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亏本交易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02字
  • 2019-06-04 09:09:25

莱茵愣了楞,一脸狐疑地说:

「贤者大人,您有什么办法?」

「这家医疗院不是在贩卖情报给盗贼工会吗?而你不就是一个冒险者吗?」

莱茵怔住了,想了想,忽然明白了什么,然后惊讶地说:

「你是说让我成为盗贼工会的目标,然后把他们给找出来!」

卢迪微微一笑坚定地说:

「没错!就是这样!」

「欧~!我的贤者大人,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没有。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件事我会请雷布什大叔帮忙,你的安全会有保证的。」

「雷布什?」

莱茵犹豫了一会儿,他并不知道雷布什已经成为勇者,他可不认为只有一个B级冒险者能够独自一人对付整个盗贼工会。

「贤者大人,当初我说会帮你打听情报,可是这件事……还请我拒绝。雷布什也是冒险者,而且他要比我厉害很多,你完全可以找他来做这件事。」

这件事卢迪也想过找雷布什来做。但是这类的事,他俩相比起来莱茵更适合,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好吧,这件事我不会让你白做,我会给你报酬。」

「贤者大人,就算是有再多的报酬,它们也不可能和死神买一条命。」

「如果这个报酬不是金钱而是人鱼泪呢?」

「就算是……等等!贤者大人,您刚刚说是什么?」

莱茵一脸惊讶地说道。

他当然知道人鱼是什么东西。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拿一条命来换的。

人生在世,有谁能够保证不会生一些疑难杂症或者中毒。退一步来说,就算是自己不会,那么身边的人难道就不会?他也不是自私自利的人,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为了他的兄弟和工会大吵大闹。

「对,没错!」

「就是那个能治愈任何伤病的人鱼泪?」

莱茵又把声音提高了一节,如果他现在再大声一点,外面的守夜的护士一定会突然跑进来。

「对!没错——!」

卢迪也随着莱茵的声音不直觉地把声音加大。随后他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他,里面的人鱼泪在黑暗的环境里隐隐闪着光芒。

莱茵把头凑了过去,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人鱼泪。面对如此宝物,直接激发了他的职业本能。

「真厉害啊!贤者大人,你居然能弄到人鱼的眼泪,要知道他们只生活在海底,而且想要见到他们都难,更何况是得到它们的眼泪。传说还说他们歌声犹如天籁一般,只要听过一次就希望自己变成聋子,再也不想听其他的声音,真想亲眼见见啊!哎——!贤者大人,你这人鱼泪是从那得来的?」

卢迪愣住了,想了想。然而他想得并不是该如何措辞说服莱茵,而且想着人鱼真的有那么神奇?那湖心里的人鱼应该算是一个异类。既然他们的歌声很好听,那么下次见面,一定要请求人鱼小姐唱唱歌。

「贤者大人?贤者大人!」

莱茵见卢迪想东西想得有些出神,接连叫了好几声卢迪也没有反应。

「啊~?喔——!这个东西是国王陛下送给我的,只是我是一个贤者,原本就有着治愈术,所以拿着这个东西没什么用处,所以想拿它来交换点什么。」

卢迪突然回过神来,慌忙地说道。

聪明人诓骗别人会说半真半假,那是国王陛下送他的是假,但他确实想拿人鱼泪换点东西,只不过换的东西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显然,莱茵相信了卢迪的话。如果要说有谁能拿的出这种东西的话,除了那些大能也只有国王了。

「您真的愿意把这东西给我?」

卢迪随之点了点头。

莱茵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一下子就接过卢迪手中的盒子,看了又看,瞧了又瞧。想着这也许就是所谓大人物从来都不把宝贝当宝贝吧。

「嘿!贤者大人,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办妥的!如果下次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找我!」

「好的,一定。」

卢迪客套的说道。他并不觉得这个交易很吃亏,那人鱼泪虽说是一件宝贝,但是那确实是他捡来的,就谈不上什么得失感。

在那之后,两人商讨一之后的计划就各自睡在一张病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清晨,大雨依旧还在下,只是没有昨晚的雷雨交加,显得安静了许多。

卢迪不在这里多做停留,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穿上衣服,套上袜子,穿上皮靴就往外走。

到了大厅,这里没有一个人。因为卢迪已经习惯早起的愿意,现在的医院还没有开门。

他拿走放在医院大厅里的借记伞,准备从二楼跳窗户出去。

很快,他就跑了二楼一扇离地面最低的窗户前,打开它。忽然看见在医院的大门口,塞米露正蜷缩着身子靠着墙壁,蹲在大雨中。

他瞬间慌了,也没管什么,直接跳了下去,这使得他连续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弄得身上全是稀泥。

爬了起来,立即朝着塞米露跑了过去。

「塞米露!塞米露!你怎么在这儿,而且还淋着雨。」

卢迪使劲地摇晃着塞米露的肩旁,塞米露渐渐地醒了过来。然后她看见眼前的卢迪就如猫看见鱼一样猛扑了上去。

「卢迪!」

「你先等等!」

卢迪轻轻按住塞米露的肩膀推开她,然后说道:

「我现在身上全身泥,脏死了。」

塞米露站直了身体,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衣服的颜色已经被泥土所覆盖。

她笑了笑,把双手背在背后,非常俏皮的道说:

「我还没问你呢!」

「我?」

「对啊,今天早上我去找你,会长他说你昨天一晚都没回来,他都着急坏了,所以就让我来找你了。」

「这……非常抱歉。因为昨天晚上下雨,所以……没能回来。」

卢迪微微低着头,不敢直视塞米露的眼睛。

「先不说这个,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么我们先回去吧。」

说罢,塞米露夺过卢迪手中的雨伞,然后将它撑开,两人并排着在雨中行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