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神秘乞丐
  • 神捕高进
  • 北郊夜雨
  • 2095字
  • 2019-05-22 18:00:46

第一章:神枪压绿林,第十一节:神秘乞丐

夕阳西下,一抹阳光照在悦来老店的门前,微风徐徐吹进大厅,却夹杂着血的腥臭味儿。

大厅里狼藉一片,酒桌毁了四五张,长条板凳也坏了不少。店小二小心翼翼地从后厨摸进大厅,一看见高进依然昂首站立,不由得地打了个激灵,随即又稳住了心神,心道:这生死搏杀与自己没半点关系。

他开始收拾损坏的桌椅板凳,嘴里不停地唠叨:“哎……哎……赔死了,赔死了。”

高进冷笑了一声,道:“小二,重新给我摆一桌酒菜,酒要秋露白,菜嘛,荤素搭配着上几样就行。另外,再给我准备一间上房,今晚我就住在这了。”

这几场恶战打下来,自然消耗了不少体力,高进也确实有些乏了,方才一老三少坐的酒桌还完好无损,高进索性就坐在了那里。

店小二心中窃喜,暗道:就怕你不住哩。随即嘴上满口应承着,向后厨跑去。

不一会儿,店小二抱着一坛子秋露白送上桌来,又陆续上了几道菜。高进顾自喝酒,店小二查了查记事本,点头哈腰地对高进说道:“客官,您就住在天字三号房吧,那间房子既宽敞又干净,而且还临着大街,欣赏街景很是不错。”

“好。”高进笑道,“让你费心了,这是赏你的。”说着给店小二扔过一块银子,足有十两重。

那店小二高兴的手舞足蹈,对高进是千恩万谢,忙笑道:“客官您真是豪客!小的领了您的赏,心里过意不去,嗯,这样吧,小的送您一坛好酒吧。”说罢,不多时就从后厨搬来一坛酒放在高进的桌上。

店小二道:“客官,这坛子花雕我已珍藏了五六年,酒汤子浑些,但味道绝对是一流的,您慢用。”说罢,又猫下腰去收拾破桌子烂凳子。

青年人意气风发,好喝酒,更好狂饮,但高进却更喜欢一杯一杯地品,在他看来,那些动辄就大碗猛干的,多是些粗野之辈,其实这哪是喝酒啊,简直就是糟蹋酒。

好酒能让人变得豁达,美食则使人愉悦。高进自斟自饮,先喝了一斤秋露白,顿时觉得心情舒畅起来,又打开那坛子花雕,一启封酒香扑鼻,倒进酒盅里,的确是有些浑浊。店小二一边收拾大厅,一边偷眼盯着高进,见高进要喝花雕,心里这个高兴就别提了。

高进端起酒杯,先闻了闻酒香,又转动腕子晃了一下酒盅,嗯?这黄汤子花雕怎会透着一丝淡淡的蓝色?高进心道:哦,这店小二腰中鼓鼓囊囊藏着家伙那,十之八九也是李啸天的爪牙。

高进不动声色,一口酒刚吞下,突然又咳嗽起来。这一咳嗽还停不下来,弯着腰,头埋在桌子一侧,肩膀不停的抖动。

“咳嗽的人就不应该喝酒。”

高进瞟了一眼,只见门口站了一位破衣啰嗦的中年男人正瞧着自己,这个人个子不高但长的敦敦实实的,衣服上补丁摞着补丁,腰上拴着个大葫芦,脚上踏拉着的破布鞋,大脚趾在外面“扬眉吐气”,再往脸上看,嘿,全是渍泥,不过这一双豹子眼真是格外的亮,手上拄着一根六尺来长的打狗棍儿。

店小二一看是个要饭的叫花子,满脸的瞧不起,急忙紧走几步来到门口,道:“难怪我今天这么倒霉,原来是被你这臭要饭的给方的,赶紧给小爷滚到一边去……滚的远远的……”

这店小二天生的势利眼,见有钱人自己秒变哈巴狗,见穷苦人自己立马变成小霸王了。高进品一品刚才那乞丐的话,似乎在给自己暗示什么,于是赶忙喝止住小二,对那乞丐笑道:“朋友,若不嫌弃,过来喝两盅吧。”

店小二张大了嘴巴,也没说出个什么,那乞丐得意地白了店小二一眼,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客栈。

英雄好汉自有一种气概,这乞丐走进客栈的瞬间,高进就有了这种感觉。乞丐也不客气,直接与高进相对而坐。

高进要给他倒酒,那乞丐赶忙拦住,笑道:“别看我是个要饭的臭乞丐,但我这个人喝酒很刁,要喝就喝秋露白。”

“好!”高进拿起酒壶给这乞丐斟满一盅。“请!”

两个人一饮而尽,相视一笑,虽然两人初次相识,但彼此却有强烈的好感。江湖事波谲云诡,又有几人能料知未来?何况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江湖人物,终究是离不开朋友的。

“不知道仁兄高姓大名呀?”高进是个高傲的人,但对这位乞丐却颇为赞成,便忍不住问道。

“哈哈哈,难得小兄弟看得起我这个要饭的花子,我哪有什么高姓大名呀,我在家里行二,有人叫我二弟,有人叫二爷,你若不嫌弃,就叫我花二哥吧。”

“好!花二哥!小弟再敬你一杯。”高进又给他斟满了酒。

“哎,好!我就爱喝酒。”花二哥又一口干了。这花二哥也不问高进叫啥名,来自何方,师承何门,只管笑眯眯的喝酒。高进心道,这人外表粗犷,内心却很精细,越发认定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高人。

等两个人喝完整坛子秋露白后,花二哥笑道:“我说,小兄弟,今晚咱们就喝这么多,你应该累了,早点去歇着吧,至于这一坛花雕嘛,还是让给你花二哥吧”说着,就从腰间摘下大葫芦,扒开木塞子,将那一整坛花雕酒全灌了进去。

高进自知这酒不干净,但瞧着花二哥眼中射出两道亮光,似乎这一切他都了如指掌,便也未加制止。

那店小二一看可着了急,三步并做两步走,窜到乞丐身边就要拦着,高进对着小二怒道:“这里有你什么事,还不退到一边去!”

那店小二悻悻地说:“客官,这是小的孝敬您的。”

高进冷笑道:“既是我的,我想给谁由我做主。”

那店小二也不再说话,顾自进了后厨房。

花二哥系上酒葫芦,转身就往外走,临到门口,转身道:“小兄弟,江湖路险,你可多留神呐。”

“好,多谢,二哥保重。”高进也不相送,只是站起身来,抱拳施礼。那乞丐人影一晃,消失在黄昏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