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惊醒时分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21字
  • 2019-10-19 09:16:29

「啊呜~~」

卢迪伸着懒腰,前几天的苦力劳动比林天毅时的加班还要辛苦,以至于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昨天这一晚是卢迪有生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晚,香喷喷的花香,软绵绵的棉被,还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胸前?!

他深深地咽了下喉咙,上嘴唇紧紧咬住下嘴唇,满头大汗。再一次回想起那天被塞米露支配的恐惧。

轻轻地把棉被掀开一个缝,再把塞米露的手轻轻的拿开放在床垫上。

坐起身来观望四周,发现目标物品正挂在门口衣架上!

左脚先着地,随后右脚踮起脚尖,弓着背向前迈上一小步。

很顺利!塞米露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她似乎也因为这几天训练自己而太累。

就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到达终点。

「啊————!」

巴克雷突然大力开门,然后把头伸进来探了探。

卢迪的小身板可抵不过他的力气,夹在门后动弹不得,他屏住呼吸憋红了脸,不敢出一口气儿。

「塞米露酱~粑粑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哟,快快起床吃饭喔~」

「诶~奇怪。我刚刚怎么听见卢迪那只混账小蠢猪的声音?难道是我防他防的太深而出现幻觉了?哼嗯~~」

「啊~!头好晕,爸爸啊?!待会我就去吃早饭,还有多准备一份早餐。」

塞米露突然坐了起来,睁开迷糊的双眼看见奇怪的卢迪正夹在门后,惊讶的叫了出来:

「卢迪?!」

「卢迪!在哪?那个混账小子在哪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巴克雷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两把剑,看成色这应该是他刚刚打造出来的,它们还发着热气,卢迪还可以从剑身上看到自己的脸。

卢迪站在门后使劲眨着眼,疯狂暗示塞米露,并把食指放在嘴唇前,示意她小声一点。

塞米露立即向他竖起大拇指,眨了一下眼,看懂了卢迪所要表达的意思。

她知道卢迪和巴克雷犹如隔壁大伯和偷他蔬菜的野猪一样过不去。

隔壁大伯甚至为了抓住那只偷蔬菜的野猪,不惜毁掉自己家所种的所有蔬菜,只留一颗,然后在那颗蔬菜旁边布满了陷阱,就等着那只可恶的野猪上门。

塞米露曾经问过大伯,你这样做值吗?大伯很爽快的回答:值!不仅解了心头之恨,还能吃上野猪肉!

「没……没什么,卢迪他不在这!就是刚刚做梦梦到了……」

卢迪一听这话,两眼眯成一条线,扭曲这嘴巴,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自己脸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巴克雷一听这话,双脚立即踏进房间。梦到那个混账小子……这还能叫没什么事吗!而且刚刚还让做两份早饭,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与此同时,卢迪的嘴唇已经变成了波浪形,上下牙齿拼命的颤抖着,为了防止它发出声音,卢迪把四根手指放进嘴里。

巴克雷站在门口朝着房间里张望了一会儿,房里除了塞米露坐在床上之外看不到任何人,砸了一下舌就要转身离开。

突然,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看见自己手中的剑,出现了一个让他既痛恨又开心的人影!

「啊哈!好小子,这次你终于终于落到我手里了!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啊哈~早……早上好啊……」

「哼!呜呜呜……你,你居然和我闺女待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晚上?你,你到底对我闺女干了什么!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我要杀了你!」

不知道怎么的,巴克雷突然抽噎了起来,然后拿起手中的剑,追着卢迪朝他乱挥一气。

此时卢迪的心情是感激的,他感激塞米露这几天的调教,让他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要不然就刚刚的哪一剑,就已经要了他的小命。

以前卢迪可是打过很多格斗游戏的,皮脆不要紧,看准时机就行。

巴克雷往左挥一剑,他就往右闪一下,直至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啊哈!这次你可跑不掉了吧!嘿嘿嘿——!」

「大大大大大叔!我……我我我下次再也不敢啦!」

卢迪在心中暗暗发誓,只要今天能活着走出去,这种事以后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洗捏!(去死吧!)」

「粑粑住手!」

巴克雷闻言,顿时眼睛里冒出泪水,立即丢掉手中的剑,闪现到塞米露身前抱住她,把自己的脸在塞米露的脸上来回蹭:

「宝贝女儿,你刚刚叫粑粑什么?能不能再叫一遍。嗯哼~」

「走开啦!你的胡子好扎人的!」

塞米露推开巴克雷,跑到卢迪身边,把他拉了起来,拍拍他身上的土灰:

「卢迪,你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卢迪摇摇头。

「那我们先去吃饭,你可以先吃我爸爸的那份!」

「嗯~」

塞米露拉着卢迪的手就跑了出去,卢迪随手就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扯了下来,他可不想在吃饭早饭后还要回到这个房间。

看到这一幕的巴克雷双腿屈膝跪倒在地,挺直了腰板,双拳紧握然后高高举起。

为什么?为什么隔壁大伯家的白菜被野猪给偷吃了,他能够抓住野猪并把它宰了吃,而自己家的白菜却主动让猪吃!

「真过分呐,塞米露酱!粑粑永远爱你!」

「谢谢你,塞米露。」

很快,他们到了客厅就停了下来。

卢迪捂住胸口喘着粗气,刚刚惊吓和剧烈运动让他心中的悸动久久不能消散。

现在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感觉自己和伊雅的距离不远了。

「其实是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我爸爸他每次都会给你找麻烦。真是难为你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和你过不去。不过以后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他就不敢欺负你了!」

卢迪却非常之明白这是为什么,他看不过不少艺术作品,艺术又来源于生活。虽然……虽然这里是异世界,但人类终究是人类,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在经过上次在自己家和这次的事件,他现在非常肯定以及确定。他在心里又发了一遍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