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宣战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84字
  • 2019-05-30 13:02:02

卢迪向巴基说明了这次的来意,并向他说明了马镫功能与样子。

巴基听了之后,也如同田中君的样子连连叫好夸赞卢迪。

然后他说贤者大人这是在为人类做贡献,不能赚钱盈利。他只收取了制作的成本价。

「这批货,大约三天后你就可以来取了。」

「这里的武器为什么属性都是一样的,但是有些价格要多上许多?」

就在巴基进去里屋时,卢迪无聊地在铁匠铺里逛了逛。

它和塞米露家的铁匠铺不同。塞米露家卖的大多是生活用铁具,用于战斗的也不过是一些非常常见的铁剑。

而这里不仅有生活用具,还有很多的武器、盔甲,还有一些秘银制成的武器。

「你说这个啊!贤者大人没有锻造师的技能或者是没有接触过这一行,因为这把剑是带有技能的。」

巴基随手拿起那把比较贵的剑。

「就比如这把剑,它就带有斩袭这个技能。贤者大人你可以试试。」

巴基把剑交到卢迪手中,示意他使用这把剑。卢迪拿着这把剑,立马使用神视术。

名称:+3 秘银之剑

ATK:+26

DEF:+10

AGI:-5

INT:0

DEX:+10

LUK:0

重量:4kg

耐久度:16/16

技能:斩袭(向前发动一小段位移的斩击。)

效果:对不死族伤害增加100%

剑是好剑,但是它的价格非常的昂贵,需要300阿克沙克。

他可不会为了一把剑就花光身上的积蓄,况且他还是一名奶爸魔法师,拿一把剑做什么?

他立马把剑交还到巴基手中。

「铁匠大叔,要怎样才能做出一柄有技能的武器呢?」

「这个需要拥有锻造技能Lv3以上才有几率做出来。」

「那你这里又没有魔杖?」

「魔杖?!贤者大人你这可为难我咯。魔杖那种东西需要魔法师才能做的出来,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铁匠,只做的出来一些铁制用品。」

「原来如此……」

卢迪深思了一会,考虑到今后的旅行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于是他买了一些防具。

骑士的软甲:质地轻盈,有很高的抗打击性,对暗属性攻击有很高的抗性。

精钢护腕:能够使使用者的力量值变为1.2陪。

轻盈之靴:增加使用者的灵活度,注入魔力后会跳的更高。

当然,卢迪也让塞米露选一点武器防身,但她果断地拒绝了。

她说那些盔甲又重又难看,而且最好的武器就是自己的拳头。

卢迪无奈地叹了叹气,交付了费用就离开了铁匠铺。

晚间,今天的训练和骑马让他感觉特别的劳累。吃完晚饭,他便决定早早上床休息。

因为天气很热,他把全身的衣服都拖了,只剩下一个裤衩。然后把门反锁,以便不被人看见或者有人偷溜进来。

可是正当他躺在床上时,突然感觉旁边似乎有人!他猛的掀开被子,竟发现菈菈躺在里面。

「菈……菈菈,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卢迪惊得有些语无伦次,下意识地捂住裆部跳下床。

「我?……我是来给贤者大人暖床的!」

菈菈很自信地说道。

「这……这就不用了吧?!现在都已经五月了,暖床就不用了吧。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每天都有把房间给锁好的啊!」

卢迪有每天都会锁好房门才离开这个习惯,但是还有另一个原因。

虽然他之前送了一些女装给塞米露和艾佩莉亚,但是他现在房间里的女装……衣柜里装满了、还有一些挂在墙上。

然而菈菈是工会里的看板娘,自然有着每间房间的备用钥匙。

「因为我有备用钥匙啊!而且暖床是很有必要的,它不分天气时候!

呐!贤者大人,我每天都有洗澡和好好地喝牛奶,有没有觉得我的女子力最高?」

菈菈现在的样子非常妩媚,跪爬在床上,两只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卢迪,她的尾巴还在不停的晃动,身上的吊带也有些松动。

卢迪能感觉到自己心跳的速度,它就像是以前长跑后的感觉、咚咚咚,咚咚咚!

想了想,菈菈女子力确实是他见过的女子中最高的。她不仅会做的一手好饭和家务,还会处理一些交际问题,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她和塞米露比起来,完全就是一名贤内助!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位兽耳娘!有着毛绒绒的尾巴和耳朵,还会主动暖床。这……这谁顶得住啊?!

卢迪扭着头,斜着眼睛看着菈菈。发现它似乎是要比以前大一点,难道喝牛奶真的有用?

「菈……菈菈,你不要这样,万一让隔壁的塞米露看见了该怎么办?」

「您的妹妹?看见了就看见了呗,我不会在意的。」

「可是我在意啊!」

「不!您不用在意,这都是人之常情,相信塞米露会理解的。」

她会理解个头啊!

「我理解你个头啊!」

突然,塞米露出现在门口。伴随着着她的出现,挂起一阵大风把房门给吹飞了出去。

然后塞米露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朝菈菈走了过去,菈菈也站起了身与塞米露对视。

仿佛能看见她们俩身上正冒着熊熊烈火,之间还有闪电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卢迪躲在房间的一处角落里瑟瑟发抖,他知道这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而且不论最终谁输谁赢,他都将是这场战争中被卷入的平民,受害者。

「塞米露酱,你怎么会在这里呀?打坏房门可是不好的习惯,它可是很贵的!」

菈菈不坏好气儿地说道。

塞米露自然能听得出菈菈的言外之意,于是愤愤的说:

「之前我就听一些冒险者说,贤者大人似乎和工会里的看板娘在搞暧昧,当众摸她的尾巴,没想到这事居然是真的。

还有这是哥哥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来?倒是你这只狐狸精为什么会出现在卢迪的房间!」

「我可是工会里的管理员,除了管理工会里的事物,有必要在必要的时候关心一下住客的身心健康!要知道男孩子嘛,积攒地得太多会多身体不好,难道你以前没有做过吗?」

「你!闭嘴!」

塞米露的身上突然燃烧起火焰来,对着菈菈怒目圆睁。

「那么,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向我宣战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