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原位面男女主的千万种死法(5)

寝殿,太医很快就来了。

太医皱着眉头,没过多长时间就大惊失色的喊道:“陛下这是中毒了呀!”

“可知是什么毒?”南漓月站在一旁,眉头紧皱,闻言出声询问。

“是一种罕见的奇毒,这种毒我曾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名为三日封喉。”

“中毒的人会昏迷三日,在第三日活活窒息而死。”

“可有解法?”南漓月面色阴沉,语气冷冽,仿若在为皇帝担忧。

“这......古籍中并未记载。”

“不过,这毒产自西域,或许西域王会知道解法。”

守在一旁的大臣闻言顿时议论纷纷。

“为何西域的毒会出现在皇宫?”

“不会长宁公主要造反的事情是真的吧?”

“你傻呀!当初皇帝可是把证据直接甩在公主脸上的!”

“我以为是皇帝害怕公主抢了他位置,故意编的呢!毕竟我们都未看到那些证据写的是什么。”

“你可真是个猪脑子!皇室丑闻会让天下人知道吗?”

“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难道不应该担心一下西域的人都敢在皇宫下毒吗?”

“对呀!下一个都不知道会是谁!”

“区区蛮夷不足为惧!还有丞相呢!”

“对对对!还有丞相呢!”

就在众大臣议论纷纷的时候,一名武将出声。

“丞相!现下那些胆大包天的蛮夷不仅想要造反还在皇宫下毒!”

“这着实太过欺人太甚!现下皇帝中毒昏迷,还请丞相先代为坐镇呀!”

那名武将说罢,便立刻跪下。

其余大臣面面相觑一会儿,也跪下了,异口同声地说“还请丞相代为管理!”

“这......”南漓月面对此情形面露难色。

但转头看了眼昏迷在床的皇帝,还是语气勉强的答应了“好吧......”

此时通过面板看到这一切的圣音目瞪口呆。

‘铲屎官这是崩人设了吧?是吧是吧?我高冷的铲屎官呢?’

‘这怎么设计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真假参半的证据、调换的毒药、影帝级的演技。’

‘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呀!但凡证据全是伪造的,查了女主的老皇帝都不会信。’

接下来由南漓月执掌大权,南漓月先增兵边境,保证粮草运输,派遣有实力的武将前往边关,接着秘密替换和收买朝堂上的人。

将皇后下毒的事情公之于众,并将皇后打入大牢,将阮成烈安插在宫中的人一一揪出,斩首示众。

现在京城中人心惶惶,毕竟昏庸皇帝当道,岂能不乱。

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变得安静了许多。

一家酒楼的角落里,有着悉悉索索的攀谈声。

“这可如何是好啊!”

“长宁公主不是已经嫁去和亲了吗?为何还会被那蛮夷攻打?”

“我听我那二舅家的四女儿的大姨说,她在宫里当侍卫的儿子说,那长宁公主是个叛国贼!”

“已经被昏君抓了,那昏君也被皇后让私通的情夫,西域的奸细给下毒了,至今昏迷。”

“啊?那现在是谁掌权呀?”

“当然是我们英明的丞相啊!”

“唉~”

“你叹什么气呀?”

“这个节骨眼,丞相当权,这不禁让人怀疑呀!”

“就算丞相要造反我也支持他!至少丞相英明,比昏君好了不知道少!”

“就是!那昏君刚称帝的时候,我们不知受了多少苦!”

“对!想想前朝都觉得可惜!从前多好呀,路不拾遗。国君死社稷,大夫死众,士死制。”

“若这是前朝,我等就算是平民百姓,也定当上阵杀敌!”

“可惜前朝皇帝被昏君背叛,没有死在战场却死在了自己亲兄弟手中。”

“昏君又是武将出身,重武轻文,就连丞相都是从将军中选出来的。”

“科举进不去朝堂,文臣难当重用,参军,那就是去送死,活着的武将就是一个个酒囊饭袋,贪生怕死之辈。”

“要度过这次难关,难呐!”

众人说着,看向皇城,眼里流露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毕竟“家”快要没了呀!

一个月后远在西域的阮成烈早已休整完毕,在这一个月中迟迟等不到李长宁的阮成烈不是没有派探子。

可惜,都是有去无回......

阮成烈也差不多已经猜到,李长宁怕是凶多吉少。

集结兵马,向着皇城进。

临行前阮成烈对着族人进行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

“汉人的那些酒囊饭袋,扣押王妃!对我们西域的尊严进行践踏!”

“今日本王在此撕毁和约!今日我们将对汉人发动进攻!扩大我们的领土!”

“夺回王妃!让汉人彻底臣服于我们!成为我们的奴仆!为我们劳作!让我们更加富饶!”

“杀!”

“杀!杀!杀!”

“出发!”

阮成烈带着兵马向着边境而去。

西域,留下来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仿佛已经预见了胜利。

长安,皇城内,南漓月将昏君李立阳做的所有坏事皆公之于众,并拿出了强有力的证据。

将昏迷中的昏君关入大牢,把昏君和皇后关在了同一间牢房,派人救醒了昏君,但只留了一口气,并把李长宁也关了进去。

三人见面,跟仇人见面也差不了多少,整天不是打就是骂。

南漓月派人看好,留口气就行。

南漓月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也已经将朝堂清理完毕,留下的都是些有勇有谋的人。

恢复了科举与武举,并且征兵,不过是自愿征兵。

尽力安排好一切,如果打仗,尽可能不让那些平民百姓受到太大波及。

七日后,阮成烈带人来到了边境,休整三日后,正式宣战。

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即刻拉开了序幕。

南漓月率领剩余兵马,带着粮草,毅然决然的前往了边境。

皇城街道上伫立着女子、老人、小孩和病残。静静的目送着他们离去。

是的,为了家园,在征兵告示贴出的那一日,全城的男人参兵。

不论平民百姓还是富家子弟,不论是乞丐还是隐士等,皆毅然参兵。

所有人都尽所能拿出家中粮食捐给国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