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哎呀!我卡住啦!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16字
  • 2019-07-06 22:07:35

「你才不行呢!」

拉瑟站直了腰板打量了一眼卢迪。

「嘿!千万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

卢迪一脸不满地看着拉瑟,语气里还夹杂着一丝怒意。

虽然他的怒意淡泊到可以忽略,但是就算是小孩子也能听从他刚才的语气变化,拉瑟似乎也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她双手插着腰,说:

「好吧,不管你去不去,我都要去,这是我身为一位治安官的职责。」

说完,拉瑟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一个人走在前面。

卢迪见状,立马跟了上去,毕竟他不知道那些火药是埋在那儿的。

接下来在拉瑟的带领下,他们先去了东边然后再去了西边,几乎把整个小镇都转完了,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一处能进入下水道的地方。

「那些魔物真是狡猾,居然把小镇里所有的下水道口都堵住了,这下……这下该怎么办呐?」

拉瑟着急着不停地跺脚,卢迪在一旁摆出一副深思者的样子在那儿思考什么。他就这样过了几秒,突然跳了起来猛拍一下自己是大腿。

「哎呀!」

「你哎呀什么啊!」

「不不不,就是下手太重,有点疼……」

卢迪半蹲着身子揉了揉大腿,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拉瑟,她的表情和眼神就像是在关爱智障。

卢迪停下手中的动作,站直了说:

「……刚刚我想起了一个地方,也许我们可以从哪里进去。」

「那是什么地方!」

拉瑟突然激动地说道,吓得卢迪险些摔倒。

「你先冷静听我说嘛,就是盗贼工会。盗贼工会的住所十分隐秘,一般人根本找不到,更何况是那些没有脑子的骷髅兵。而且盗贼工会处于地下,那里面有人居住,那么哪里一定会有一条通往下水道的地方!」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快,我们马上出发!」

拉瑟催促着卢迪,然后骑上马扬长而去。可是卢迪他不会骑马啊,只留他一个在孤零零地站着。忽然一丝风吹来,身体不禁地颤抖了一下。

没有办法,不会骑马,那就只有用热气球呗。而且在天上没有障碍物的阻拦,热气球的速度要比马快上许多。即便是卢迪后出发,他现在已经在目的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块石头上悠闲的等着拉瑟了。

「你是怎么到这儿的?」

拉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卢迪。

「额……先不管这个,我们先进去吧。」

卢迪走到那个枯井口旁说道。

「你这是要干什么?」

拉瑟不解的问。

「喔,这是一个盗贼工会用来逃生的秘密通道。我刚刚看过了,那个石像后面的通道坍塌了,已经不能通过了。」

说罢,卢迪纵身跳了下去。拉瑟也没犹豫,立马跟着他一前一后地跳了下去。

他按照之前来的路径,很快就找到了盗贼工会的那道暗门。不过这一次的暗门非常容易就打开了,卢迪还为能够节省火球术使用的次数而高兴了一番。

他推开暗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原本的道路已经坍塌,四周的墙壁已经损坏,只有一条小缝能够给人通过。

「这里究竟发了什么?」

卢迪不可思议地说道。

一旁的拉瑟尬笑了一下,不过卢迪没看见。因为她多多少少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得知艾德娜逃跑以后,拉瑟就以为艾德娜一定会回来盗贼工会一次,可是她派人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也不见人影,便以为艾德娜不会在回来。而这个盗贼工会留着又没什么用,如果把它留给那些盗贼又不太好,于是就叫人把这个地方给砸了。但是让她也感到意外的是,她没想到那些手下会对这个地方砸得这么狠。

「可能是因为地震吧,要知道这里是在地下,地震的程度一定会更加厉害!」

拉瑟很自信地说道。

卢迪一脸尴尬的看着拉瑟,如果这真是地震造成的后果,那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刚刚还那么理直气壮地大吼了一声,突然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哼哼,既然是地震造成的,那么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但不管怎么样,它也不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瞧见没,哪里有个小缝,我们可以从哪里穿过去。」

卢迪指着不远处那道小缝说道。

「好吧,只能这样了。」

「女士先请。」

卢迪向拉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不用把我当做一位女士,我是一名军官,希望你能叫我的名字或者头衔。」

拉瑟清了清嗓子,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是她还是走到了小缝前。

「我是一名军官,有义务保护人民的安全。比如这种不知道对面有什么的情况下,我应该第一个上。」

拉瑟义正言辞地说道。

卢迪楞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

「好,好的。」

拉瑟走到小缝前估量了一下,这个小缝刚好能够容纳一个人通过。她很快就把头申了过去,她看见前面依旧是一片废墟,和刚才的地方没什么两样,只是要比这边宽敞了许多。

「嘿!没事,这边很安全,可以过来。」

拉瑟大吼了一声,试图让卢迪也听到。然后她开始慢慢穿过小缝,先是头,再是肩,一点一点地慢慢前进。

「哎呀!我卡住啦!我过不去啊!」

拉瑟大叫。

「你那卡住了啊?」

「我不知道,我动不了,你帮我看看。」

卢迪站在墙的另一侧看了又看,说:

「你腰部的盔甲有点多,太占空间了,要不我帮你拿掉?」

「哎哎哎!别!别拿!」

拉瑟急忙地说道。

卢迪没穿过军服,他不知道军服的构造。腰上的盔甲是和裤子连在一起的,拿掉盔甲就等于是脱掉裤子。而且军服的盔甲就是只是一点点地薄金属,那哪里是盔甲太厚了,明明是她的屁股太大了!

「那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你帮我想想办法。」

卢迪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向后退了几步,双手撑地做出起跑的姿势,然后一道风吹过,向前射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