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圣骑士要来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39字
  • 2019-05-22 01:55:08

两人仍在激烈的争吵中,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卢迪的到来。

「发什么事了?」

「哎呀!贤者大人你来啦!你可要为我证明啊!」

莱茵见卢迪的到来,立即迎了上去。

菈菈也从柜台里出来走到卢迪跟前,然后用狐疑的眼光看了一下他旁边的塞米露。

「这位是……?」

「喔~!她姑且算是我的妹妹,她叫塞米露。」

「你好!塞米露小姐。我是工会的看板娘菈菈,很高兴认识你。」

应该怎么说呢,菈菈不亏是工会的看板娘,打招呼的方式很有礼貌,之后还向塞米露行了一个礼。

塞米露却没有回应她,她总觉得菈菈有些做作。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对菈菈没有好感。

「贤者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在小镇有流言说冒险者工会所发表的任务不符合它的实际等级。当然这并不是我做的!虽然之前我是这么威胁过工会,但是自从贤者大人治好了我们,关于这件事我一个字也没再提起!」

「可是这不都是一些谣言吗?只要稍微证实一下就好了。」

「可是正就是问题的所在。前今天已经有好几名冒险家失踪了,还传言出西边的森林有魔女居住。使得原本就不景气的冒险者工会,现在更加没人愿意来接任务了。毕竟他们比起金钱,更喜欢他们的小命。」

一旁的菈菈插话进来说道。

「这样啊?!」

「贤者大人,您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卢迪摇了摇头,然后陷入了深思。

现在让他在意的是西边森林里的魔女,这个词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儿,魔女很有可能指的是湖心的美人鱼,但卢迪很清楚她并不是什么魔女。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就在几人陷入沉默时,神出鬼没的田中君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看见他们的样子,田中君立马走了上去。

之后他们把正在讨论的事都告诉了田中君。田中君却笑着说:

「你们不必担心,前几天我得到消息。说是帝国的教会会派出圣骑士去讨伐西边森林的魔女,也就是这两天,圣骑士大人就会抵达克拉默小镇。等到把魔女讨伐了,这些问题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圣骑士大人?!」

卢迪有些惊讶,旁边的人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

他虽然不知道圣骑士是谁,但是听名字就知道他很厉害,而且他的目标是美人鱼,这让卢迪不由地为美人鱼担忧起来。

「你……怎么了?」

塞米露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这会是我第一次见到圣骑士,所以有点意外会在这种小镇里见到。」

「我也有点意外,我要看看圣骑士们都长什么样的!」

莱茵附和着说道。

「既然这样……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点事要做,我会晚一点回来!」

卢迪说着扔下这句话,跑着离开了工会。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里把这件事告知湖心的美人鱼。

在去的路上卢迪一路狂奔,他现在气喘吁吁地站在湖边。

湖面依旧如往常一样平静,周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可就在他想要把美人鱼给叫出来时,他楞住了,因为他并不知道美人鱼的名字。

「……人鱼小姐——!」

他的声音在空旷地湖面上传响,叫了许久也不见她出来。

水面上的声音怎么可能传到水底?

正当他要转身离开时,突然水面上溅起一朵水花,接着美人鱼在湖面上跳动。

「你来啦!你找到让我离开的办法了?」

「不,没有。」

美人鱼有些失望。

「这次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的,最近会有圣骑士来森林里,他们的目标似乎是你。所以这段时间希望注意一点,最好躲在水底不要出来。」

「圣骑士?那是什么?很厉害吗?」

「我想他们很厉害,至少要比我厉害许多。」

「嗯……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我相信你。呐!人类,我想问问你们人类到底是样子的,在你和我讲了那个故事后,我问了附近的小鸟小鱼和一些动物们,从他们哪里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

「这个问题……我也说不清楚,人类是个复杂的种族,有着各式各样的人。还有我的名字叫住卢迪,你的名字是什么?」

「卢迪?名字?那是什么?」

美人鱼瞪大眼睛疑惑着脸,充满了好奇感。

若是仔细观察她的虹膜,它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一丝丝彩色的光晕。

「名字就是……它们就是每个人的代号,就比如我想叫你的时候,我叫那个名字就知道我是在叫你。」

「这样啊~?不过我没有那种东西,我们人鱼都是用声波来辨别个体的。」

「声波?」

卢迪感到神乎其乎,虽然音色确实能辨别到个体,但是要怎么叫他呢?难道统统都叫『你』?

想不通,就不再多想。这她们人鱼的事,应该有她们的处理方法。

「对呀,等这次事件过后,你可要经常来和我讲讲故事,不然我会很无聊,这是我要你做的第三件事。」

「这……好吧!」

卢迪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毕竟这是他当初许诺的事,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难道办的事。

故事嘛,世界文化史源远流长,不停歇地讲上365天都讲不完。

在这之后,卢迪和美人鱼道了一声别就离开了这里。

等他回到工会,已经到了夜晚时分,菈菈他们似乎已经睡着。

白天奋不顾身地狂奔,让他现在感觉身体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

想拿了一点干货吃,但是却发现家里只有牛奶。

无奈地喝了一杯牛奶,刷了刷牙,洗了个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房间。

这一觉睡得非常舒服,这是旅行一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软软的床,非常的暖和,还有一股股的香味。

这种感觉,让他不由地回忆起在和塞米露在一起的感觉,只是它还要比那次暖和,香味还要浓郁很多,就像是塞米露家的高配版。

这就样卢迪在暖暖的香气的包围下,眼皮越来越重,睡死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