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相煎何太急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136字
  • 2019-04-09 19:17:43

「……」

「先不说这个,你先和我去后山。」

「后山?去后山干嘛?」

饶了饶脑袋,回想着巴克雷说的话,塞米露在后山狩猎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可现在塞米露出现在眼前,却说要带自己去后山,这是什么情况?

「嘻嘻~在我的悉心调教下,你的身体已经变得强壮起来,还已经获得了战斗技能。可是!只是有战斗技能还不够,必须得有实战经验,今天你必需打到两只野猪才行,所以我是来带你去后山的!」

「哈啊?!」

等到塞米露带着卢迪上了后山,已经过了吃午饭的点,天上的太阳正是最热烈的时刻。

卢迪感觉四月欺骗了他,它不在是春风和煦的春天,而且骄阳似火的夏天。

过了许久才爬到半山腰,卢迪又累又饿,蹲在那儿大口喘着粗气。

回想起来,不论是以前的卢迪还是现在的卢迪几乎都一个阿宅,像这样的爬山运动更是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这快要了他的老命儿。

「啊~!我走不动啦!还没有见到野猪我就要死啦!快来人救救孩子吧!」

索性躺在地上,仰天长啸。

走在前面的塞米露闻言,转过身来,走到卢迪面前,双手插着腰,摇摇头叹叹气。

原以为按照自己前几天对卢迪的训练,爬个山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看见卢迪现在这个样子,以后得加强训练力度。

咕~

肚子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它是卢迪的。

塞米露随后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阵空腹感传到脑中,在看看天上的太阳已经斜了三十度,这才发现自己和卢迪都没有吃午饭,而且早上的时候卢迪还把自己精心准备的早餐都吐了出来。

「卢迪,你就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卢迪向着塞米露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体就像一个过热的马达,若是强行让它运转起来,可能会被烧掉。

自从塞米露走后,整个林子都静悄悄的,卢迪躺在地上无聊的数着树上的叶子。

一片、两片、三片……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片……

「卢迪~快过来!」

从远处传来塞米露的声音,卢迪立即爬起身,拖着饥饿的身体朝着声音来源走过去。

用手刨开前面遮挡住的树枝,便有一股香味袭来,河流旁边架起一个火堆上面正烤着一条大鱼,塞米露朝着卢迪挥着手示意让他过来。

卢迪朝着塞米露走了过去,这条鱼真的很大,大约有卢迪身高的三分之一大小,它的种类也是从来没见过的,这让卢迪不禁回想起今天早上的那个食物,一股反胃感不由而生。

「这……这是啥?」

「鱼啊。」

「……它是什么种类的鱼,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讲过?」

「呃……我不知道,我知道它很好吃。」

「呐~你尝尝。」

塞米露嘟着嘴歪着头,随手拿起那条被烤着的鱼放到卢迪的手上。

卢迪看着手里的鱼,心里很矛盾。现在很饿,想吃东西,但这条鱼……虽然人在有些时候会饥不择食,但眼前的这个东西能不能算作食物还是一回事儿。

他抬起头看着塞米露一脸期待的表情,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对着那条鱼狠狠地咬了一口。

「真香!」

「对吧!」

塞米露看着卢迪开心的吃着鱼的样子,一把抱住他。而卢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手中的鱼险些掉在地上。

慌乱的接住这条鱼,卢迪才发现这鱼只有一条,手上的鱼已经被自己吃了一大半。

「塞米露,你的午餐呐?」

「……我可是留着肚子等你抓到野猪吃烤乳猪的。」

「哼~嗯~」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野猪的叫声,两人随即朝着声音望去。

在河流的上游,一只野猪正喘着粗气,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卢迪,它的嘴里还时不时的喷出一点火气儿。

「嘿嘿……今天晚上能不能加餐就看你的了。」

塞米露坏笑着把卢迪推到自己身前,卢迪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卢迪慌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会喷火的野猪,而且它的等级是六,他的力量值比一个成人还要高上许多,自己的等级才三级,这怎么打得过。

拔出背后的剑看着野猪的眼睛,拿剑指着它。

野猪见卢迪拔剑,立即朝着卢迪撞了过来,速度很快气势很强,卢迪不慌不慢的把剑横在自己身前,姿势尽可能的做的帅一点儿。

砰——!

野猪的牙齿撞在铁剑上发出声响,随后卢迪被推着向后滑行了一米远。

卢迪现在慌得一匹,自己根本打不过眼前的这个野猪,若是在这样下去,自己将会在塞米露面前败下阵来,之后不知道塞米露会怎么调教自己,想到这儿卢迪心中传来一阵恶寒,此战必需胜!

他把头伸长靠近野猪小声对他说:

「佩奇大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何必自己人为难自己人?我来教你拱白菜,好不好?」

佩奇一听这话,真的火了,全身冒火的那种!

它把头压低然后顶着卢迪向上奋力一甩,卢迪瞬间被顶飞了十米高。

噗通——!

「救命啊——!我……我不会游泳——!」

「卢迪!」

塞米露被这突发其来的一幕震惊了,赶紧跳进河里朝着被河水冲走的卢迪游去。

……

「啊——!好疼!」

卢迪渐渐恢复意识,一阵头疼传入神经,不由的拿手按住脑袋。随后一阵寒意袭身,让他打了一个冷颤。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地上,身上也只穿了一个湿哒哒的内衣。

然后又有一阵暖意从卢迪的左边传来,就像是旁边放了一个汤婆子。

把头扭过去,塞米露正抱着自己睡了过去。

仔细看看,她也只穿着一件湿哒哒的内衣,透过湿润的内衣还能看见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

近距离的看着塞米露的脸,卢迪大口的喘着粗气儿。她似乎感觉到了卢迪的气息,塞米露坐了起来,用手撑住脑袋晃了晃:

「你……你醒啦……」

「……嗯。」

「给,这是你的衣服。」

塞米露站起身来把一旁烘干的衣服扔给卢迪。

「对……对不起,我……我太弱了……」

突然,她转身把卢迪扑倒,把脸埋进他的胸里,还能听到塞米露断断续续的抽噎声。

「不……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你上山,更不该让你去抓野猪。你是那么的瘦弱,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