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姐妹情深

  • 银河女孩
  • 天使鹤熙
  • 2037字
  • 2019-04-28 21:19:16

说到喝酒,我是从小的时候,大概5岁左右吧就开始喝了。

记得第一次喝是五岁那年冬天,在家里吃火锅的时候,家里来人了,老爸和他们喝酒,我怕太辣所以装了一碗凉水放炉子上,老爸他们也都是碗装的酒。

而且碗也一样的,等我吃得辣得受不得了,抬起来就一口闷了,结果那不是我的水,而是老爸的酒,那大碗一大半碗,一口酒闷了,不但没减轻辣味,反而却更辣了。

于是又抬起另一碗一口闷了,这碗是水了,刚刚把水喝完,我就一头栽倒在地。

好像我喝酒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的,基本上不喝就不喝,只要抬起酒杯了,肯定是要不醉不归的。

这也导致了我时不时要喝一点才行,不然长时间不喝了就浑身难受。

大姑拿了她的包包,我提着两箱花生牛奶,大姑提两瓶酒,出发去二姑家。

离二姑家也不远,就跟去播改差不多,不过她家这儿真的不好走,路虽然修好了,但也是爬坡下坎的。

走着不轻松,我是没事儿,就怕大姑走不动。

走出村子,头顶半坡上,就是我们这儿的这个山泉水源头,这山泉水是真的好喝,清甜解渴。

富含各种矿物质,长期饮用可以起到增强免疫力的作用。

我家也是拉了这个水源,政府拉的那个自来水,是从仙人洞拉上来的,就是地下水,不干净。

但是这个山泉水水量太小,也就够饮用,做饭。

要是洗衣服就太浪费了,根本不够用,所以也用自来水。

泡茶的水分四品,极品为甘露,但是这玩意儿,现在估摸着没人会去弄,次之为山泉水,再次之则为河水,最差的是井水。

我们这儿有好茶,自然也有好水

所以,家里的人一般都不会有所谓的这高那儿高,都是很健康的。

十多分钟后,我们到了郑田坝,原本以前都是走徐田坝,也就是郑田坝对面,这两村子,以前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也不知道是得有多大仇。

到现在,也禁止年轻人通婚往来,不过火药味没有以前重了。

过了田坝村,就是一片刺梨种植基地,几座山上都种了刺梨,不过是杂交的那种,也就是嫁接转基因的,不仅样子难看,味道还差得一塌糊涂。

但是抗病能力强,产量高,比较适合种植。

味道好的要属野生的刺梨,开红花的,这中间嫁接的是开的白色花。

野生刺梨的灌木丛不高,肥沃的地段也就能到腰这儿,一般瘦的地段也就是到膝盖,但是,每年到季节了,也是硕果满枝头。

熟了之后,金晃晃的,像是神龛上放的聚宝盆,我们这儿叫金鼎罐。

味道极好,泡酒更是一绝,这东西生长特别挑气候和土质,在贵州,很多地方都没有,走那么多地方也就见我们这儿有。

过了刺梨种植园,就到了包包寨,这儿没几户人家,显得有些寂寞。

爬上一坡之后,就到了二姑家了,她家这儿叫养马寨,传说是以前民国时期还是大清年间,官府督办的养马的地儿。

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村子,这村子在山凹凹里,地儿太小,显得特别狭窄。

走到村子里,大姑就开始喘气了,她拍着腿,哀嚎道:“哎呀,累死我了,到了吧小河?”

我:“到了到了,就在上面这里。”

我伸手牵着她的手,慢慢的往上爬,她还是感觉有些吃不消,中途还要歇一下。

我也是无语,说:“刚刚说开车来,您又说走路,这回惨了吧。”

大姑却不乐意了,说:“我这么多年没这么走了,吃不消了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天就能从这儿走安顺去。”

我:……

好吧,你厉害

休息了两三次,可算是到了二姑家了,小表妹爬在门口的护栏上看着她家的猪吃食,时不时的扔点猪草进猪盆里。

那吊着一排都快贴到地的奶的老母猪,一口就把猪草嚼吃了,好似那猪草比玉米面还好吃似的。

我们上课楼梯,下面一层是用来关牲口的,比较矮,约莫有一米六七左右,上层住人的。

所以需要爬楼梯,上了楼梯小表妹娟娟看到我们,疑惑的看着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称呼。

就朝屋里喊:“妈,有人来了。”

然后转头对我们说:“到屋里坐嘛,我妈在家呢。”

大姑问我说:“这是小娟还是小婷呢?”

我:“这是小娟,小婷结婚了已经,这小丫头还上学。”

小娟疑惑的看着我,应该是奇怪我怎么会认识他,因为她没见过我啊。

我也不说,就直接走进屋里,二姑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大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眼泪就掉下来了,冲过来一下就抱住大姑,失声痛哭,哽咽了半天,才叫:“大姐。”

大姑也哭了,两姐妹抱着,泣不成声。

也是,分离了几十年了,自然是无比想念,因为当初我们都以为大姑已经死了。

虽然爸爸已经把大姑的照片发到二姑的手机上过,但是如今,见到真人了,亦忍不住泪目。

这才是姐妹情深

等他们姐妹两你侬我侬完了,二姑才注意到我,疑惑的问:“这是?你女儿吗?”

大姑说:“这是你哥家小河啊。”

二姑一脸不敢相信,小表妹则皱着眉说:“不可能,小河哥是男孩子啊。”

我:“现在是小河姐。”

小娟:“…………怕哄鬼哦。”

哟,你还不信?那你就别怪姐嘴下不留情了:“你还记得你9岁的时候,去厕所,结果没脱下裤子就把粑粑拉裤子上了,然后躲厕所里一天不敢出来。”

她一下小脸儿红到了脖子根,连忙跑过来一把捂住我的嘴,恼怒的说:“你还说……”

我顺手把她拉到怀里,抱着她,扯开她的手,说:“你现在承认了不?”

小丫头连忙扯开我的手,脸红的跑进房间里去了。

逗的我忍不住笑,大姑二姑也不在哭了,也笑了起来。

我走进她的房间里,拉着她,说:“我现在也是女孩子啊,你还害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