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潜入活动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173字
  • 2019-05-29 18:40:53

「会长,你这是怎么了?」

卢迪离开森林回到工会,田中君苦着脸坐在他经常坐的那个桌子前,卢迪上前与他攀谈。

「贤者大人,你来了!事情是这样的,原以为只要魔女被讨伐,那么就不会有人再失踪。可是魔女跑了,圣骑士走了,而且最近依旧有冒险者失踪,现在搞得小镇里人心惶惶的。」

卢迪突然疑惑起来,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吃人的是那条大蛇,可是它现在已经死了。

难道真有魔女不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工会迟早要喝西北风!」

「……好吧,这件事我会去调查清楚的。」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接下来卢迪开始后悔了,他原本答应田中君只是为了还他这几天对他的照顾有佳的人情,可是他对着这件事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入手。这让他眉头皱了又皱,整天苦着个脸。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决定先在小镇里调查哪里失踪人的情况。

失踪的大多是冒险者,其中也有一些普通居民。但能查到的只有这样,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消失的,也没人知道他们失踪前干了什么。

在无厘头事件中,需要把事件的线索从头到尾理一理,或许就能发现什么新东西,而这件事的开端就是莱茵。

他找到了莱茵,向他询问了一些事。

「莱茵,关于之前的那件关于传言说工会的任务等级的事,你说之后并没在说过此事,那之前那?又或者你的兄弟有没有和别人说过?」

「贤者大人,你这可是冤枉我了。干我们这行的,当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且当初也只是威胁,并没有真正打算去做啊!」

莱茵委屈的说道。

卢迪陷入了沉默,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传出的?当时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田中君、莱茵以及菈菈。

不是莱茵做的,自己也没做过,田中君和菈菈是工会里的人,没理由要这么做。

就在卢迪愁眉不展时,莱茵眼前一亮,拍了一下桌子。

「贤者大人,我想起来了!当时这件事我只告诉过一个人,就是当时给我兄弟治病的主治医师。」

「什么?!」

「这……因为向医师说明病情是很正常的事,没有考虑什么就说了出去。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会帮你去打听消息。」

不得不说莱茵这个在小镇里土生土长的人要比卢迪有用的多,他打听到了很多卢迪打听不到的事。

最终发现失踪的人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失踪的前几天都去过一次医疗院。

但没人会觉得这很奇怪,就没放在心上。每个人都会生病,而且他们不是在医疗院里失踪的,根本没人怀疑医疗院。

若不是现在的茅头指向医疗院,卢迪也不会把目光放在医疗院上。

「虽然这件事不能确定就是他们干的,但是这件事绝对和他们有关,今天晚上我们就去医疗院调查一下。」

「这可不行!贤者大人,您现在是公众人物,现在小镇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你,你去会被人怀疑。」

说话的是田中君,卢迪之后也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这个会长。

「那么这次就让我去吧,我只是一个井市里的小人物,没有人会在意我会做什么。」

莱茵向田中君说道。

「那么这次就拜托你了!」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

……

夜黑风高,莱茵穿上一件黑色的便衣偷偷地潜入了医疗院。

现在的时间是深夜,医疗院早早就关上了大门,里面只有一两名急诊的医师,其中就有拉伯格。

打听情报,最有效地就是从内部人员口中得知。莱茵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躲在一旁偷听他们的交谈。

过了许久,莱茵瞌睡都快等出来了。拉伯格他们交谈的都是一些家常事和工作上的事,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有。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突然拉伯格站起了身朝外走。

这吓得莱茵立马跳上了病床,用棉被遮住自己放慢呼吸,他现在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

过了一会儿,拉伯格没有发现莱茵,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这就让莱茵为难了,现在到底是应该跟踪拉伯格还是守在这里从剩下的那名医师身上获取情报。

没有时间给他犹豫,再这样犹豫下去拉伯格就走远了,他立即跟了上去。

他尾随拉伯格走了十多分钟,到一个非常普通的楼道里。

突然拉伯格停下了脚步像四处张望,确认没人之后打开其中的一扇门走了进去,并把门给关上。

莱茵见状,立即小跑上前,想要通过玻璃看看里面当然状况。可是就当他要靠近门口时,突然一团火焰朝着他喷射过来。

「不好有机关!」

他凭着自己多年做潜入搜查官(盗贼、潜行者)的矫健身手进行闪躲,但这突如其来的一发还是让他烧伤了手臂。

不过好在并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或者有什么警报系统之类的东西。

他附身从窗户看向里面,里面的东西很普通,但是拉伯格并没有在里面。

显然,这个房间里有暗门!

他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毅然决定今天先到这里,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卢迪他们。

深夜的工会半开的大门,卢迪和田中君坐在大厅里焦急的等待莱茵的消息。

一阵开门声突然响起,两人随即望了过去。

「你怎么受伤了?」

田中君立即迎了上去。

「没事,只是不小心造成的。」

「我先给你治疗一下吧!」

卢迪立即对着莱茵烧伤的手臂使用治愈术,随后他把发现的事都告诉了两人。

「这么说医疗院存在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用密室来掩盖它的踪迹。」

「可是我看医师们的罪恶值都是正的,不像是做坏事的人,也许那件密室只是用来储存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你错了。罪恶值只能判断他们有没有亲自杀人,要不然还要法律干嘛?直接把罪恶值太糟糕的人关起来不就好了?」

田中君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

莱茵无法反驳,沉默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今天先休息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查看情况。」

「你?贤者大人?!」

莱茵惊讶地说道。

「没错,明天白天。既然哪里并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也不是什么禁止进入的地方,那么我想白天的时候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去搜索那个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