也是豁达人,见师傅发话了,赶忙收起青釭剑,冲高进深施一礼,道:“高少侠果然身负绝艺,名不虚传,贫道自愧不如,自愧不如。”说罢,就回归了本队。

穆道爷站起身来,摆着宽大的袖袍,冲着高进微微一笑,道:“嗯,不错,诸葛老剑客的高徒果然是高,来来来,贫道与你过几招。”

穆凌峰大袖一甩,双膝微曲,亮出了门户。高进出于对武林前辈的尊重,只得自己先发动进攻。

穆凌峰用的是道家入门的排云掌,高进用的是看家本领五行拳,两个人插招换式斗在了一起,起初两人都在试探,发功出招上颇为谨慎,动作较慢,大家都能看的清楚,二十找之后,两人越打越快,简直是拳掌笼罩全身,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围观的小老道、半大老道、老老道一个个都看傻了眼。

两个人转眼之间就斗到了八十多个回合,这是高进自下山以来第一次能够出手超过五十招,再看这穆道爷一脸轻松写意,出招换式真是稳如泰山,有几次本可以打中高进,却又临时改换打击部位,高进到了一百个回合之后,基本是全神防守了。

穆道爷哈哈一笑,跳出一丈开外,手捋着山羊胡须,笑道:“不错,不错,比我这些个徒弟强了一大截。”

高进见穆道爷跳出圈外,自己也赶忙收住了招式,此时才察觉自己鼻凹鬓角都见了汗,他调匀呼吸,往前一步深施一礼,道:“多谢穆道爷手下留情,晚辈学艺不精,输的是心服口服。”

“哎,高进,我与你师傅‘摩云剑客’诸葛青云颇有交情,今晚与你交手,只不过是验证一下你的武功如何,别无恶意啊。”

高进赶忙称是,又问道:“那么,穆道爷,晚辈斗胆,能否将被掳来的少女先给放了呀?”

穆道爷一听,哈哈大笑,身后二十来个老道们有的掩嘴偷笑,有的干脆是捧腹大笑起来,就见三个彪形大汉和一个“女人”从真武大殿的后面绕了出来,等走到高进近前,高进自己也傻了眼,哪来的女人啊?分明就是个矮瘦的男人,只不过穿上女人的红妆而已。

高进此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