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原位面男女主的千万种死法(3)

“宝贝,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自己一个人跑回来,我怎么放心,当然是跟来保护你呀!”阮成烈贴在李长宁耳边说着,似有若无的热气挥洒在李长宁的耳朵上,引得李长宁嘤咛一声。

“宝贝,这么长时间不见,想我了吗?”阮成烈说罢便欺身而上,一室不可描述。(不好意思,忘词了。)

第二天早朝,李立阳没有上朝,众朝臣在大殿上无奈叹息。

“哎~这可如何是好啊?”

“如果不是丞相,这国早亡了呀!”

“你是想死吗?”

“......”

午时,李长宁去了皇后那里,皇上也在。

“父皇!宁儿好想您!”

“哈哈!父皇也想宁儿啊!”

“父皇,这次宁儿回来是有事情想与您相商。”

“哦?说来听听?”

“父皇,西域虽乃蛮夷之地,但是如果我们给他施舍一点利益,凭我是王妃的身份,一定会给我们青龙国带来更大的利益。您觉得呢?”

“哦?是吗?但是这些蛮人难以控制,有些风险啊!”

“父王放心,那西域王很是喜欢女儿,与其被动交换,不如搏一搏!让他们变成我们的附属!”

“有道理!那就按你说的办,需要什么尽管准备。宁儿不要让父王失望啊!”

“父王放心!宁儿定不负父王所望!”

“好!不愧是父王旳好女儿!”

阮成烈在来到京城后,就让自己的属下去调查了南漓月。李长宁在和亲后经常提起的青梅竹马,根据李长宁所言,南漓月喜欢她。而昨天李长宁也去了南府,不由得让阮成烈感觉很是愤怒。

就在刚刚,阮成烈的手下,也查到了南漓月以前做的事,和南漓月的身世。

阮成烈看着这些属下报告过来的消息,不屑地笑了一声“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也不过如此。不过,这些东西刚刚好可以让宝贝儿对南漓月断了念想。”

阮成烈悄悄回到了皇宫,去李长宁所住的春欢阁等着李长宁。

圣音通过平板看到了这一切,不由无语。原主南漓月可是将一切都处理得干干净净,更别提男主在京城可是没有任何势力帮助的,结果男主还是硬生生的找到了,这金手指开的委实太大了些,这开的都有点不正常,不符合常规了吧?

圣音看了看空荡荡的卧室,无聊的在床上打了个滚。

‘铲屎官也不知道去哪了,最近铲屎官很忙呀!要不下各位面选个可以让铲屎官不是那么忙的位面吧。好无聊啊!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最近铲屎官也没时间带我出去玩了。任务快点结束吧,等结束之后好好逛逛这个世界。’

晚上阮成烈给李长宁看了白天属下给的消息,李长宁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些消息。

“不会的,漓月哥哥怎么可能是前朝太子呢?并且漓月哥哥一直很喜欢我,对我很好,怎么可能会想要造反呢?这不是真的!”李长宁哭的梨花带雨,满脸的不可置信,声音有点尖锐的说着。

“宝贝儿,我知道你不敢相信,但这是事实。他一直对你那么好,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乖,我会帮你的。”阮成烈上前抱着正在哭泣的李长宁,轻轻地抚摸着李长宁的秀发,温柔的说着。

“好,我相信你。”李长宁紧紧地抓着阮成烈胸前的衣服,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

另一边,南漓月回到了南府,抱起圣音温柔的抚摸着。

“铲屎官,该吃饭了,我饿了。”圣音一边享受着南漓月的抚摸,一边说着。

“在等我吗?下次我要是再这么晚回来就不要等我了,嗯?”南漓月温柔的说着,说罢便叫人上菜。

“不要!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呀!我可是你的小主子,你要是不在,有人给我下毒怎么办!我要是不等着你,你在外面偷养了别的小主子怎么办。”圣音说着,头扭向了一边,如果不是毛茸茸的长毛盖着,或许就能看到圣音小脸通红。

朝堂之间的争斗很快开始了。

夏天,天气炎热,让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带着一丝丝烦躁。

阮成烈的大部分主力已经到了京城城外,阮成烈带着李长宁与他的主力汇合。

去的时候,非常顺利,但是回来的时候,却遭到了刺杀。

一群暗卫围着阮成烈与李长宁所坐的马车,阮成烈隐藏在暗处的暗卫现身,护在马车周围。

阮成烈拉着李长宁,抽出长剑,出了马车。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交战,阮成烈一遍护着李长宁,一边砍着敌人。

但是前来刺杀的,似乎不只有一波人,又来了两波,阮成烈这边的暗卫已经出现了伤亡的情况,虽不是太严重,但长此以往,便危险了。

“王!待我们为你和王妃杀出一条血路!”其中一个暗卫说着。

阮成烈这边的暗卫,都受了伤,有几个已经身亡,但是还是打开了一个突破口。阮成烈带着李长宁往出口跑,但是敌方的两个暗卫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一个刺向阮成烈,一个落后一步刺向了被阮成烈拉着的李长宁。

阮成烈一剑解决了刺向自己的暗卫,同时也看到了被刚刚那个暗卫挡住的,刺向李长宁的暗卫,想要斩杀那个暗卫已经来不及了,阮成烈拉着李长宁换了一下两人的位置,一柄长剑从阮成烈后心口的位置刺了出来,阮成烈转身杀了那名暗卫。

“成烈!”李长宁慌张的接住倒下的阮成烈,眼里蓄满了泪水。

其他的暗卫也杀出重围,带着阮成烈还有李长宁逃走。

郊外的一座民宅的某个房间中,阮成烈躺在床上昏迷着,李长宁泪眼汪汪的守在阮成烈的床前。

大夫来了,为阮成烈诊治了一番后,摸了摸胡须,无奈的说道:“这,是中毒了。这毒虽能解,但有一味药材不好的。”

李长宁抹了一下眼泪对太医说:“你说吧!我去采!”

太医说:“定远山上有一个万丈悬崖,药材就长在崖壁上,一着不慎就会九死一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