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报酬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17字
  • 2019-10-23 09:29:17

两步台阶当做一步走,快速上了讲义台。

站在原地,拉蒂斯和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包括台下的观众也是如此。

「你还想干什么?」

丽贝卡率先向卢迪发问。

卢迪顿了顿,把目光转向了教父。

「不能让拉蒂斯做少尉,她是一个盗贼!」

此话一出,除了丽贝卡和艾德娜以外,在场的人都惊讶地看了看卢迪,再看了看拉蒂斯。

「喂!你在说什么!」

拉蒂斯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看着卢迪,话语之间包含怒意,仿佛就像要把他给吃下去。

「喂!朋友,你为什么要诋毁拉蒂斯中士。」

一旁的艾德娜也沉不住气地反问。

他知道丽贝卡不是一个好官,但是也不能让一个盗贼来接管这个小镇,那和丽贝卡统治的克拉默小镇又有什么区别。

他愣了楞,挺直了腰板儿:

「还有她,她是盗贼工会的会长!」

「喔~我的天!你一定是疯了!」

「对!她们俩就是盗贼!我可以作证!还有我办公室里的那些资料也可以!」

原本在一旁沉默的丽贝卡开口说话,她的脸上还挂着笑容。

「教父,你不能听信她的话,她是一个恶人,她这是要陷害我!」

拉蒂斯急忙向教父解释,教父没有立即回应她。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想不出什么办法,决定先把她们三人一同关起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查证了拉蒂斯和艾德娜确实是盗贼工会的人。教父决定给予拉蒂斯到边境充军的处分,艾德娜就由新任少尉决定处分,而新任少尉就是拉瑟。

这一天,卢迪来到拉瑟的房间,他没忘记那天在盗贼工会里和拉瑟的约定,钱还是要拿的。

推开门扉,里面没有一人。房间里的装饰品也很少,非常地简易,空荡荡地就像等待出租的样子。

卢迪促足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从不远处走来一位士兵。

「嗨!你是来干什么的?」

士兵严厉地询问道。

「我是拉瑟的朋友,我是来找她的。」

「不好意思,现在少尉不在。你可以选择在这里等或者就这么离开。」

士兵不屑地说道。

卢迪没有回应他,尬笑了一下,然后站在一旁不动。

士兵用余光瞟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过了一会儿,那名士兵又回来了,而且他还带着一个人,一个他认识的人,艾德娜!

「嗨!朋友,我们又见面啦!」

「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我的老天,这不是你的杰作吗?」

「不,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在会议室里。」

「今天可是少尉大人给我处罚的日子,我当然会在这儿!」

艾德娜不怀好意地说着,她对卢迪仍怀有埋怨。

「你们认识?」

「我们不熟。」

士兵疑惑地看了看两人,能够肯定他们是认识的,不过关系不太友好,他拍了拍双手,对卢迪说:

「拉瑟少尉一会儿就会到这里,稍等一会儿。」

他扔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房间就只剩下卢迪和艾德娜两人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卢迪愣了楞,过了几秒后,才缓缓回答道:

「对不起,可是我别无选择。」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但是你确实背叛了我们,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卢迪沉默不言,他知道这件事在道义上是他犯了错,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那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艾德娜。

艾德娜突然脸色一边,摇晃了一下身上的链子,说:

「你帮我把他解开,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

「这可不行!」

卢迪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艾德娜把头缩了回去,想了想:

「我会给你报酬,一个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报酬,怎么样?」

卢迪仍然无动于衷。

「难道这就是你的为人?我看你才是真正的盗贼!盗走了我们的信任,到最后却来反戈我们!你有没有想过今后那些盗贼工会里的人该怎么办,他们会怎么做?说什么为了大义,不过就是借着大义的名分来残害我们!你根本不配称之为贤者!」

艾德娜把语气加重了几分,死死盯着卢迪。

卢迪突然怔住了,盗贼工会至少也有将近一百号人,他没有想过这一百号人的处理方法。但是他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他们的首领已经死了,那么他们一定会有大行动。

可能他会就此解散,然后变成一群真正的盗贼,也可能他们会向小镇复仇,拉起战火。

不管是那种可能,它们都不是一件好事。

在这将近一个月的生活里,他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小镇,冒险者工会、会长、菈菈、以及雷布什他们。

他的眼神在艾德娜身上和地板之间不断游离,举棋不定。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这把锁是用魔力做成的,用魔力干扰它,剩下的交给我。」

「好吧!」

接下来在卢迪的帮助下,加上艾德娜的开锁技术,她身上的铁链要不了一分钟全都脱落在地上。

艾德娜拍了拍双手,然后把一直囚禁她的铁链一脚踢开,再慢慢地朝着卢迪走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

卢迪有些惊慌失措,不自觉地往后后退了小半步。

「别担心,我说过我会给你报酬,你会喜欢的。」

说罢,艾德娜加快动作,飞速跑到卢迪身边。然后把她的嘴唇对准卢迪的嘴唇紧紧贴合,甚至他还感觉到了不明物体的出现,脑袋里一片空白!

就这样足足过了五分钟艾德娜才向后退了两步。等卢迪回过神,发现她已经蹲在窗口,准备跳窗逃走。

「喂!贤者大人!这笔账我记下了,下次我会向你讨回来的!」

说罢,艾德娜从窗口跳了下去。

卢迪没追过去看,呆呆的站在原地捂住自己的嘴唇,还在感受着刚才的余韵,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这一切又是来的那么突然,时间又是那么的短暂,没有一点心里准备。

「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盗贼哪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