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近乡情怯?

  • 银河女孩
  • 天使鹤熙
  • 2039字
  • 2019-04-22 22:20:06

绿茶味道一般,外形也不太好看,但胜在便宜,深得大众喜爱。

我也爱喝茶,特别是好茶,但是自个儿买不起多的,有钱的时候就买点儿尝尝。

但是浙江那边儿水质太差,就算自己去山上打的山泉水,泡出来的茶叶一般。

这回回家了,有了好水,可以好好品尝一下了。

我们村后面大山马家大坡的山腰上,有一股山泉,富含各种矿物质,水质极佳,便是用滤水器滤一年,滤芯都是干净的,也不见多少沉积的水渍。

而且清甜可口,清凉得很,以前还有人感冒了,到那出水的地方喝了这个水,感冒竟然好了。

科学的说法可能是水里富含矿物质,那人喝下后,身体吸收了这些矿物质,提高了免疫力,感冒也就好了。

车子摇摇晃晃的费劲的爬过了将军山脚下,到达了播改村水井路口,我赶紧站起来跟司机说:“师傅,这里停一下,我这里下了。”

下了车,天已经很暗了,不过还能看得见路走,掏出手机看一眼,已经6:38分了。

再过一会儿,估计就完全看不到路走了,我得快点儿,手机只有30%的电,打电筒的话,不一定能够走到家里。

爬上一段小坡后,就全是树林了,这后面山上,有一台大炮,是高射炮,用来打冰雹云的,每当云层聚集,要下冰雹时,这里就会用燃烧弹发射,将冰雹击碎,落下来就变成液态雨了。

这样庄稼作物就不会有损失,不然,一场冰雹过后,基本上就是颗粒无收。

现在是没人种植庄稼了,但是以前,基本都靠一亩三分地吃饭,要是遭遇一场冰雹,那就要饿死人的。

政府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儿发生,毕竟,如果出现这种事儿,他们也无法向省委和中央交代啊。

越往前走,树林越发密集,道路两旁都是深深地杉树林,树林里常年不见天日,黑漆漆的都是。

路上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和偶尔虫子的鸣叫和青蛙的呱呱呱的声音,感觉有点儿心虚。

我加快了脚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滴滴的摩托车喇叭声,吓我一大跳。

该死的,不一会儿一辆摩托车嗖嗖的从我身旁掠过,带着一阵风,卷起我的长发,遮住我的视线。

心里大怒:“这谁啊,大晚上的开这么快,不怕摔死你啊。”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看看是不是熟人,要是的话搭个便车,他倒好,一下过去了,都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一个人。

气死本姑娘了

不过好在我依然精力充沛,一点儿也不觉得累,脚步依然那么快。

十多分钟后我到吴家坝村这里,远远的便看到对面那个山洞,其实不算山洞,就是一个怎么说呢,没进去多深,大概凹进去5米左右的山穴,但是那石灰岩惨白惨白的颜色在这夜色里看着太瘆人。

而且前面有一颗孤坟,听说那人是以前爬那个山,摔死在那里,然后就地掩埋的。

还听人说那里的阴魂时常作祟,就有人看到过,被吓成了神经病。

我心里怕的发毛,以前还是男孩子的时候都很害怕,现在我更加害怕了。

越想越想歪头去看,本来就怕,心里想着别去看,别去看,可是就是忍不住要去悄悄瞅一眼,每次都吓得不轻。

一而再再而三的,原本还能用走的,我直接大跨步跑了起来。

直到跑到了老龙垭口,这一坡爬坡的路可把我累坏了。

大口的喘着气,不过这里已经能够看到我们村的灯火了,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坐在路边儿的水池上休息一下,看着村里通明的灯光,我心里已经不在害怕,有的反而是有点儿怯。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害怕,害怕回去了,爸妈要是不认我怎么办?虽然以前老妈常说要是我是个闺女多好,但是,现在我变成了女孩儿,他们可能未必会接受吧?

其实,证明我是他们的孩子并不难,但是,我怕的怕她们不接受我。

那我该何去何从?

很茫然,如果他们不接受我,我这几千里的路跑回来,到底值不值?

看着那明亮的灯火,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到底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了。

我正在纠结的时候,听到有人的脚步声,我转头看去,看不清,等他走进了,竟是我们村里一个老人,我们得叫幺爷爷了,他跟我爸年纪差不多大,但是辈分大。

我看到他,连忙叫道:“幺爷爷,你去哪儿来啊,这么晚。”

大晚上的他也不怕,只是疑惑的看着我,问:“你是谁家的闺女?”

我:“……我。”

我一时还真说不上来,因为我说了他未必会信啊。

他也没接着问,只是说:“天都黑了,你还不回家呢。”

我:“哦,马上回了,我爬这坡累了,休息一下。”

幺爷爷:“大晚上的小姑娘家不安全,快走吧。”

我:“嗯嗯,我歇会儿就走。”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的纠结淡了一些,远远的看着村里的灯火,有些温馨,也有点儿陌生。

休息够了,我还是鼓起勇气继续朝前走,以其在这里猜,不如回去一探究竟比较好。

如果爸妈不接受我,那我再做其他打算也来得及。

爬上这一坡后,海拔就高了很多,山风也变得很大,呼呼的。

不过动静大一点,心里的害怕反而降低了不少,离村子越近,就越看的清了。

走到村口的时候,村子的路边竟都装上了路灯,太阳能电池板的路灯,路灯杆上喷着字儿:脱贫攻坚美丽新农村建设项目。

呵呵,村里的还不错嘛,搞了这路灯来装上,倒是方便了不少。

晚上老人们窜寨方便多了,就是偷牛马的贼也不敢进村作案了。

以前村里一到晚上都是一片漆黑,村里有几个寡公(没老婆家室的老年或中年单身狗)不务正业,时常勾结外人来偷村里的牛马去卖。

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村民们只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好了,装上路灯,这些混蛋也就无处可藏,自然也不敢作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