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305字
  • 2019-04-08 21:54:27

『觉醒?这是什么意思?』

『吼吼吼吼……我的贤者大人~你有没有对着你的小女朋友使用金手指啊?有没有嘛~』

卢迪摇了摇头。

经历和记忆是了解一个人最有力的证据,这些天来卢迪并没有对着塞米露使用过神视术,对于塞米露的了解一直还处于记忆中的了解。

『喂喂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觉醒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又和塞米露有什么关系?』

『因为她是勇……哎呀~你好烦啊!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什么事都要……难道你不知道女神都很忙的吗?我先去工作了,你……你慢慢玩。』

『哎!』

「哎~」

卢迪叹了叹气,虽然对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不了解,但经过伊雅的一句话提醒,这才发现太过于依赖她。

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个独立自助的成年人,而现在却在不经意间依赖起那个有点脱线的女神。

难道随着穿越到卢迪身上被他的记忆和性格影响了?

卢迪站在原地等待山贼离开后,这才走到母亲身前。

「娘!」

「卢迪?!你还好吗?」

母亲蹲下身子捧着卢迪的脸。

「我……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有没有吃早餐?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我先去把菜热一热,你在屋里待一会。」

「我……」

「怎么了?」

「没……没什么,前几天被塞米露训练的太累了,现在肚子还是空空的,我现在最想吃的就是娘做的菜。」

「那你可不许再乱跑了,好好在屋里待着,不然待会可没有早餐给你吃!」

「嗯!」

在母亲去了厨房之后,卢迪坐在椅子上叹了叹气。

他在回来的路上至少想了五种夜不归宿的说辞,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都已经用不上了。

又摸摸肚子,感觉里面空空如也。

拜塞米露所赐,今天吃的那个肉类让他把早上吃的饭菜全都吐了出来。

但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儿就从厨房里传来一股能够称之为食物的香味,随后安洁丽娜就端着几盘热腾腾的饭菜上来。

卢迪没顾自己的吃相,拿起筷子就对着它们狼吞虎咽。

安洁丽娜看着卢迪吃饭的样子顿时笑靥如花,又害怕他吃得这么快噎住,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吃完早餐,帮助母亲收拾餐具,卢迪匆匆的去了塞米露家。

现在最让他感到好奇的就是伊雅所说的觉醒到底是什么东西。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卢迪到了铁匠铺门口,但它给人的感觉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它的大门虽然是打开的,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巴克雷大叔也没在火炉旁敲打着铁块,就连旁边的火炉都是熄灭的。

也许是巴克雷和塞米露都在里屋做着什么事情,不再多想,大步走进铁匠铺。

在他刚刚踏出铁匠铺的那一刻,铁匠铺的大门突然发出砰的一声紧紧的关了起来,任凭卢迪怎么使劲推门,它都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野猪终于自己送上门了!哈哈哈——!」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卢迪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

机械的把头转过去,不远处巴克雷正拿着两把大刀跪在地上大笑,他的笑声在此刻显得格外渗人!

「好……好久不见……」

「不不不!我们刚刚才见过,怎么能说好久不见呢?这应该叫做永远不见!野猪肉可是好东西,要多给塞米露酱补补。卢迪,你说这野猪肉是清蒸更营养,还是红烧的更好?」

「我我我……我觉得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动物,应……应当把……把它放归山林……」

「什么保护不保护动物!你可别想诓骗老子,只要是上了餐桌的都是肉!既然你拿不定主意,我就帮你选一样吧。野猪肉细腻柔软,应当把它坐成烤全猪,不过它身上的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现在来给它剃剃毛!」

话音刚落,巴克雷就拿着他那饥渴的大刀朝着卢迪砍来。

卢迪见状,随手拿起店铺里的一把武器挡在身前。

大刀砍在铁器上发出嗡嗡的声音,随之卢迪手上的武器开始颤抖。

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武器在坚持数秒后,突然飞了出去。

就在这最危难的时刻,卢迪突然爆发出人类极限体能,迅速躺着地上翻滚一圈,使得大刀落了个空。

随后大刀落地,砸的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坑洞,使得整个房屋都颤抖了起来。

房间里布满了灰尘,灰尘之间还夹杂着一丝丝金色的头发!

「塞米露!救命啊!」

「哭喊吧!挣扎吧!没有人回来救你的!塞米露酱已经早早的就被我叫去后山打猎物了,看她的样子还蛮高兴的,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做一盘烤乳猪啦!」

「不是吧?!」

「你现在可以死得瞑目啦!洗捏!」

看着巴克雷手上的刀,闪闪发亮,从刚刚的哪一击就能感受到它的锋利,若是自己被砍上这么一刀,估计血都不会溅出来。

刀离他越来越近,似乎已经看到了走马灯!

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还有三坪大小的小房间,再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奥丁爷爷,以及除了母亲外对他最好的塞米露。

在卢迪的记忆里有的人说过,人在走马灯的时候看到的幻影是最清晰的,看着走马灯回顾一生,比在电影院里看3D大片还带感。

以前是不相信,但现在他看着眼前塞米露的脸如同真的一样,不禁的伸出手来,想要触摸她的脸庞。

啪——!

「啊——!」

卢迪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刺刺的,上面还有五根手指的大红印子,每触摸一下,就感觉脸上的肉已经如同腐烂了一般疼。

「啊——!疼——!」

「……卢迪,你没事吧?」

卢迪摇了摇头,抛开那些走马灯定眼一看,他的身前塞米露正蹲在那儿。

「我……我没事,就是脸特别疼!大叔下手可真狠啊!」

「……」

「先不说这个。你知道为什么我家的店会变成这样么?」

缓缓站起身来,看向周围。

挂在墙上的武器已经全部掉了下来,火炉里的煤渣都已打翻出来,房间里的情况一片狼藉。

再看看楼梯上,巴克雷正挂在上面,嘴里还吐着白沫,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打晕了过去。

他知道房间会这么乱是巴克雷追着自己不顾后果的一顿乱砍所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巴克雷会被打晕,也想不出到底有谁能把巴克雷给打晕,还把他挂在楼梯上。

「喔~就在刚刚有一个山贼来收保护费来着,但是我和巴克雷大叔可是正义的小伙伴,于是我们俩一起联手打跑了山贼,而大叔不幸中了山贼一招被打晕了过去,之后……之后房间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对!一定是这样!」

卢迪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