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都是狠人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74字
  • 2019-05-30 16:09:44

翌日,卢迪特地选了医师们都休息的正午时分和莱茵一起去了医疗院。

医疗院里的人不多,只有几个值班的护士。两人一走进大门,便看见坐在柜台里的护士小姐站了起来。

「两位是来看病的吗?不过现在医师不在,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不,我们是来探病的。」

「住院部在旁边的栋楼,进去的时候小声一点。」

护士小姐指了指左边的通道,微笑地说道。

卢迪点了点头,大摇大摆地走进左边的通道,然后他们两人绕过主楼,偷偷摸摸地跟莱茵去了那个房间。

「就是这个地方?」

「对!没错!昨天晚上我就是在这儿看见那位医师消失在这里的。」

卢迪打量了一下房门和它周围,没发现什么异样,上前打开那扇门。

「贤者大人小心一点,可能有陷阱!」

莱茵小声的惊呼,但此时的卢迪已经把房间门给推开。

房间里的样子很普通,存放着各种医疗用品,唯一不同的就是里面正有一位护士正在打扫卫生。

「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护士停下了手中的活,站直了身子。

「不好意思,我们是第一次来这儿,好像迷路了,请问住院部怎么走?」

「从这儿左转出去,然后一直沿着走廊走到尽头,在右转就到了。」

护士说罢,又开始了自己手中的活,可是她却发现卢迪已经站在那不动。

「你还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这件房间是用来什么的,感觉这里的东西要比其他地方要多上许多。」

「这里储存杂物的地方,所以东西有些杂乱,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没什么。只是感到好奇罢了。」

说罢,卢迪转身离开房间。现在有这位护士在,不可能正大光明地搜索这个房间,来的不是时候。

「贤者大人,你可算出来啦!我刚刚想要进去找你,可是我一走进就有几个火球攻击我。要不是昨天晚上已经经历过一次,不然铁定会被人发现。」

「有火球攻击你?可是我刚刚进去的时候,可没什么异常啊!」

「这……我怎么知道啊!难道这个陷阱还有人脸识别不成?」

莱茵愤愤地说道,卢迪在一旁沉默不语。

「对了,里面的状况是怎样的。」

「这里是一个存储医疗用品的杂物间,里面还有一个护士在打扫卫生。」

「那你有没有发现暗门?」

「你笨啊!里面可是有一个人,要怎么才能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调查?」

「这……对不起,是我着急了。」

莱茵羞愧地饶了饶脑袋。

「对了,贤者大人。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她出来!」

「什么办法?」

「我可以装作生病的样子让她带我去医生哪里,而你又不受陷阱的限制,可以自由调查这里。」

卢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瞧他那样,没缺胳膊少腿儿的,壮得跟一头牛似的,让别人怎么相信他现在已经生病了。

「可是你现在可没病啊!」

莱茵的脸上突然阴沉了下来,憋着嘴。

人啊,有时候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他上前走了两步,突然有两个火球射了出来。莱茵不躲不闪的硬接下这两火球,顿时他就大叫了一声,两支手臂也大面积烧伤。

「发生什么事了?」

护士闻声,立即冲了出来,看见卢迪正扶着倒在地上的莱茵。

「护士小姐,他好像受伤了。」

「他看上很严重,快带他到急诊室里!」

护士急切地说道。

「可是我并不认识路。」

「我带路,你带上他跟我来。」

「啊——!」

卢迪惊讶地叫了出来,这和说话的不一样啊!不过想想这才是一个护士应该有的反应,自己怎么就听从了莱茵这个大老粗的计划呢?

「怎么了?」

「不,这个……我今天中午好像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肚子突然疼的厉害,现在急需去一次洗手间。」

卢迪装作一脸吃坏肚子的苦逼样子,憋着气迫使自己的脸色发青。

「哼~好吧,洗手间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

护士小姐双手插着腰,用鼻子呼出一口气。

卢迪站在原地对她憨笑,目送他们离开。

走之前莱茵对卢迪竖起了大拇指,卢迪也对莱茵竖起了大拇指。大家同是狠人,相互点赞是道上的规则。

不过有一点可以从那位护士小姐身上得出,那就是她并不知道这个房间附近存在陷阱这回事儿,而且那个陷阱也对她不起作用。

难道莱茵以前得罪过医疗院,所以专门为他准备了一个陷阱?卢迪摇了摇头,他觉得这并不现实。但不管怎么样,这里的陷阱对他不起作用,这是一件好事。

随后卢迪进入房间仔细搜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但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不过就在他把医用人体模型打倒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个火球攻击那个模型。

「啊!我的天呐!它把模型给烧了!」

好在卢迪拥有火属性同调这个技能,不仅能助长火势也能抑制火势。很快他就控制住了火势,以至于它每把整个房间都给烧着。

之后他又做了很多实验,发现这个陷阱触发条件和重量有关。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这里护士小姐都是一些身材娇小的女子,而她们又从不知道房间里存在陷阱这回事。

时间过得很快,中午休息的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但卢迪这本没有半点进展,他只有无奈的放弃。

回到工会,田中君立马迎了上来。

「贤者大人,怎么只有你一个?莱茵他人呢?」

「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需要留在医院里治疗。」

田中君疑惑不解,卢迪是贤者,他有治愈术,有什么是不能用治愈术只好的,而需要留在医疗院治疗?

田中君也没在追问,他这么做必定有需要怎么做的理由。

「那调查进展如何?」

卢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田中君的心都提了上来。

「一无所获,只知道了陷阱的触发条件。」

田中君有些失望,这样的结果他预想过,但坏消息始终是坏消息,让人高兴不起来。

「我想应该是打开方式或者触发条件不对,我打算今天晚上乔装潜入医疗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