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 银河女孩
  • 天使鹤熙
  • 2042字
  • 2019-04-20 22:05:14

拐了几个弯后,远远的就看到了华为的线下门店,这要我自己来找,估计找到第二天也未必能找到,这普定县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算太小,你要凭脚丫子走,走两天你也走不完全城。

到达门口口,我掏出一张100元的毛爷爷递给司机,他有些无语的接过,说:“就没有零钱嘛,我这点零钱都快退没了。”

然后数了一大把零钱给我,有十块的,有二十的,有五块的,一块的。

我也是醉了,你就没有50的嘛?

司机:“呵,看看,你一张换了我一大把,这可赚大了。”

我:“……你可拉倒吧。”

下了车,司机开车扬长而去,我则进了手机店里。

手机店里是一如既往的华为线下门店的主色调红色。

单调却不失高端大气上档次

店里这时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在,估计是个理工男,他正在扒拉着一些零件,给一只被他拆得只剩一堆零件的手机缝缝补补的。

我敲了敲柜台,他没反应,我就喊道:“唉,老板,我买手机,你卖不卖啊。”

他抬头看了看我,笑了笑说:“卖啊,你需要哪款自己选一下,我先把这个做完。”

我:“好吧,我要一台最新版的P20pro,给我拿一下呗。”

理工男:“好呢,稍等一分钟哈。”

没办法,听说理工男都是钢铁直男,跟他们讲什么道理是行不通的,发火也没用,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不过他说了一分钟就是一分钟,他的手捏着焊笔,飞快的焊接着那些零零碎碎的零件,好似蝴蝶穿花似的,竟有点儿赏心悦目。

焊这么快,他也不怕焊错?

大概也就是一分钟,他丢掉电焊笔,起身给我拿了手机,我拆开包装看了看,挺好。

该有的配件都有,我的卡没找到,以前的号码如果不补回来,会非常麻烦,不单客户找不到我,微信也登录不了。

去申请重置会非常麻烦,所以,只能补卡了。

我说:“再给我补一下我的卡,我的卡和手机掉了。”

理工男:“好,你的号码说一下,身份证给我。”

我:“我的手机号是1555793****”

理工男:“好的,稍等两分钟。”

几分钟后,他就搞定了

幸好这家伙没问我为什么身份证是男的,而我是女的。

估计脑回路没转过来吧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麻烦,不然补不了卡就麻烦大了。

见他补完了卡,又办了一张新卡,号码跟我原来的卡号只差一个数,好记。

见他办完了,就赶紧把身份证揣回包里,给理工男要了取卡针,将手机卡掰开,放进手机里。

然后逐一下载微信,QQ,支付宝,阿里巴巴的千牛,义采宝等APP,然后逐一认证登录,因为换了设备,所以需要认证身份证信息,特别的麻烦。

因为怕等下没有班车了,付了钱,提上包就走人。

走了没多远,等来了出租车

上车,司机是个中年大叔

我:“师傅,到公安局门口。”

司机:“好呢。”

然后我继续认证登录账号,可是支付宝需要进行面部识别才行,这就麻烦了,看来只能先把身份证补办了,然后再去支付宝公司进行认证了。

几分钟后,达到公安局门口,下了车,付了车费,就坐路边等班车来。

有句老话说的好,等的时候他不来,不等的时候就一趟接一趟。

坐在路边等了都半小时了,还是没见到去我们村那边的车,只能继续验证各个账号进行登录。

阿里巴巴千牛需要支付宝认证登录,可是支付宝我现在无法登录,很烦。

我再次戳开支付宝,进行认证,输入手机号,点验证码登录,叮咚,验证码来了,然后输入,登录成功。

嗯?怎么回事儿?刚刚不是要人脸识别嘛?

这回省事了,然后支付宝直接登录千牛,已经有两个客户发了采购信息。

其中一个叫夏日海风的采购商:“掌柜的,在吗?”

另一个叫SZ市美心缘珠宝的采购商:“在吗?你这个玻璃焊接玻璃网片的两头通玻璃杯,可以订做其他款式的玻璃片嘛?”

我赶紧回复:在的在的,可以订做。

但是估计是等不到我回复,已经去了别家的店铺了。

半天了也没回复我,我感觉我错过了一个亿……

唉,真倒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捏碎了手机,真的倒霉,这真的非我的福,要是不捏碎手机,有可能接个大单呢。

烦死了,显示时间是下午3:35分和4:48分的消息。

等了大半天也没见回复,估计是凉了,这个两头通的玻璃杯利润很好,如果谈成一单,不要多,只要一单有一两千个,那就是一万多的净利润了。

伤不起

将手机揣回兜里,这回可不敢再用力了,只敢轻轻的拿,轻轻的放。

午后的空气都是带着一股子难闻的汽车尾气的味道,在夕阳西下的余晖下,显得让人有些彷徨不安。

仿佛就是末日一般,如果不是这来来往往的车辆,我都以为是真的末日了。

看着远处的碧桂园未完工的楼房,有种破败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很困扰,若是平时,这明显是欣欣向荣的发展腾飞的样子,可我却觉得是一种破败落寞的感觉,就像天边的夕阳。

虽然看起来似乎很美好,却已经迟暮了。

这种感觉好压抑

我转过头不再去看那夕阳,不想在有那种感觉,那感觉仿佛会让我崩溃一般。

半小时后,披着一身黄皮的班车缓缓驶来,车头上显眼的一排大字:普定—化处—腊柳村。

提上包,招了招手,车子慢慢的驶来,停在我的旁边。

呲……

气泵扯动刹车,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门带着难听的嘎嘎嘎的声音,缓缓打开,我提着包跨上了车。

车上没几个人,我提着包往后排没人坐的座位,我有点不太喜欢这几个人挨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特别奇怪。

我还没走到座位上,司机就已经踩油门走了,还好我基本上没影响,甚至不用拉扶手,稳稳的走到了座位上坐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