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是酒鬼

  • 银河女孩
  • 天使鹤熙
  • 2022字
  • 2019-04-27 21:50:10

如果能飞就更快了,可是目前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

慢慢来吧

这样也还好,一步数十丈,一去二三里,也不错了。

这家超市的老板好像姓杨,因为谁都说他叫杨贵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也没去问。

本来打算去那个叫陈开什么的舅舅家(妈妈姓陈)买的,但是他家东西实在不恭维,真的,过期的也在卖。

但是杨贵家要贵一点儿,贵就贵吧,挑了2箱花生牛奶,酒家里有茅台,他家卖的最高的也就是青酒,没必要花冤枉钱。

差不多够了,提着两箱花生牛奶,回家。

走了不远,拐角过了舅舅家,到了小姑家(奶奶的婆家那里的亲侄女家)。

再走就是爬坡了,这一坡虽然不远,但是却挺陡的路,虽然是水泥路面,但一般人爬着还是挺吃力。

我也不想慢慢爬,将花生牛奶一手拧一箱,助跑几步,一个纵跃,向上跳总是没那么容易的。

没跳到这段路的尽头,落地时还剩十几米远。

上来很长一段路就全是平的路了,几个纵跃,就差不多了,到了老龙垭口,又是一路的爬坡,慢慢的爬吧。

说实话爬坡真的是累,一般的电瓶车爬这里都有点儿费劲的。

不过我好歹也是一代神体,爬到这儿,不是像昨晚那般的狂奔的跑,大白天的再看那个山洞也不带害怕的。

慢慢爬上来,连腿都不带一点儿酸的,爬到吴家坝垭口后,都是下坡路了,继续,几个纵跃就到了村口,转弯的地方都省了慢慢走了,一个纵跃直接一百多米,转弯地方最大距离也就是几十米。

这样跑路,是真的快,不过就是有点儿伤鞋,我感觉脚上这双鞋这么跳,要不了多久就会废掉的。

看来想要跑得快,得去定制一双航天级材质的鞋子,至少要耐磨,经得起高强度冲击。

不然几天坏一双鞋子,我估计撑不了多久就得破产,那可就惨了。

到了村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回家了,不过我这一去一回都没用20分钟,就算开车过去,也要这么长时间。

走到云祥叔家门口,燕婶坐在门口洗菜,看到我,表情稍微惊讶,估计是被我美丽的容颜给震惊了吧?

我打招呼道:“大娘(大婶,或者娘娘相同意思)在家的啊,今年没出去打工吗?”

她疑惑的道:“你是?”

我得意的跟她打哑迷,说:“你猜?”

她笑了,说:“你猜我猜不猜?”

我:“嘿嘿,慢慢猜哦,我先走了。”

走不远,大叔从屋里出来,问:“谁啊?”

大婶:“一个很好看的小姑娘,不晓得是哪家的,她叫我大娘,我不认识啊。”

大叔:“哪儿呢?”

大婶:“走都走过去了。”

转过了弯后就看不到他们了,不过我边上的听力还是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我这听力要是去当特工,肯定是天下无敌。

到家了,大姑和奶奶坐在院子里,大姑拿着手机,操着一口不正宗的苏北口音,跟奶奶一起,不知道和谁开视频聊天,估计是表哥或者大姑爹他们吧?

不过奶奶年纪大了,八十多岁了,耳朵也不太好了,已经听不清电话里说什么了,大姑需要大声的和她说才行。

大姑给她说了之后,她才和手机里说。

大姑小时候比较命苦,她才二十来岁的时候,那时候爷爷是重男轻女的思想,整天整得在家里住不下去,跑了,出去后去了江苏,后来就结婚在那里了,那是三十多年前了,那时候没有电话,没有联系方式,也回不了家来。

还是在前几年,老爸在浙江去打工的时候,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是找到了她。

她今年就跑探亲来了,她今年已经55了,也已经有两个儿子都结婚有孩子了,还有一个女儿也结婚了,家庭倒也是美满幸福。

遇到的大姑父也是对她很好,体贴入微。

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大姑看到我只买了两箱花生牛奶,有些不满的说:“都说我和你去了,只买了这个,去了咋好意思呢。”

我:“呃,这没什么吧?姑,您这几千里的路跑回来都不容易了,有些东西就不错了,再说了,亲姐妹家,那么客气干嘛。”

大姑:“说是这样说嘛,咦?丫头,你咋去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得意道:“我用飞的啊。”

奶奶听不到,说:“你是去买这些做什么呢。”

我坐到她身边,凑道她耳边说:“等下我们要去二姑家,你要不去不去嘛。”

奶奶笑着说:“我不去,你是哪个啊?”

我:“……”

对啊,她老人家还不知道我是谁呢。

大姑连忙说:“她就是小河啊。”

奶奶白了她一眼,嗔怒道:“小河是男娃儿,你哄鬼了。”

大姑说:“那小菊妹不也是女娃嘛,后来不变成男娃了?

奶奶听后若有所思,也不说了

在果篮里拿了个橘子,剥开了,给奶奶,不过她只掰了一半,说:“我吃不了这么多。”

剩下的一半又递回给我,我递给大姑,大姑不吃。

吃着橘子,和奶奶聊天,过了大概半小时后,大姑说:“也不知道小江什么时候回来。”

我:“估计有事去办了吧。”

大姑:“要不我们先去吧,也等不到他回来。”

我:“好啊,反正也不远。”

大姑:“那我们走路去吧。”

我:“啊?开车去吧。”

大姑:“走路去,当是散步了嘛。”

我:“好吧,我去拿两瓶酒,拿去给二姑爹喝,他老爱喝酒了。”

跑回客厅里,在饮水机旁边堆着两箱茅台酒,我爸是道士,这酒都是别人来请他去办事儿送的礼。

还有鸡,有时候还有猪腿,甚至羊,都有。

老爸好酒,所以,一般送的都是好酒,还有好烟,不过老爸从几年前戒烟后,就不抽了,许多福贵,芙蓉王,中华拿回来,都是弟弟给抽了,我也不抽烟。

但是我喜欢喝酒,以前我也是半个酒鬼,基本上只要喝,酒要醉的,不然就不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