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原位面男女主的千万种死法(2)

翌日,朝堂上,南漓月不仅来了,青龙国国主也来了。

朝堂上青龙国国主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脸色范青。

各各大臣开始把最近几日的事捡重要的上报。

早朝结束后,有些人来到南漓月面前“宰相大人呀!你去和皇上说说吧!他这时常不上朝该如何是好啊!”

“尚书大人言重了,我在皇上面前也说不上话。”

“宰相大人一定有方法吧!您既然都当上了宰相怎会说不上话呀!还是您依旧再为长宁公主被派往西域和亲之事而感到伤心?”

“我与长宁公主已再无可能,这些时日我已想清。至于当上宰相,是当今皇上亲自作的主,并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也没有办法。”说完南漓月便转身要离去。

“哎!宰相大人,且慢。我还有一事想与您商量商量。”

“何事。”南漓月转身。

“家有小女,年芳二一,贤良淑德,非常倾慕宰相大人,不知大人何意?”

“无意。”南漓月说罢转身离去。

回到南府,南漓月去书房,影一汇报了,影五、影二传来的讯息“李长宁今日晨时动身赶来京城,阮成烈今日午时动身赶往京城。”

“好,我知道了。朝中安插的人手,最近让他们按兵不动,不要暴露了。”南漓月对着影一吩咐着。

去了院子,圣音正在院子里,那棵桃花树下的秋千吊椅上晒太阳。白色的小团子,窝在浅棕色的秋千吊椅上,阳光照射在那个小白团子上面,为小白团子镀了层浅金色。看起来很温馨,南漓月走过去抱起圣音,坐在秋千吊椅上,轻轻地抚摸着圣音毛茸茸的身体。

圣音感受到南漓月手掌的温度,睁开了眼睛,眼里还是没睡醒的困意,看着南漓月,懒洋洋地说着:“铲屎官,你回来啦!我等了你好久,等的我都睡着了呢!”说罢,还蹭了蹭南漓月的手。

南漓月看着又闭上了眼睛想睡觉但是又苦苦挣扎要起的的圣音,面色温柔,声音降低,温柔的说着:“困了就继续睡吧。”圣音听到后,彻底睡着了。

南漓月抱着圣音去了书房,圣音在南漓月怀里睡着,南漓月在书桌前静静地处理着事情。温馨的画面,透露着岁月静好。

三天后李长宁到了京城。

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见皇后,皇后见到了李长宁不禁拉着她诉说着思念。

“我的宁儿啊!你受苦了呀!如果不是李府的嫡小姐李若欢拒绝,你又怎会被逼去那蛮夷之地和亲。不过你放心那李若欢已经死了,本就是个病秧子,还不做一点奉献的事,我们青龙国养着她就当作是理所应当的了,真是个白眼狼。”皇后流着眼泪,抚摸着李长宁的脸颊,哽咽的说着。

“母后,宁儿无事,为了青龙国我什么都可以付出,李若欢死了是老天给她的报应。让她为她不为国贡献,付出应得的代价,不过李大人因为他女儿的死就辞官,属实恶毒。青龙国在他女儿活着的时候让他女儿得到了治疗,他女儿死后又让他女儿葬在青龙国国土上,他不知道感激,不为青龙国多做点事就罢了,让他女儿替我和亲也不愿意,干脆就让他和他的家眷都去边关贫瘠之地忏悔去吧。”李长宁面色温柔,一只手握着皇后抚上她脸颊的手,一边温柔地说着。

“宁儿啊!你还是太善良了,就应该让他们去地狱忏悔。”

“母后,便饶他们一条命,让他们去边关贫瘠之地,一边忏悔,一边为国耕种,耕种所得皆上交国家。让他们为国奉献赎罪吧。”

“唉~,宁儿啊!以后切莫再这么善良了。这次就按你说的办吧。”皇后温柔的抚摸着李长宁的脸颊。

又过了一个时辰李长宁出宫,来了南府,李长宁进了南府便去书房,一边推开书房门,一边大喊“漓月哥哥,好久不见,宁儿回来了。”

进门便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南漓月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狐狸,温柔的抚摸着。李长宁来到桌前“漓月哥哥,好可爱的小狐狸呀,是送我的吗?”说着便伸出手想要抓过去。

南漓月侧了侧身躲了过去,继续轻轻抚摸着小狐狸,但语气却是冰冷的“我没有妹妹,她也不是给你的。长宁公主既已成人妇,还望自重,莫要再来我这南府了。”

李长宁听罢,整个人呆住,眼里溢满泪水,开口说着“漓月哥哥,你是在怪我去和亲吗?我也不想的呀,但为了青龙国我不得不去,我一点也不喜欢西域王阮成烈,我喜欢的一直是你!我这次回来,其实是偷偷跑回来的,就是因为想你呀!”声音充满了委屈。

圣音看着女主哭的梨花带雨,默默地把头转回了南漓月的怀里,默默地想‘确定是为了铲屎官,不是为了劝服你爹,搬空娘家倒贴夫家?还偷偷跑回来?因为男主太霸道,跟男主吵了一架,离家出走,还留了一封信,玩你爱我你就要来追我,你不追我就是不爱我,我就不回去的嘤嘤嘤无理取闹小游戏。这叫偷偷跑回来?果然这个世界的天道也是个脑壳有包的,这出去我还要举报。’

“公主自重,我已经想通不再喜欢你,你我也无缘,以后莫要再说这些话,于你于我都不好。”南漓月冷声说着,说罢便叫人把李长宁请了出去。

李长宁站在南府外,看着南府大门默默念叨着“漓月哥哥,一定是在怪我去和亲。在跟我闹别扭,漓月哥哥可惜了,我已嫁做人妇,你我再无可能,不过我不会阻止你继续喜欢我的。”

这他喵的像极了有病,受不了。

李长宁回了皇宫,回了未出嫁前的住所春欢阁,虽然许久未住人,但因为皇后的吩咐,依旧干净整洁。

晚上李长宁吹灭蜡烛打算入睡,但是突然有人抱住了她“谁?”娇呼一声。

“别怕是我,宝贝,好久不见。想我了吗?”是阮成烈,李长宁放松下来,娇怪的说到:“你吓到我了。你追来干嘛?不是不喜欢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